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

核心提示: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

3月13日17时左右,中国人民银行公告称,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于2020年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

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是指对普惠金融贷款达标的金融机构,实施存款准备金优惠政策,于2018年开始实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称,此次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其中对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的银行释放长期资金4000亿元,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1500亿元。

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而连续经历暴跌的欧美股市,在多国央行宽松刺激等因素影响下,13日开盘后强劲反弹,盘中英国富时指数、德国DAX指数、法国CAC指数均一度上涨超7%,意大利MIB指数更一度反弹超18%,美三大股指开盘涨幅超6%,但随后大幅回落。

股份行额外降准1%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中,中国人民银行表示此次对得到0.5个百分点准备金率优惠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并同时要求将降准资金用于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并且贷款利率明显下降,从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等普惠金融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2月新增9057亿元贷款中,股份行新增贷款极少。“2月零售贷款净减少4000多亿,新增部分全部在对公贷款,尤其是对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贷款和央行防疫专项再贷款。但股份行一方面受到资本约束,核心资本充足率相比国有行偏低;另一方面很多股份行近年践行大零售战略,新增贷款以零售贷款为主,又不属于再贷款放款银行,所以疫情对股份行冲击较大。”北京地区某银行业分析师表示。

从存款准备金制度来看,目前我国已确立了“三档两优”的存款准备金率框架。在此次定向降准前,第一档大型银行是12.5%,第二档中型银行是10.5%或9.5%,第三档小型银行是7%,而在执行“两优”后,大多数小银行、服务县域的金融机构实际存款准备金率是6%。

“对股份行定向降准将有效降低其负债成本,从而带动信贷利率下行。”上海地区某股份行零售部副总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股份行获得的资金成本高于国有行,降准一是可以获得低成本资金,二是多余的资金至少有20%要用于小微企业,也会带动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中国人民银行亦表示,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搞大水漫灌,兼顾内外平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此时降准考虑为何?

2018年、2019年,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实施的时间都在当年1月,但今年1月已实施全面降准,加上疫情等因素导致考核延后,实施时间有所推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经济领域分析师了解到,本次定向降准除推动银行加大对普惠金额的支持力度外,在新冠肺炎被认定为全球大流行病的情况下,及时降准一是有利于推动复工复产,鼓励银行对实体经济贷款;二是适当推动实体经济的信用扩张,达到逆周期调节作用;三是应对海外疫情扩散带来的负面冲击。

“海外疫情蔓延和股市暴跌,也会对出口造成巨大打击。因为在高杠杆与高债务的环境下,需求减弱带来的现金流短缺与盈利前景不明,可能会让部分企业面临债务违约风险,从而可能裁员,也会让以消费为经济主导力量的海外多国造成冲击,从而使得出口受挫。”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表示。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当前境外美股面临大幅回调的风险,以及其他市场面临同步下挫的不确定性,为稳定国内金融市场局面,央行未来可能会推出更多针对性的政策加以应对,预计短期内央行政策偏松调节将仍以数量型为主,价格型为辅,本月可能引导LPR进一步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