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说案丨深挖金融腐败:赖小民、蔡国华、姜喜运等巨贪带来的巨大风险

1月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其中提到,“要坚决查处各种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

银保监会近日召开的2020年全国银行业保险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也强调,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执纪反腐。深挖金融风险背后的腐败根源,坚决整治腐败行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也发现,金融反腐持续向纵深方向推进,近期公布的几起“金融硕鼠”贪腐案件都令人触目惊心。

赖小民:“超市”放着超2亿现金

1月13日晚,央视播出反腐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二集《全面监督》。这一集详细披露了金融领域一起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案件——赖小民案。

片中披露,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为逃避调查,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将钱送到北京某小区的一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

为防止有人跟踪,在路上他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管这处房子叫做“超市”。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陈清浦介绍,金融领域资金密集、资源密集,一个融资就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有时候老板买了好多房子,就张口跟他要一套,老板都无所谓;或者我喜欢开这种车,说留在我这吧,当时非常麻木了。”赖小民回忆自己的索贿行为时,如此说道。

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即“超市”,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赖小民对物质有着非常贪婪的占有欲,他的手表几十块,用都用不完,但他就是想要;他的地下车库里都是百万豪车。

赖小民为追求政绩,从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热衷追求短期业绩,导致下属为投其所好,经营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房地产、股票等。

片中还揭露,“对于监管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依旧我行我素,甚至斥责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企业的发展”。

不仅个人贪腐问题,赖小民激进经营的风险也逐步显现,一些巨额投资出现的风险,巨额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成了金融风险的制造者。外, 赖小民还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李中华说,赖小民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在华融公司一手遮天,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一个案件。

蔡国华:被控受贿11.87亿元

在金融领域的贪腐中,能和赖小民相提并论恐怕就是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

媒体公开报道,蔡国华一案已被起诉到法院,本应于2020年1月7日

在东营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但公诉机关东营市检察院1月6日上午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申请延期审理。

根据检方指控,蔡国华共涉嫌四项罪名: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其中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指控金额8.97亿余元,贪污罪指控金额1022.97万余元、挪用公款罪48亿元,受贿罪指控金额11.87亿余元。

简历显示,蔡国华生于1965年4月,早期在山东滨州工作,曾任沾化县县长、县委书记等职,2007年调任烟台市副市长,两年后兼任市国资委党委书记。2012年,蔡国华任烟台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国资委党委书记,2013年底调任恒丰银行董事长。

有多名恒丰银行前员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政府官员调任银行董事长后的蔡国华,对金融几乎不懂,也更加缺乏对风险敬畏之心,因此其行为与赖小民的激进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蔡国华被调查之前,就有多家媒体曝出恒丰银行高管“私分巨额款项”;未经批准开展89亿元员工持股(后退股清理);动用银行资金430亿元,谋求曲线控制银行;高管内讧等事件。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蔡国华被指控犯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2014年至2016年,蔡国华担任恒丰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滥用职权,违规在恒丰银行发放薪酬、推行员工股权激励计划,造成恒丰银行损失共计人民币8.97亿余元。

此外,蔡国华被指控犯贪污罪。,2014年至2017年,蔡国华利用担任恒丰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务便利,非法占有恒丰银行公共财务共计1022.97万余元。蔡国华完全是把银行当成自家金库,将个人及家人雇佣保镖的费用、家庭开支、购买红木家具、女儿购买4.4万余元大衣的费用都在银行报销。

蔡国华还被控犯受贿罪。2006年至2017年,蔡国华利用担任中共沾化县委书记、烟台市副市长、恒丰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青岛海域投资有限公司、云南实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朱殿治等8家单位或个人,在银行贷款、项目承揽、企业经营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务共计折合人民币11.87亿余元,其中10.7亿余元系未遂。 

姜喜运:一审被判死缓

除了蔡国华外,其前任姜喜运也因为贪腐问题,一审被判死缓。

近日,山东省烟台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姜喜运等贪污、受贿、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案。对原恒丰银行董事长姜喜运以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此外,他还犯有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1月至2013年1月,姜喜运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的2.83亿余股恒丰银行股份,陆续转至其个人或亲友控制的公司名下,予以隐匿。按历年恒丰银行年度报告中的每股净资产计算,共计折合人民币7.54亿余元。

2004年至2013年,姜喜运利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为江苏正阳置业有限公司、高天国等公司和个人在购买恒丰银行股份、办理贷款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或非法收受上述公司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037万余元。

2013年7月,姜喜运安排被告人恒丰银行原行长助理、信用风险监控部总经理张文凯违规向关联方出具37亿元的保函,未收取担保手续费,情节特别严重。2014年9月,姜喜运指使被告人孙金光销毁其实际控制的五家公司应当依法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涉及金额6.5亿余元,情节严重。

前后两任董事长的“前腐后继”,也让恒丰银行的经营陷入了困境。

恒丰银行是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其前身为1987年成立的烟台住房储蓄银行。2003年,改制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目前,该行已经三年没发年报了,但是却被爆出巨额坏账。财新报道称,据恒丰银行测算,该行贷款约4500亿元,其中逾期贷款近3000亿元。通过股东权益、存款准备金多渠道冲销后,最终形成1400亿元不良贷款,预计未来处置回收800亿元,最终损失近600亿元。

由于该行经营难以为继,不得不动用汇金、地方政府资金等参与重组。

2020年1月,银保监会批复同意恒丰银行非公开发行1000亿股普通股股份的方案。该方案中,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分别认购恒丰银行600亿股、360亿股股份,原股东大华银行有限公司认购恒丰银行18.614亿股股份。新的股权架构中,中央汇金、山东金融资产分别持有恒丰银行的股份比例为53.95%、32.37%,原股东新加坡大华银行的持股从13.18%被摊薄到3%。

金融反腐进行时

由于高管腐败行为,给金融机构带来巨额风险的案例并不鲜见。从中央高层和监管的表态也可以看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需要深挖背后的腐败根源。

因此,金融领域的反复将持续推进,一系列的大案要案背后,金融硕鼠将逐步浮出水面。

2020年1月1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布,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通报中提到,胡怀邦滥权妄为,与不法商人沆瀣一气,大搞权钱交易;家风不正,家教不严,纵容家属大肆收取财物。

2020年1月6日晚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联合北京市监委发布消息称,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总裁助理桑自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调查结果显示,桑自国存在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犯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犯罪等。

2019年12月26日,汇达资产托管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陶晓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12月23,中国银保监会内蒙古监管局党委委员贾奇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12月20日,中国农业银行陕西省分行原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副行长程锦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12月5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监察组和湖北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王立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11月21日,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消息:中信银行哈尔滨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于成信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信集团纪检监察组、黑龙江省监察委员会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