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海喝”茅台酒 贵州茅台上半年两位数增长不易

核心提示:今年贵州茅台半年报显示,40亿元的关联交易额占贵州茅台同期营收的9%,同比增长了一倍,其中绝大部分关联交易均由茅台集团的子公司与之产生。

去年以来,贵州茅台(600519.SH)业绩增速在逐渐放缓,尤其是今年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然而,在茅台集团内部,大股东和控制的上市公司贵州茅台之间的关联交易却在逐步增多。贵州茅台,作为茅台集团旗下乃至贵州省复产最早、效益最好的地方国企,正在为全省经济以及母公司的业绩增长不断产生溢出效应。

7月28日,中国酒行业最期待的一份半年报出炉:上半年,贵州茅台的营业收入首次迈过400亿元大关,达439亿元,同比增长11%。净利润同比增速快于营收增长,达13%,为226亿元。虽然增速慢于一季度的业绩增长,但白酒龙头企业在持续高规模、高利润下仍取得了双位数成绩,实属不易。

但和行业内五粮液、山西汾酒、张裕股份近年大幅减少受中小股东诟病的关联交易背道而驰,茅台集团和贵州茅台之间的关联交易额增速却在加快。

去年上半年,在临时公告未披露事项中,贵州茅台的关联交易额共计18亿元,占贵州茅台同期营收比重为4.5%。今年贵州茅台半年报显示,40亿元的关联交易额占贵州茅台同期营收的9%,同比增长了一倍,其中绝大部分关联交易均由茅台集团的子公司与之产生。

除了茅台集团,贵州省其他国企也来搭车。去年底,按照贵州省国资委通知,通过无偿划拨,贵州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责任公司从茅台集团手中获得持有贵州茅台4%的股份,成为贵州茅台第三大股东。

贵州工业仰仗烟酒,就像重庆工业离不开汽车。7月24日,贵州省政府新闻发布会发布信息,上半年,贵州省十大工业产业中,只有5个产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累计正增长。其中,优质烟酒增长高达7.3%。

上半年,贵州的GDP总量尚不足万亿元,不如邻近的广西、云南,在西部12个省、市、自治区排名第六,其增速和甘肃并列排名第三,同比增长1.5%。追赶中,烟酒产业的突出地位在很长一段时间还将持续。

茅台集团“海喝”茅台酒

茅台集团是贵州省大型地方国企。去年,该集团千亿营收的实现很大程度上和贵州茅台分不开。

除了旗下包括贵州茅台在内诸多子公司的销售贡献外,逐年加大关联交易也是其发展壮大的一大原因。

从李保芳时代开始的茅台酒营销体制改革实施以来,并不生产茅台酒的茅台集团却参与其中,曾引发投资界诸多议论。去年5月,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下称集团营销公司)成立。作为茅台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其注册资本10亿元,远大于贵州茅台的子公司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下称茅台酒销售公司)的注册资金实力。

2020年半年报披露,上半年,集团营销公司销售贵州茅台商品的关联交易额为21亿元,占到了同期贵州茅台关联交易额的一半。

按照去年8月,贵州茅台回复上交所监管工作函发布的公告,集团营销公司2019年度的关联交易金额不超过贵州茅台2018年末净资产金额的5%(56亿元)。结果,去年因购酒和售酒实施的时间推迟,集团营销公司和贵州茅台的关联交易额仅为15.7亿元。

集团营销公司成立前,贵州茅台最大的关联交易方是茅台集团电商公司。高峰时是2017年,电商公司的售酒销售额为20亿元。后因反腐,电商公司从没落到被注销,这笔关联交易才终止。

茅台集团通过网上卖酒的渠道中断,新成立的集团营销公司侧重点为团购、商超等终端客户,卖酒的规模更大,光今年上半年和贵州茅台的销售额就超过了去年全年的关联交易额。

今年,集团营销公司卖酒的关联交易额具体将达到多少还是个未知数。按贵州茅台去年末净资产金额的5%计算,为68亿元。

除了集团营销公司取代昔日的电商公司,成为茅台集团旗下和上市公司关联交易额最大的子公司之外,茅台集团控股的茅台机场在卖酒、集团文旅公司在卖酒、技开公司卖酒,集团全资子公司北京茅台贸易公司、上海贵州实业等也在卖茅台酒。

从原材料采购到货物运输,从品牌使用到销售茅台酒,茅台集团和贵州茅台的关联交易贯穿整个白酒产业链。

茅台集团的子公司们从贵州茅台控股的财务公司获得更多贷款是另外一种输血方式。

半年报显示,1-6月,贵州茅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26亿元,同比下滑47%。该公司解释,这是因为财务公司的成员单位存款增加额减少,贷款增加所致。上半年末,财务公司向成员单位发放贷款及垫款29.6亿元,是期初的100倍。其中,茅台集团还获得贵州茅台用信用贷款30亿元。疫情期间,贵州茅台控股的财务公司在集团内部资金筹借杠杆作用的发挥上,可谓淋漓尽致。

在加大关联交易额及获得更多贷款之前,茅台集团早就从贵州茅台历年分红上获利丰厚。

它是贵州茅台的控股股东。去年是贵州茅台现金分红金额最多的一年。茅台集团还是茅台酒销售公司的少数股东,持有该公司5%的股权。今年上半年,茅台酒的销售主体茅台酒销售公司营收380亿元,实现净利润200亿元,向茅台集团宣告分派的股利接近18亿元。从2014年至2018年,茅台酒销售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64亿元、166亿元、193亿元、224亿元和308亿元。

贵州茅台“曲线”提价之策

疫情之下,半年业绩双位数增长,并不容易。

贵州茅台同样面临经营压力。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茅台集团董事长高卫东接受动静贵州视频连线时表示,在疫情蔓延的初期,茅台也一度在原材料采购、物流配送和市场营销方面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后来在贵州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才把疫情影响降到了最低限度。

茅台集团于2月13日在全行业率先复工复产,在3月底实现了满负荷生产和全国性的复市,最终实现一季度开门红。

贵州茅台的增长动力来源何处?

半年报显示,上半年茅台酒的营收增长,主要来自于渠道调整和产品结构变化。

从量来看,没有新的大口子可开。今年,茅台酒的销量和去年持平。早在去年底茅台酒年度经销商会上,原贵州茅台董事长李保芳说,茅台酒2020年的投放总量约为3.45万吨,其中海外市场2000吨。

增长大头来自于渠道调整,贵州茅台的营销体制改革进入深水区。半年报显示,上半年,贵州茅台的直销渠道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1.5亿元,占营收的比重为11.7%。早在一季度,该公司的直销营收就达19亿元,和去年同期相比几乎翻倍。商超、KA卖场、机场、高铁站,密集开辟和投放的多元化社会渠道极大地拓展了茅台酒的售卖方式,也增加了该公司的营收和盈利能力。上半年,其直销收入首次占营收的比重超过10%。

在厂家直供茅台酒给商超、卖场等服务商时,其出厂价不再是969元而是更高。这对贵州茅台来说,虽然没有大面积提高产品出厂价,但特定渠道的 “提价”增厚了公司利润,茅台酒毛利率提升。

由此看来,直销量的扩大,在贵州茅台年销量几无增长的情况下,直接增加了利润。但从贵州茅台公布的信息来看,该公司出售给集团营销公司的酒,与其他非关联经销商的购货价格相同。也就是说,上市公司卖给集团的茅台酒越多,其享受到直销价格的茅台酒相应就少了。

为了增量挖潜,贵州茅台还从继续取缔传统茅台酒经销商入手。上半年,贵州茅台一共取缔了34家茅台酒经销商。取缔的同时增加了茅台酒的计划量。这部分用于加大直销供应量,同样是增厚利润之举。

为实现业绩两位数增长,贵州茅台可谓不遗余力。产品结构调整是茅台酒曲线提价的第二种方式。从去年半年报来看,主要业绩指标延续双位数增长就开始依靠销售结构变化。除了被称为“普飞”的53度飞天茅台酒,生肖酒、陈年茅台酒、纪念酒、精品茅台等,都是“提价”了的茅台酒。但除了今年上半年普飞的市场供求关系依然紧张外,陈年茅台和生肖茅台酒的市场行情并没有如此紧俏。

值得一提的是,被贵州茅台喻为双轮驱动的系列酒今年上半年营收并无增长。半年报显示,系列酒销售收入为46.5亿元,和去年上半年持平。茅台系列酒盈利能力参差不齐,按去年系列酒的销售净利率28%来看,其对公司利润的贡献远不如茅台酒。

出口成为了今年上半年贵州茅台业绩增长的一大亮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酒类营收中有11亿元来自海外市场,超过了去年全年贵州茅台的出口额10.8亿元。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