个贷不良批量转让火爆“故事性大于科学性”?地方AMC借机弯道超车

核心提示:如何构建一个完整、有机协同的生态链,才是各参与方最为关注的课题,也是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银登网信息显示,交通银行今年第一期个人消费信用类不良贷款批量转让将于4月12日完成报名,4月20日上午开始竞拍,起拍价0元,加价幅度为2万元,该资产包未偿本息总额为367.65万元。

在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开启后,今年3月工商银行首批3个个贷不良资产包起拍价也均为0元,但最终成交价最高的一个达到了未偿本息总额的50%,同时平安银行首个个贷不良资产包成交价也接近50%,如此高的溢价,令市场大呼“疯狂”。

“我们丝毫不怀疑第一笔(个贷不良资产包拍卖)价格肯定会做上去。”参与了首批个贷不良资产包竞拍的地方AMC广西广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西广投”)副总经理彭勃在“第四届中国个人信贷不良资产处置论坛”上表示,“故事性大于科学性,没有数据模型和估值,地方AMC早期也不具备个贷处置能力。”

海南新创建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新创建”)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刘穆之在同一场合上也表示,第一次公开拍卖价格非常高,“如果市场不能回归理性的话,我们就没办法正常参与,现在的市场定价可以用‘贵、假、大、空’四个字来概括。”

随着首批个贷不良资产包拍卖完成,参与机构也在反思,并期待市场回归理性。第二批个贷不良资产包拍卖即将开始,是否会再次迎来疯狂?不良贷款转让试点规则应如何进一步完善?参与机构自身又能做些什么,来完善行业生态链?

随着首批个贷不良资产包拍卖完成,参与机构也在反思,并期待市场回归理性。视觉中国

“疯狂”背后

在监管部门批准批量个人与单户对公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后,今年3月1日即有4个项目完成拍卖,包括平安银行1个、工商银行3个共计4个个贷不良资产包。从拍卖情况来看,竞价过程异常激烈,最终成交价也远超过市场预料。

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资产经营部副总经理吕复成日前在“第四届中国个人信贷不良资产处置论坛”上介绍,平安银行比较重视批量个人不良贷款转让,“我们一直积极在与银登中心交流,1月7日监管下达试点批复,2月5日挂网,3月1日成交,我们这单业务带有很强的尝试性。”

“最终出来的竞价结果远远出乎我们意料,溢价达到189%、定价的2.89倍,可以看出市场参与方对批量个人不良贷款转让有极大的热情和期待。”吕复成表示。其同时透露,该行首个个贷不良资产包的定价为对公贷款的计算方法。

平安银行首期个贷不良资产包经过了44轮竞价,刘穆之介绍称,竞价超过200万元的时候主要是两家AMC在角逐,“价格超过260万元的时候,平安银行还联系AMC不要再报价了,价格太高平安银行自己都收不回来,AMC怎么收?”

广西广投成功拿下工商银行2个个贷不良资产包,彭勃介绍,广西广投拿到首批个贷试点批复后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要让队伍动起来,“就好比买了一辆车先拉个高速磨合一下,个贷不良最关键的是数据,要拿合规的存量数据与央行征信系统对接打通。”

“作为地方AMC,无论是在资金支持、人员结构,还是其他各个方面等等,与传统AMC都有很大差距,我们弯道超车的唯一机会就是个贷不良批量转让,广西广投也是目前市场上持有非通道之外最多的个贷不良资产。与此同时,从长远考量,如果能够率先实现数据打通,就能锻炼队伍,率先培养出第一批能够从地方AMC角度出发真正做个贷不良的人。”在谈到此次参与竞拍的原因时彭勃表示。

不过,也有AMC对首批个贷不良贷款拍卖竞拍保持了冷静。中国信达首席不良资产研究员王洋表示,信达也参与了首批的竞价,但因为是价高者得,最后并没有收获到资产包。“信达内部有一个策略,逢包必看、拿包必赢,要把这种信心搞清楚,做好很多的尽调工作,然后能够尽量拿到。”

根据监管试点规则,首批仅6大行、12家股份行可以参与个贷不良贷款转让。刘穆之表示,当前城商行、消费金融公司都在呼吁放开整个市场,“我们非常支持这个观点,原因不是因为量(不良资产)不够,实际上全部AMC都冲进去拿下所有的不良资产包,AMC钱是不够的,我们之所以呼吁放开,其实是为了让价格更快地回归理性,如果不回归理性,我们没有办法正常参与。”

构建生态链

个贷不良批量转让作为一个新的业务,当前包括数据的基础、信息系统的建设、催收合作团队的组建等很多方面的工作还存在一定的欠缺。

以数据为例,一位科技公司人士介绍,历史数据对于个贷估值模型非常重要,它关系到回收率、内部收益率等,数据有两个目的:一是积累经验,二是改善模型,“所以我们去尽调的时候,总是希望银行能否提供历史数据。”

再比如与数据密切相关的征信方面,一位地方AMC人士认为,征信授权是目前个贷不良转让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怎样算是通知到位?底层协议约定在哪里管辖,地方法院能不能管?底层协议如果没有约定和债权人同意,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只要这些规则定下来了,市场就是无限大的。”

一位中小银行人士还表示,从试点的角度来看,应该考虑到一些组合要素,比如试点地区相对经济发达,试点银行考虑城商行、农商行,试点银行要有一定规模,“使得资产可选择,银行数据化、信息化程度相对比较高,对于读取底层资产的特征,比如行业、年龄、催收的天数等都有据可查,综合这三个维度来看,这样的试点更具有借鉴和总结意义。”

事实上,除了上述参与方所讨论的数据、征信、试点机构等各种问题外,如何构建一个完整、有机协同的生态链,才是各参与方最为关注的课题,也是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王洋表示,个贷不良转让市场前景巨大,从AMC的角度来看,需要建立一套与之前对公不良转让有差异的管理系统,“更多的是在个贷处置之中重视生态链的建设,就要把科技公司、律所、评估、催收公司等更多的社会力量发挥出来。”

“一个好的生态,不同的机构发挥各自的作用,使得生态能完整地、有机地协同,共同提高资产处置的效率,目前个贷不良资产转让只是开了一个头。”国家与金融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

据银登网显示,截至目前,已经登记开户的机构包括:4家大行及107家6大行分支机构,4家股份总行和12家股份行的81家分支机构,5家全国性AMC及53家分支机构,30家地方AMC,1家银行金融资产投资公司。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