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标准资本市场如何建设:管好资本市场“出入口”,机构投资者培育仍是重点

核心提示: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方案纲举目张。1月3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以下简称“两办”)印发了《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以下简称《行动方案》)。

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方案纲举目张。

1月3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以下简称“两办”)印发了《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以下简称《行动方案》)。按照《行动方案》,中国将通过5年左右的努力,基本建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制度完备、治理完善的高标准市场体系。

而鉴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的决定性作用,《行动方案》也对如何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做出了详细规划,包括推进注册制改革、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培育机构投资者、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等要点均被提及。

管好资本市场“两扇大门”

作为国内资本市场的“入口”与“出口”,注册制与退市机制依然被“两办”放在市场健康发展的头部位置。

《行动方案》表示,将稳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并特别要求坚守科创板定位,突出“硬科技”特色,评估完善注册制试点安排,深化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

与突出“硬科技”特色相似,证监会也在近日举办的2021年系统工作会议上表示,将“完善科创属性评价标准”。

早在2020年3月,证监会即发布了《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而有券商资深投行人士表示,结合近期监管的表述,未来企业IPO时科创属性的认定或将更加严格,监管也在着力查漏补缺,建立更完善的评价体系。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指出,注册制提供企业发行上市的便利性。但科创板是服务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而非所有企业。提出“坚守科创板定位,突出“硬科技”特色是回归初心,要求科创板服务具有核心技术的科创企业,而非打着科创旗号的金融等服务业企业。

“‘硬科技’主要是指制造业生产率的提升,是在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之上的创新。同样是创新,比如互联网公司有一些定位为模式化创新。所以硬科技的定位,其实是排除了一部分同样优秀的企业。这无关对错,但也恰恰说明了在防范‘黑天鹅’大思路下,监管实施了IPO市场化的导向性控制,让资本市场助力经济结构优化。”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称。

而就如何稳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问题,田利辉认为,应该着重于如何实现注册制上市公司的高质量发展,如何提升科创板和创业板的公允定价能力,如何形成资本市场的价值投资文化。“全面推行注册制需要市场有效、定价公允、投资者具有正确投资理念”。

在与注册制互补的退市制度改革上,《行动方案》也提出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进一步完善退市标准,简化退市程序,畅通多元化退出渠道。值得一提的的是,2020年底沪深交易所就正式发布了退市新规,简化退市流程,严格退市标准。

对此,田利辉认为,主要是出于不断总结退市实践经验的考虑,不断优化退市规则。“当前退市新规并无硬伤,短时间内再次修订的可能性不大。在具体操作中,要严格实施,防止花样规避退市标准,对触及退市标准的坚决予以退市”。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则更进一步指出,完善退市制度,应强化股价、股东人数、市值等因素在退市制度中的权重,丰富市场类指标在退市中的作用,均衡市场与行政退市条例的比例。同时,对投资者而言,强制退市、转板退市以及并购重组退市等都意味着利益损失,建议在完善退市制度的同时强化投资者保护机制,保障投资者的合法利益。

全市场共享发展红利

在管好资本市场“两扇大门”的同时,《行动方案》还对资本市场的各参与主体进行了详尽的规划。

其中,《行动方案》提出培育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具体包括:稳步推进银行理财子公司和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鼓励银行及银行理财子公司依法依规与符合条件的证券基金经营机构和创业投资基金、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合作,研究完善保险机构投资私募理财产品、私募股权基金、创业投资基金、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和债转股的相关政策。提高各类养老金、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的权益投资比例,开展长周期考核。

“中国资本市场的进一步成长需要更多的专业投资者。专业意味着,不同的投资者服务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因此两办文件积极推动机构投资者多样化。”但田利辉也指出,“专业投资不是坐庄投机,需要进行估值合理前提下的长期投资。”

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雳则表示,“两办”提出“培育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引导长线资金入市,一方面长线资金通常更注重价值投资,引导长线资金入市有利于引导正确的价值投资观念,有利于市场的繁荣稳定。二是长线资金入市有助于提升市场流动性,增强企业的融资能力,有利于推动上市公司做大做强。

在兼顾一二级市场的同时,《行动方案》也在着力降低实体企业的融资成本。

田利辉表示,实体经济高速发展需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需要继续纵深,《行动方案》提出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进而通过市场利率变化来调节经济活跃度。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能否继续下行对于降成本影响重大。而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普惠金融、“信易贷”这些手段是结构性的降成本手段,有助于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助于改善就业和实现“六稳”“六保”。

“利率并轨能否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达到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目的,本质上还是需要加快结构性实质改革和对外开放,释放经济活力,实现经济基本面的企稳和改善。”李湛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行动方案》还明确将完善投资者保护制度,建立与市场板块、产品风险特点相匹配的投资者适当性制度,鼓励和规范上市公司现金分红。

李湛认为,一个有效的资本市场能够提高投资者的投资性收入,而投资者的财富增加将会对家庭部门消费、企业部门投资的边际倾向产生正面影响,进而体现为宏观经济学意义上的“财富效应”。

“从《行动方案》的内容来看,无论是散户投资者、机构投资者,还是上市公司、非上市的实体企业都能分享到资本市场发展的改革红利,这也是建设高标准市场的目的之一。”有国内中型券商分析师表示。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