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惩暴力袭警:这7种情况“袭警从重”基础上再从重处罚

公安部1月10日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与公安部联合印发《关于依法惩治袭警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的有关情况。

这是我国第一部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出台的专门惩处袭警违法犯罪行为的规范性文件。

公安部法制局副局长孙萍介绍,从执法司法的实践来看,由于对袭警违法犯罪行为缺少统一的入罪、量刑标准,各地对法律的理解有所不同,致使一些行为性质恶劣的袭警犯罪分子逃脱法律制裁或被从轻处罚,难以遏制袭警案件多发的势头。

袭警处罚将区别对待

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高景峰介绍,2016至2019年,妨害公务罪共批准逮捕41682件51658人,提起公诉59775件79024人,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就属于袭警的违法犯罪行为。

高景峰介绍,检察机关在办理袭警犯罪案件时,要依照以下情形,把握立案追诉标准:一是实施撕咬、踢打、抱摔、投掷等,对民警人身进行攻击,阻碍民警依法执行职务的;二是实施打砸、毁坏、抢夺民警正在使用的警用车辆、警械等警用装备,对民警人身进行攻击,阻碍民警依法执行职务的;三是虽未实施暴力袭击,但以实施暴力相威胁,阻碍民警依法执行职务的。

第一、二种情形主要打击对执法民警的人身实施攻击或者强制的行为,按照《刑法修正案(九)》增设的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五款“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从重处罚。

第三种情形主要打击对执法民警以杀害、伤害、损坏名誉等相威胁的行为,虽然没有对民警实施暴力,但也可以适用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按照《指导意见》,醉酒的人实施袭警犯罪行为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教唆、煽动他人实施袭警犯罪或者为他人实施袭警犯罪提供工具、帮助,构成共同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袭警从重”基础再从重处罚

《指导意见》加大了惩处力度。针对袭警手段残忍、造成严重后果和社会影响恶劣以及具有同类前科等7种情形,在适用“袭警从重”的基础上酌情再从重处罚。构成犯罪的,一般不得适用缓刑。

这7类情形主要包括:使用凶器、危险物品、驾驶机动车袭警的、多人袭警、袭击民警二人以上、袭警造成严重后果和恶劣社会影响、具有同类前科等。

《指导意见》规定了构成其他严重犯罪的处理原则。对于驾车冲撞、碾轧民警,碰撞正在执行职务的警用车辆,以及抢劫、抢夺民警枪支,危害公共安全和民警人身安全行为,将依法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抢劫枪支罪、抢夺枪支罪、故意杀人罪等重罪。

《指导意见》明确了对民警非工作时间履行职务和非执行职务期间的保护。《指导意见》规定,民警在非工作时间,依照《人民警察法》等法律履行职责的,应当视为执行职务。《指导意见》还规定了,在民警非执行职务期间,因其执行职务的行为对其实施暴力袭击、拦截、恐吓等行为的定罪处罚原则,加大对民警的保护力度。

民警执法要遵循比例原则

依法惩治袭警违法犯罪行为的同时,也要规范民警执法行为。

孙萍介绍,公安机关将进一步推进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规范现场执法行为,细化执法操作标准和指引,指导民警在处置袭警案件时,以法为据、以理服人,对情节轻微,主观恶性不大的袭警行为,本着说服教育为主的原则,妥善化解矛盾;对主观恶性较深、蓄意袭击警察的,依法予以严厉打击。

孙萍介绍,在处置过程中尽可能谨慎使用强制措施和武器警械,遵循比例原则,以制止违法犯罪为限,防止造成不必要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