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空资金“搏杀”特斯拉

核心提示:据金融分析公司S3Partners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8日上午,沽空特斯拉的持仓规模达到250.3亿美元,创下年内最高值。

据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8日上午,沽空特斯拉的持仓规模达到250.3亿美元,创下年内最高值。

“涨得快,跌得更快。”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如此形容近日特斯拉股价走下神坛。

北京时间9月9日凌晨美股收盘时,特斯拉股价大跌逾21%,创下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市值一度缩水约800亿美元,超过通用汽车与福特汽车的市值总和。9月以来,特斯拉股价更是从502美元跌至330美元,跌幅超过33%。

在他看来,特斯拉股价如此大跌,最主要原因是它意外“落选”标普500指数。

“由于特斯拉此前连续4个季度盈利,金融市场普遍预期特斯拉此次会纳入标普500指数,但当标普500指数对此说不时,投资者迅速掀起了抛售特斯拉浪潮。”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这背后,是特斯拉买涨套利潮正悄然划上了休止符。

此前,在业绩回升、实施1:5拆股计划、拟纳入标普500指数、科技股受强烈追捧的共振下,大量散户纷纷买涨特斯拉及其看涨期权,等待更多利好落地吸引新资金入场后,再择机高价套现离场。如今,眼看着拆股计划落地未能引发特斯拉股价持续上涨,最大机构股东——英国投资机构Baillie Gifford大幅减持特斯拉,以及特斯拉自己打算抛售50亿美元股票融资,原先买涨套利的散户们突然意识到自己才是“最后的接盘侠”,争相抛售股票离场。

特斯拉股价大跌,也令空头们露出久违的笑容。

据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8日上午,沽空特斯拉的持仓规模达到250.3亿美元,创下年内最高值。其中不乏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掌门人David Einhorn、斯坦菲尔资本(Stanphyl Capital Management)管理合伙人Mark Spiegel、摩根凯瑞资本管理(Morgan Creek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Mark Yusko、全球最大空头对冲基金Kynikos Associates联合创始人Jim Chanos等华尔街对冲基金大佬。

“经历9月以来特斯拉股价大跌逾33%,这些基金大佬不但收复此前亏损缺口,目前平均浮盈都在20%左右。”Cornell Capital合伙人Ann Berry向记者透露。

但是,金融市场永远不乏激进的投资者。截至9月9日晚间美股开盘,特斯拉股价涨幅达到约8%。

“除了部分新投资者决意抄底,最大的买盘主要来自此前高杠杆重仓特斯拉的散户们,他们正集中剩余资金推高特斯拉股价,避免自己陷入巨亏爆仓风险。”一位美股经纪商向记者指出。

最后的救命稻草“落空”

今年以来,特斯拉股票以400%的涨幅,成为华尔街金融市场的新宠儿。

然而,在8月31日完成1:5拆股计划后,特斯拉股价开始一蹶不振。

上述美股经纪商透露,8月31日当天,特斯拉股票在完成一拆五后,交易量从前一个交易日的2008万股,骤增至1.2亿股,此后两个交易日的日均交易量均超过9000万股。

“很多散户认为新的资金开始入场追捧特斯拉,但在巨量成交量背后,是此前买涨套利者正在大规模的获利了结。”他指出。

在这位美股经纪商看来,这些买涨套利者之所以纷纷获利离场,除了拆股计划利好出尽,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发现机构投资者跑得比他们还快。比如8月底特斯拉最大机构股东——英国投资机构Baillie Gifford宣布,其对特斯拉的持股占比降至4.25%,低于6月的6.32%。

此外,特斯拉自己突然宣布抛售50亿美元股票“筹资”,也让买涨套利者意识到自己正成为机构与企业眼里的“高价接盘侠”。

随着买涨套利者大举抛售离场,加之新资金流入乏力,9月以来特斯拉股票的日均主动抛售与主动买入之比达到2.2:1,导致特斯拉股价一路直线下跌。

“对留守者而言,能否纳入标普500指数,成为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对冲基金Miller Tabak市场策略师Matt Maley分析说。一旦纳入标普500指数,可以带来大量被动资金加仓特斯拉股票,令他们顺利落袋为安。

然而,随着特斯拉未能被纳入标普500指数,令他们最后的幻想破灭,激发他们进一步不计成本地抛售特斯拉以减轻损失。

记者多方了解到,特斯拉股价暴跌,另一个幕后推手是其看涨期权被大幅平仓。此前,大量买涨套利者买入期限在一周内的特斯拉看涨期权,但9月以来特斯拉股价大跌导致看涨期权价格随之骤跌,他们只能被迫平仓止损,其连锁反应是卖出看涨期权的美股做市商抛售大量特斯拉股票,以确保现货头寸与期权头寸的“平衡”,由此导致特斯拉股票抛盘进一步加大。

“如今的特斯拉股票,有种墙倒众人推的感觉。”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无论是卖出看涨期权的做市商,还是散户,以及众多对冲基金都在不计成本地抛售特斯拉股票。尤其是股价大跌令越来越多投资者“相信”特斯拉是今年资本市场最大泡沫,正触发新一轮抛售潮起。

在他看来,目前特斯拉股价完全与经营基本面脱节,主要随着投资者情绪变化呈现“过山车”行情。

空头开始扬眉吐气

特斯拉股价走下神坛,也令众多沽空特斯拉的基金大佬迎来扬眉吐气的一刻。

“此前特斯拉股价飙涨期间,Jim Chanos、David Einhorn、Mark spiegel等华尔街基金大佬不得不忍受空头持仓亏损扩大压力,甚至绿光资本又遭遇了份额赎回。”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如今,整个华尔街金融市场对他们纷纷刮目相看——认为他们此前押注特斯拉估值过高的策略是完全正确的。

对冲基金PGIM策略分析师Nathan Sheets向记者透露,目前这些基金大佬们沽空特斯拉的平均持仓成本所对应的特斯拉股价约在420美元,按当前特斯拉股价330美元计算,其浮盈超过20%。

在他看来,这些基金大佬们之所以“执着”地沽空特斯拉,一是他们知道散户买涨套利潮退后,特斯拉股价终将回归合理估值,二是尽管中国市场量产令特斯拉业绩加速成长,但中国市场销量不到特斯拉全球销量的20%,在欧美国家疫情持续与经济停摆的压力下,特斯拉依然面临极大的订单增长与产能交付压力;三是特斯拉的业务模式与传统汽车厂家相差无几,都是靠卖车及售后服务获利(其高科技应用并没有带来全新的业务收入),因此刻意给特斯拉扣上“高科技”光环触发股价飙涨,只能创造更大的估值泡沫。

前述美股经纪商坦言,尽管特斯拉股价大跌,但这些基金大佬并未“加仓空头乘胜追击”,反而是不少散户的沽空力度骤然增加。因为他们正打算押注特斯拉股价持续走低,导致更多高杠杆追涨者止损爆仓,从而获得更丰厚的沽空回报。

然而,散户之间的博弈,永远无法预料结局。截至9月9日晚美股开盘时,特斯拉股价反弹幅度接近8%。

“或许,这是高杠杆追涨者为了避免爆仓的奋力一博,但经历此次大跌,很多今年刚进入股市的新散户们已经意识到资本市场的残酷。”他指出。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