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年薪招来清北学子做中小学老师,深圳还有什么烦恼?

2019年,深圳中小学教育频频在舆论场中迎来高光时刻:深圳中学公布2019年拟聘教师名单,35人均为硕士以上学历,其中20人来自清华北大,1人来自哈佛大学;龙华区近30万年薪招聘老师,吸引了76名清北毕业生;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集团)高级中学招聘了20人,清北学子更是高达19人。

回溯几年前,深圳的中小学甚至难以吸引到师范类院校的优秀毕业生。2019年有一项针对深圳教育局的热点提问称:受到高房价、薪酬待遇等一些因素影响,深圳对于教师的吸引力下降,在加大对教育人才的吸引力、建设高素质的师资队伍以及提升教师待遇方面,有哪些举措和成效?

而以清北学子为代表的名校生“涌入”深圳,似乎让这一问题不再成立。当前,深圳正处在两会时间,在一场政协教育界别的分组讨论中,有政协委员们表示,名校生愿意来了,这是深圳教育的好现象。

与此同时,委员们也关心另一个问题:名校生来了之后呢?

全身心投入基础教育

在分组讨论中,深圳市政协委员、原深圳清华实验学校校长周杰表示,清华北大毕业生从事基础教育是好事。但是是不是他们的初心就是这个?他们在成长过程当中,作为学校,有什么样的制度保障他们全身心投入到深圳的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当中?

深圳市政协委员、深圳外国语学校国际部校长邬晓莉则表示,“我比较担忧的是,对清北毕业生也不公平。比如一个清华大学数学系毕业的博士,怎样去教初中生?怎样去打交道?”

事实上,最终的到岗率也将会成为一个问题。

深圳龙华区和南外高级中学均在2019年10月就已经公布了2020届毕业生拟聘情况,对于应届大学生们而言,这尚属于找工作的初期阶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的一位已经被深圳某学校录取的学生,收到了一家大型央企总部的offer,他对这份央企offer表现出了更大的兴趣。

深圳中学校长朱华伟在2019年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透露,收到深圳中学2019届录取通知的学生,仅一人最后未到该校工作。但他推测,其他有的学校未到岗率会高于此。

此外,作为学校管理者的邬晓莉还表示,新老师招进来后,学校还要保护好现有一线工作的老教师们的热情。

“很多学校的骨干老师是本科毕业的,他们做得非常好。他们干了一辈子,现在的工资还不如刚刚招进来的新老师。比如有外语学校的老教师说,干了一辈子年薪就20来万,刚刚招一个毕业生,年薪就30万。这对现有教师队伍心理上的冲击非常大。” 邬晓莉说。

如何保证“人尽其才”?

对于真正愿意投身基础教育事业的名校生而言,如何保证他们胜任教师的工作?

北京一所知名中学的英语老师曾是非师范类名校硕士,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学术素养和教学能力不完全是一回事,要做好老师,仍然需要一点点地累积和学习。

名校的光环之下,能力与岗位是否适配,名校生如何能够真正发挥所长,也成为舆论一直关注的一个焦点。

在上述分组讨论中,邬晓莉认为,教育者需要有专业度。对师范生来说,大学四年除了专业和教育知识学习,还需要去实习,接受相关培训,以及在职业方向、情操、情怀上的准备。

她因此建议,深圳市教育局或者各个区的教师进修学校要有针对非师范类学生的一系列培训,这对他们个人本身的职业可持续发展也非常重要。

深圳市政协委员、罗湖区淘金山小学校长邓少勇则表示,深圳很多区教育局会让新招应届毕业生老师提前一个学期到学校跟岗,做得比较好的学生来自东北师大、陕西师大等。然而清北毕业生不是从师范院校来的,他们接受的不是面向教育的培养,可能无法到学校跟岗学习。

邓少勇建议,教育局要和大学进行沟通,双方制定好一个好的机制,让这些学生能够很好地得到培训,或者由教育部门利用假期时间专门开展培训班等。

周杰则认为,学校应该根据名校生的特长和能力设置一些岗位,以此带动一个实验项目的推动,或是一些新课程的开发和实施,可能对这些清北生来讲更有价值和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