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固定资产投资再创新高,防范债务风险提上改革议程

核心提示:12月24日,交通运输部召开2021年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介绍,2020年实现了交通固定资产投资逆势增长,预计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4247亿元。

12月24日,交通运输部召开2021年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介绍,2020年实现了交通固定资产投资逆势增长,预计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4247亿元。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这是历年来交通投资最大的一年,超过计划投资额的27%。其实,这也是近年来交通固定资产投资的常态,近年每年实际投资额均比计划多出数千亿元。

北方交通大学教授欧国立指出,交通投资需要适度超前,在交通强国战略下料未来几年交通投资还将保持适度增长。

不过,持续走高的交通固定资产投资需要拓宽融资渠道,也需要管控好债务风险。李小鹏在今年交通工作报告中罕见地花了1000字篇幅阐述交通领域深化改革的内容,其中也提及了防范化解交通领域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交通投资适度超前会保持数年

李小鹏表示,2020年实现了交通固定资产投资逆势增长,预计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4247亿元,其中铁路7780亿元、公路水路25417亿元、民航1050亿元。今年预计全年投产铁路营业里程4585公里,其中高铁2416公里,新改(扩)建高速公路12713公里,新增及改善高等级航道约600公里,新颁证民用运输机场4个,智能快递箱超40万组,新增城市轨道交通运营里程1100公里。经过集中攻坚与系统转换磨合,高速公路联网收费系统运行稳定,ETC使用率超过67%,车辆平均通行速度提高16%,日均拥堵缓行收费站数量减少65%,省界收费站拥堵成为历史。

随着扩大内需战略深入实施,助推交通固定资产投资保持高位运行,李小鹏预计明年全年完成交通固定资产投资2.4万亿元左右。

据悉明年交通固定资产投资将集中在加快完善交通基础设施网络。比如推进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建设。加快推进综合交通枢纽集群、枢纽城市及枢纽港站建设。加快补齐中西部地区铁路基础设施短板,加强高铁货运能力建设,全面推动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发展。推动一批高速公路、普通国道待贯通路段和拥挤路段扩容改造项目建设。推进沿海进港航道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推进内河高等级航道提等升级和重点碍航闸坝通航设施建设,加强航道养护。建成贵阳机场三期扩建等项目。推动邮政寄递枢纽设备改造升级。

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去年交通工作会上,交通部原本预计2020年的固定资产投资额在2.69万亿元,最终完成逾3.4万亿的投资,超额投资27%。过去几年,类似超额投资情况频频发生,且每年交通固定资产投资额都在逐年攀升。全国交通固定资产投资额2015年-2019年分别为2.66万亿元、2.85万亿元,3.11万亿元、3.17万亿元、3.21万亿元。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副所长王东明指出,铁路和航空的投资额近年保持稳定,如铁路每年保持8000亿左右的投资,航空在1000亿元以内。主要投资增长是在城轨、高速公路领域,尤其农村公路,因为过去这几年我国打扶贫攻坚战,不断加大农村道路投资。

据悉交通部已经实现“两通”兜底性目标,新改建农村公路超过140万公里,新增通客车建制村超过3.35万个。

交通固定资产投资数额逐年攀升,王东明分析称从内生动力上来说,出于补短板的需求,我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还有比较大的投资规模。同时出于考核原因,一般计划数额会低于实际需求。王东明还表示,虽然我国经济一直有动力变革,从投资驱动型转向消费驱动型,但因路径依赖,投资额依旧比较高,未来几年还是会保持一定的增长。

“交通基础设施要在一定程度上要满足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甚至有一定的超前性。”欧国立也认为,近年我国一直在发展过程中调结构,交通运输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不仅起到支撑和服务经济发展的作用,交通产业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动国民经济发展。因此,近些年来我国交通基础设施投资一直处于明显加速状态,与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背景和趋势有一定关联。这几年我国城镇化的进程在不断地加快,都市圈、城市群的发展,都可能成为城镇化发展抓手。因此,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辅助城镇化进程,如连接城市群的交通建设。

欧国立还指出,我国已经确定了交通强国战略,并出台了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指出了交通强国分两步走。第一步是从2021年到2035年基本上建成交通强国。这意味着到2035年之前,我国仍会保持一定适度的交通建设投资,不过随着现代化交通体系建设不断地完善,这种增加态势会产生一定的变化。

交通领域罕见吹响改革号角

在当天的交通工作会上,李小鹏罕见地用了1000字的篇幅阐述交通改革内容。

李小鹏表示,2020年交通运输行业坚定不移深化改革扩大开放,重点领域改革进一步深化。他总结称,过去一年,交通部门推动铁路领域放开竞争性业务,放宽民营企业市场准入。稳定车购税等专项资金政策,用好地方政府债券和特别国债制度,防范化解交通领域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加快推进,改革配套措施逐步到位。加强监督检查,不断规范执法行为。同时,过去这一年持续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取消2项行政许可事项和40项证明事项,将40项涉企经营许可事项纳入“证照分离”改革事项清单。推进“互联网+监管”系统建设,深化“信用交通省”建设。持续开展减证便民行动,大件运输许可等政务服务实现“一网通办”“跨省通办”,政务服务“好差评”机制不断完善。

对于2021年的改革目标,李小鹏表示会有三个重点。首先会深化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推动地方深化综合交通运输管理体制改革。服务区域重大战略实施,建立完善综合交通运输发展协调机制。深化事业单位改革试点,优化部机关和部属单位机构编制,完成部权责清单编制。

其次,交通部将深化交通运输重点领域改革。比如推进铁路行业竞争性环节市场化改革。王东明认为,过去一年多铁路已经在市场化方面有了突破,也获得一定的成效,他展望铁路会在竞争性领域有更多适应市场的改革举措,比如像高铁的灵活客票制、优质优价等具有产品特色的措施。欧国立也认为铁路的市场化程度相比较其他交通领域较低,如能在竞争性的环节引入市场化改革,特别是引入竞争机制,有望提高铁路的效率。

李小鹏还指出,重点领域改革还包括“推动邮政普遍服务业务与竞争性业务分业经营。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优化完善收费公路政策,推广高速公路差异化收费。深化投融资改革,推动交通运输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实施,持续稳定车购税、民航发展基金等交通专项资金政策,推动发行国家公路建设长期债券,研究统筹交通专项资金和长期债券使用政策。积极拓展融资渠道,用好各类新型融资工具。加强与金融机构战略合作,研究开发政策性金融工具。推进交通运输领域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防范化解交通运输行业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债务风险底线。指导推动海南开展里程税改革试点”。

欧国立注意到,防范地方隐形债务风险再次被提及,显示出交通部对逐年攀升的交通固定资产投资额有清醒的认知,既看到其积极面,也注意到其风险面,防止所谓灰犀牛的现象出现,“关注债务风险的问题,确确实实应该放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加以看待和认识。”欧国立提醒道。

李小鹏还表示,要加快形成统一开放的交通运输市场。加快消除跨区域制度性障碍,完善交通运输建设、养护、运输等市场准入、退出制度,破除隐性壁垒。加强运行监测,强化交通运输领域反垄断。深化巡游出租车价格机制改革,加快推进出租汽车新老业态融合发展。完善港口收费政策。深化港口一体化改革,促进区域港口协同发展。加快海南自由贸易港和上海临港新片区航运创新政策落地。健全支持交通运输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