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合作迎重磅利好:中非首个自贸协定生效

核心提示:中毛自贸协定成为中国和非洲国家签署的第一份双边自贸协定。

当地时间1月5日,世界银行在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中估算,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202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萎缩3.7%,衰退程度比去年6月的预测要严重0.9个百分点。受此影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人均收入下降了6.1%,导致该地区四分之一经济体的平均生活水平至少倒退了十年。

该地区经济衰退最严重的是那些国内疫情暴发严重以及高度依赖旅游业和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据世界银行估算,尼日利亚、南非和安哥拉的GDP在2020年分别萎缩了4.1%、7.8%和4.0%。

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2021年该地区的经济增长有望反弹至2.7%,但比之前的预测要低0.4个百分点,这主要是因为私人消费和投资的复苏将慢于之前的预测。预计该地区今年的人均收入将继续下滑0.2%,成千上万的人在去年和今年陷入极端贫困。

不过,危中有机。随着中国等非洲主要贸易伙伴加快复苏步伐,非洲的出口增速将逐步加快。2019年,中非贸易额突破2000亿美元,是2000年的20倍,中国已经连续11年成为非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受疫情影响,2020年前11个月,以美元计算,中国对非洲出口同比增长0.6%,但自非洲进口锐减23.6%。这主要是因为非洲主要出口商品的价格出现了较大幅度下跌。今年,预计初级产品的价格会有所上涨,中国从非洲的进口额有望回升到前年的水平。

1月1日,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正式实施的同一天,中国和毛里求斯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实施。这是中国与非洲国家签署的第一个自贸协定,填补了我国现有自贸区网络格局中非洲地区的空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月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毛自贸协定如期生效实施,体现了中方坚定不移推动中非互利合作、深化中非传统友好的立场。

2017年12月,中毛双方启动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经过四轮谈判,2019年10月,我国和毛里求斯正式签署自贸协定。中毛双方业已分别完成生效程序,《协定》于2021年1月1日正式生效。双方货物贸易最终零关税税目比例均超过94%,占自对方进口额比例均接近93%。服务贸易领域双方承诺开放的分部门均超过100个,《协定》是毛方迄今在其服务领域开放水平最高的自贸协定。

填补自贸区网络中非洲地区空白

中国是毛里求斯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根据中方统计,2019年,双边贸易额达8.45亿美元。根据毛里求斯统计局贸易数据,中国是毛里求斯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中毛双向投资日趋活跃,2019年中国对毛里求斯直接投资流量0.3亿美元,截至2019年底,中国在毛里求斯直接投资存量达10.28亿美元,主要集中在金融、房地产、制造业、旅游等领域。

上述商务部负责人称,《协定》将成为我国对非合作的新平台。“中毛两国自1972年建交以来,双边经贸关系稳步发展。毛里求斯推行自由经济和贸易政策,重视发展贸易和利用国际投资,充分融入世界贸易体系,致力于成为沟通非洲和亚洲的重要投资平台。我国企业通过毛里求斯进入非洲市场将获得更多优势和便利。”

商务部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所长张建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央政治局在2014年集体学习自贸区战略时,就已经明确提出中国要逐步构筑起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自由贸易区网络,但最近这些年,这个网络在非洲大陆还没有实现突破。中毛自贸协定等于是填补了这个空白,成为中国和非洲国家签署的第一份双边自贸协定。

“我们非常希望这个协定不仅能够促进中毛之间的贸易和投资进一步增长,同时,也能对中国同其他非洲国家的经贸合作起到引领和示范作用,鼓励更多的非洲国家同中国商谈自贸协定。”张建平说道。

张建平指出,毛里求斯虽然是一个小国,但它的营商环境在非洲是数一数二的,它的经济发展水平在非洲也处于领先行列。随着中毛自贸协定的生效,毛里求斯将有望成为中国企业进入非洲市场的一个有利的通道。

1月1日,覆盖54国、12亿人口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也正式生效,这标志着非洲国家朝着统一大市场迈出里程碑的一步。在非盟的55个成员国中,已经有54个签署了该自贸协定。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如果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全面履行,到2035年非洲将获得近4500亿美元实际收益。

“这是非洲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又一里程碑,充分体现了非洲国家联合自强、推动经济转型、掌握自身命运的坚定决心和坚实努力。”华春莹说,“特别是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国际形势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交织的背景下,非洲自贸区的正式实施也将为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推动世界经济企稳复苏注入强劲动力。”

“我们相信,非洲自贸区的正式实施以及中毛自贸协定的生效,都将给中非合作带来新的机遇。我们愿继续支持非洲自贸区建设并同非洲国家探讨中非自贸合作,扩大非洲商品对华出口,为中非合作转型升级注入新的动力。”华春莹说道。

零关税贸易额占比超90%

1月1日,商务部世贸司负责人发表了长达4000余字的解读,详细介绍了中毛自贸协定的有关情况。

货物贸易方面,毛里求斯将通过最长5年降税期,对税目比例94.2%、占毛自我国进口额92.8%的产品逐步降税到零。我国目前对毛出口的主要产品,如钢铁制品、纺织品以及其他轻工产品等将从中获益。我国将通过最长7年降税期,对税目比例96.3%、占我国自毛进口额92.8%的产品逐步降税到零。毛里求斯的服装、海产品等对我国出口也将迎来增长。同时,双方在原产地规则和实施程序、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和技术性贸易壁垒等方面也达成了共识。

服务贸易方面,中毛双方采用正面清单方式,作出总体水平相当、利益平衡的开放承诺。毛方在金融、教育、建筑、旅游、健康等11个服务领域作出承诺,分部门超过130个。中方则在商业服务、金融、交通等领域大幅放宽对毛市场准入限制,总体开放水平远超我加入世贸组织承诺。此外,毛方对我首次完全开放中医服务市场,同意全面加强中医药交流合作,为我中医药“走出去”塑造了标杆。

投资方面,中毛自贸协定《投资》章节对1996年签署的中毛投资保护协定进行了升级,在保护范围、保护水平、争端解决机制等方面均有较大改进。这不仅将为我国企业赴毛里求斯投资提供更加有力的法律保障,也有助于企业以该国为平台,进一步拓展对非洲的投资合作。在金融、旅游、通讯信息、建筑、加工制造等行业,中国与毛里求斯具有高度的互补性和合作潜力,《协定》可有力促进两国在这些投资领域的互利共赢。

在梅新育看来,中毛自贸协定最重要的意义并不在毛里求斯国内的市场。“毛里求斯本身是一个离岸金融中心,是非洲自由度最高的金融中心和自贸港,未来可以成为中国企业在非洲开展经贸合作的基地。统计数据显示,印度最大的外资来源地是毛里求斯,可见其离岸金融中心地位的突出。”

上述负责人介绍,金融服务将是中毛双方的重点合作领域之一。规则方面,《协定》就金融服务制定了单独附件,双方同意将在国内规制、监管透明度、承认等领域加强合作。市场准入方面,毛里求斯在保险、银行、证券等服务部门对中方作出高水平开放承诺,允许中国企业在毛设立商业存在,并给予国民待遇。中方则在加入世贸组织承诺基础上,纳入金融领域最新开放政策。《协定》将为中毛金融机构进入双方市场创造良好营商环境和发展机遇,也将为推动两国金融部门更紧密和更深入的合作提供契机。

梅新育认为,除了促进中非经贸合作,《协定》能否促进中国同印度洋国家的经贸合作和资本往来,这也是值得关注的内容。

中非友谊经受住疫情考验

新年伊始,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1月4日开始对尼日利亚、刚果(金)、博茨瓦纳、坦桑尼亚和塞舌尔进行正式访问。这是中国外长自1991年以来连续第31年新年首访前往非洲。中国外交部称,此访体现了中方对发展中非关系的高度重视,也显示了中方对在后疫情时期深化同非洲国家友好关系的真诚意愿和坚定决心。

王毅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20年,中非友谊经受疫情考验得到新的升华。中方向非洲派出医疗专家组,建立医院对口合作,提供急需抗疫物资,及时开展疫苗合作,中方援建的非洲疾控中心总部项目最近开工奠基,成为中非团结抗疫的历史见证。双方加快落实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尤其是加强卫生健康行动。中方还同非洲12国签署缓债协议,减免15国到期无息贷款,成为G20成员中缓债金额最大的国家。

2021年恰逢落实2018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的收官之年,也是新一届中非合作发展规划的布局之年。展望新的一年,王毅表示,中非将在塞内加尔举办新一届论坛会议,中方愿同非方以此为契机,围绕疫苗合作、经济复苏、转型发展三大重点,凝聚团结新共识,开拓合作新领域,增进民生新福祉,继续做相互支持的好兄弟、共同发展的好伙伴、同甘共苦的好战友,推动中非命运共同体建设不断取得新进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文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虽然目前还无法预测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走向,但无论如何,帮助和推动非洲经济复苏和保证民生与就业将是中非合作论坛未来行动计划的重要方面。

在她看来,在过去的近20年里,中非经济发展态势呈现出高度的正相关关系,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和中非经贸关系的快速发展与非洲经济的稳步增长同步,双方互为彼此的增长动力。中国的技术、资金、发展经验与非洲的市场、资源和发展潜力形成黄金互补。这种经济结构上的高度互补性并不会因疫情的冲击而改变。在后疫情时代,随着供应链和生产链的恢复,中非经贸合作可望很快重返巅峰。

张建平指出,非洲大陆自贸区的正式实施意味着,34个已完成本国相关法律程序的成员将会形成一个统一的大市场,在市场准入以及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方面的规则将趋于一致。这样的自贸区显然是有利于中非合作论坛框架下“八大行动”的推进,因为统一的市场规则将大大减少产品流通、人员往来和资金流动的障碍,提升贸易和投资的效率、减少相应的成本。

张建平强调,该自贸区的实施不仅有利于推动中非经贸合作,也将有助于提升中非整体合作水平,从而加快非洲“三网一化”建设,帮助非洲逐步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

尽管如此,梅新育指出,今年,中非贸易往来还面临一些不确定性:一是非洲疫情能否被控制住,二是美国新政府是否会干扰中非合作。在新的形势下,中非经贸合作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改善。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