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 “反催收联盟”借疫反扑

核心提示:在全国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形势逐步好转,央行、银保监会也频出政策,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以更宽容的态度面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及自然人贷款时,也有或明或暗的“组织”从中挖掘“黑色商机”,借题发挥。

在全国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形势逐步好转,央行、银保监会也频出政策,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以更宽容的态度面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及自然人贷款时,也有或明或暗的“组织”从中挖掘“黑色商机”,借题发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近期在微博、微信、QQ上,大量以“反催”为旗号的公众号、小组和群涌现,甚至“手把手指导”一些适用于疫情期间拖延还款的“昏招”,比如伪造温度计上的体温显示。也有多家互金机构对记者表示,突然出现一批已成为确诊患者或疑似病例的客户,提出贷款展期或减免费用的要求,但他们多数难以提供可靠的病历单,疑似受到所谓“反催收联盟”的蛊惑。

所谓“反催收联盟”,究竟是什么?为何在近两年突然成了银行信用卡、消费金融公司、互金助贷平台的心腹大患?

“反扑”苗头显现

“转折点发生在春节期间。”一位头部互金助贷平台贷后催收负责人丁宇(化名)对记者娓娓道来。

1月31日,疫情发生不久后,人民银行等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其中第十四条对贷款逾期的部分人士征信上报重新做了安排。文件要求,合理调整逾期信用记录报送,对因感染新冠肺炎住院治疗或隔离人员、疫情防控需要隔离观察人员和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人员,因疫情影响未能及时还款的,经接入机构认定,相关逾期贷款可不作逾期记录报送,已报送的予以调整。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个人和企业,可依调整后的还款安排,报送信用记录。

在此安排下,据21世纪经济报道多方了解,多数银行业金融机构、消费金融公司以及助贷平台都对三种人的逾期贷款征信上报和还款安排做了更加温和的处理。

这三类人包括包括:一是身份证、手机号,或借款时的LBS(基于设备定位获取的位置)信息归属地为湖北且因疫情导致无法按时还款的;二是   有居委会证明、医院相关单据证明用户本人或直系亲属为疑似或确诊病例的;三是有相关工作证明可鉴定为疫情防控工作人员的。

上征信,是此前反催收人群最为忌惮的政策。当其出现豁免条件,诸多互金平台后台出现一些异常。

丁宇称:“这份文件很好地保护了受疫情影响的客户,但后台出现突然性、集中性要求延期还款和利息减免的客户诉求,总量有数千,很多都不是来自湖北,但声称自己已染上新冠肺炎,或被隔离,无法复工。当后台要求其提供相关证明时,又仅有200-300人能够提供,大约是申请者的二十分之一。”丁宇透露,这项数据在助贷同业之间也相互通过气,很多同业基本每天符合条件的申请人数也在200-400人之间。

某沪上消费金融类助贷平台负责人徐林也对记者表示出现了类似状况,“用户行为有特别的集聚效应。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太多人提出需要暂缓还款,只是个别现象,但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以此为由想要拖延时间,话术非常一致,且提供不出医学证明,怀疑是反催收联盟在试探。”

话说回来,能提供证明的这几百人是否真受疫情影响,核实难度也很大。丁宇表示,对于患者,现在平台需要提供医学证明“新冠肺炎确诊单”,或显示“双肺毛玻璃样”等字眼的疑似病例证明,并附上高温发热证明。但对平台来说,核实难度较大,也难以向医院求证。“医院忙着疫情已经难以应付,哪有精力帮忙核实。”丁宇同时表示,申请者称自己已被隔离,也难以提供证明。不过,有人曾经提供伪造的医护人员工作证明,被平台成功识破。

某股份制银行华东区域分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银行尤其是信用卡部门也会遭遇这种反催联盟,不过压力相对小一些。“任何政策出台都会有‘搭便车’的人,银行会对客户的身份进行严格认定,是否具备优惠政策的资格。银行对真正受疫情影响的个人和企业都有宽限,其中,给还本付息一定的宽限期比较容易,贷款展期难度中等,最难的是利息让步,尤其是对自然人利息的让步,这是非常规业务,分行一般没有此项权限,各家银行也不会轻易做出这样的决定。”

溯源反催收

“反催收,因为具有非正当性,不是一家明确的机构,而是一个个分散的组织,这也增加了放贷机构识别他们的难度。因为你不知道这是借款人的真实诉求,还是受人指点之后钻漏洞性质的反催行为,比如他们会去起讼银行信用卡中心或互金平台。”一家位于深圳的催收机构创始人对记者表示。

在阿里旗下闲置物品买卖网站“闲鱼”上,输入“反催收”三个字眼,出现不少有偿咨询和“实战技巧”分享,价格在1元到200元不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选择了价格为98元的咨询服务,商品简介称:“反暴力催收,助你早日上岸”。该商品描述称,这项服务具体内容为“面对债务冷静分析、合理处理,教你在困难情况下向甲方争取利益最大化方案”。

记者与服务提供方聊天时了解到,对方既可以处理信用卡债务问题,也可以处理网贷问题,声称可以在“没有刑事风险”的情况下防催收挡骚扰,拉长还款周期,规避罚息、滞纳金和违约金,甚至是“最终只还本金”。

当记者进一步询问是否可靠时,对方表示:“信则来,不信算了。”

据记者观察,“防爆”服务是多数反催收服务兜售者的“主打产品”。部分网贷软件在用户下载注册时请求访问通讯录信息,并备份通话记录,在用户产生逾期之后联系借款人的亲朋好友,甚至有辱骂以及PS照片群发等羞辱行为。这种暴力催收现象在网贷刚刚盛行、“714高炮”风头仍劲时确实存在。但此后由于一系列专项行动的推进,大部分平台催收行为比较温和,针对借款人以外的催收电话基本不打了,仅剩下少部分不规范现金贷平台仍有类似做派。

根据卖家所说,针对这种行为,“防爆”软件本质上做“拦截”工作,在网贷APP要求访问通讯录时阻止其将信息拷贝到云端,或在产生逾期后识别催收电话并迅速将号码标记为诈骗电话,向运营商举报,当这些电话被标记满数百次之后,运营商会主动拦截。

上述深圳催收公司创始人对记者表示,所谓“反催收联盟”指导用户避免催债还有几种途径:一是看借款利率设置是否符合法律要求,不过,因为放高利贷而被投诉、被诉讼的公司也不冤枉;其次是用语言激怒催收人员,后者不一定文化素养很高,被激怒后口不择言,会被录音成为暴力催收的证据;三是通过消费者投诉网站、媒体曝光和法律诉讼形成对平台的压力,或是向银保监会、互联网金融协会投诉,很多银行、消金、互金平台为了降低投诉率和负面曝光度,会选择和解,对反催人群提供补偿或减免息费。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机构对反催收人群有所忌惮,主要原因就在于投诉率和曝光度。

丁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所谓“反催收联盟”最早是一些借了网贷但是没有还款的“老赖”,他们把自己反抗催收的“经验”集合起来形成“攻略”,教给他人,一旦帮其他人减免了利息,甚至逃掉债务,收取10%-50%的回扣。这种不劳而获的收入,此后吸引了一些原先的催收人士。这些人更为熟悉催收运转模式,由他们出面接触资金出借方,并收取中介费。后来一些懂法律的人、个别小律所加入其中,帮助撰写法律文书。这也是借款平台发现多份法律文书表述神奇一致的原因。最后,一些有数据能力的黑产加入进来,他们捕捉某家平台因为某个问题安抚抗拒催收者并加以赔付的案例,通知到各个借款人的群,导致集中投诉现象。

有些业内人士认为,反催收的第一次集中爆发是在2018年。徐林表示,2017年12月1日,有关部门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称为141号文,次年年初,很多现金贷平台停止发放贷款,很多“借新还旧”的用户发现没法“撸新的口子(去新平台借款)”,因此打起了反催收的主意。

此后,2018年中旬,大量P2P“爆雷”,出借机构加紧了催收行为,并收紧放款,催收和反催收的博弈继续白热化。而2019年“315”晚会重点曝光信息收集和网贷乱象之后,反催收联盟有了更多的政策和案例工具抗拒还款。

一位北京互金平台人士表示:“反催收太难识别,因为没有还款的人来自五湖四海,也许他们正在一个群里接受‘指导’,但从机构看来,也就是逾期率有所上升,但不知道是正常调整,还是有人在背后‘搞’。”

如何平衡?

放贷机构应当如何既实施政策优惠,又规避恶意反催收行为甚至恶意逃废债人士呢?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市网贷协会法律顾问肖飒对记者表示,首先继续落实银保监会相关措施,在贷款审查中,查证申请相应政策支持的个人与企业是否处于疫区以及受到影响的程度是否足以贷款展期并获得利息减免。当然审核一定程度会加长信贷审批时间,对此,还需双向平衡。

其次,反催收联盟有组织,有专门指导借款人故意拖欠贷款的话术与操作方法。互金机构在业务实践,如发现不同个人在申请展期、利息减免以及故意拖欠贷款,并在应对话务员提醒时采用同样话术的,则要引起警觉。

最后,互金机构在贷款审批时的风控措施是否充足也是影响还款情况的重要因素。建议对已有客户数据进行分析,是否存在某种规律性特点,如何种年龄段拖欠率最高,何种人群画像拖欠贷款比例最高等,分析原因,相对施策。

丁宇表示,他所在公司的策略是多采用智能机器人催收,避免“口不择言”,加大催收工作质检和上岗培训力度。

丁宇认为,监管、金融机构对投诉量和解决率的关注角度也可有变通之处。一些金融机构不计成本、不顾真实情形安抚用户,给予物质补偿,忽略用户是否提出合理要求,反而会助长歪风邪气。另外,加大对逃废债的打击力度,将更多资源腾挪给真正需要贷款的人,也是良策。

目前监管也尝试在企业催收与用户维权之间寻求平衡。

肖飒指出,对用户来说有失信人名单、限制高消费、征信污点,严重者还将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以上系列措施通过严厉打击逃废债,让“老赖”无处隐形。与此同时,监管对企业催收中的一些违法违规行为也要严格规制。目前存在争议较大的是“软暴力”概念的延伸,极端表现是“回款全靠自觉”。这里有执法的问题,也有互金企业未与征信系统对接的问题等等。

无论如何,暂且不论所谓“反催联盟”,这一个月来,大多数人因为疫情原因闭门不出,消费金融行业已经颇受影响。

“逾期开始上升,逾期1-7天的撤回率降了15%。因为我们平台的用户比较下沉,蓝领偏多。上半年估计消费信贷都会‘绷得很紧’,听说有些同业比我们还惨。为了规避损失,年后我们降低了前端贷款通过率,到以往的一半。”上述北京互金平台人士表示。丁宇则预计,整个行业至少出现逾期金额两到三成比例的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