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A股年报季B面:现金分红慷慨者同比缩八成

核心提示:研究团队建议“把利润分出去,把难关渡过去”。

年报行情中,分红一直是投资者津津乐道的话题。

随着年报的渐次披露,一些高送转高派息个股受到投资者的热捧,股价应声上涨,分红行情热烈依旧。

南财智库、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责任投资行动研究团队研究发现,2019年报季,分红新特征悄然出现: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中,现金分红比例超过可供分配利润30%的上市公司比例大为减少。

研究团队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3月27日晚,475家已披露年报的A股上市公司中,共有341家上市公司分红,72家不分红。452家有分配方案的上市公司中,进行现金分红的有432家,送转的75家,分红且送转的55家。

目前已披露分配方案的上市公司中,现金分红不小于30%的上市公司仅有33家,仅占现金分红公司的7.64%。而南方责任投资计划研究团队统计过去近20年数据发现,这一比例过往20年均在50%以上。

当然,受疫情影响众多上市公司年报延期披露,样本目前尚且有限。南方责任投资计划研究团队从市场各方了解到的情况发现,这或与不少上市公司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业绩承压,以及再融资新规“松绑”有关。

在此情况下,对于往年的利润,是进行分红回馈给老股东,还是留存利润用于公司经营?这,又是一个新的话题……

“豪掷红包”者迎热捧

年报季,高送转高派息个股受到投资者青睐。而分红,亦是上市公司践行ESG的重要指标。

也是因为“疫情”的发生,不少国家和地区通过派发红包的形式,提振消费,用以对冲疫情的经济影响。而上市公司分红,作为增厚投资人消费能力的一种路径,亦值得被关注。

南方责任投资计划研究团队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3月27日晚,A股共有316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分红预案。

从发布分红方案的行业来看,主要集中在银行、保险、煤炭等板块,个股业绩优秀,且大股东持股占比较高。

其中,不乏一些上市公司在披露分红预案后便收获资金追捧。

例如早在2019年12月26日晚,拉卡拉便推出了10转10派20元(含税)的分红预案(意向),此后接连涨停,12月27日和12月30日连续2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2月28日,拉卡拉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91亿-8.09亿元,比2018年增长32%-35%。

截至3月27日收盘,拉卡拉股价较推出分红预案后上涨23.19%。

此外还有多家上市公司派现慷慨,例如海螺水泥(600585.SH)3月21日公布10派20元(含税)的分配方案。根据Wind数据,截至3月27日,共有18家上市公司2019年年度现金分红比例超过50%,其中*ST罗普、朗姿股份、焦点科技、佳士科技拟现金分红总额更是超过去年的净利润。

从送转方案来看,目前分配方案中包含送转的公司有75家,不乏高送转者,例如新诺威(300765)拟10送转11股,美联新材(300586)拟每10股送转9股。

高股息率上市公司也受到资金追捧。社保基金去年四季度加仓了中信特钢(000708)、中公教育(002607),两只基金去年四季度新进益生股份,永新股份也获得多只基金的青睐增持或新进。

“从这一趋势,也可以看出,投资机构对于企业的社会责任指标关注度在迅速走高。”北京某券商人士受访时指出。

“铁公鸡”依然屹立

不少上市公司常年不分红,与疫情带来的运营压力并无关系。此前的A股运作逻辑中,市场对于上市公司社会责任领域的指标关注较少,也是引发上市公司“铁公鸡”现象的主要原因。

南方责任投资计划研究团队统计发现,仍有上市公司自上市之后一直未进行过分红,“铁公鸡”依然屹立。

例如大东海A(000613.SZ)3月20日晚披露年报,2019年度仍然没有分红计划。实际上,其自1997年上市以来,未曾进行过一次分红。

这也和其盈利能力不佳有关。

大东海A主营业务为酒店住宿和餐饮服务,截至2019年底员工总数133人,第一大股东为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7.55%。

1997年上市以来,大东海A多个年度录得亏损,至2019年累计净亏损9046.48万元。除了1997年上市当年,期末未分配利润均为负值。最新一期2019年来看,录得归母净利润75.67万元,期末未分配利润-3.40亿元。

南方责任投资计划研究团队不完全统计发现,仅就2000年以前上市的公司来看,直到2018年,仍有不少于20家从未分配过利润,例如商赢环球、德展健康、金宇车城、博信股份、襄阳轴承、万方发展、ST运盛、祥龙电业、园城黄金、海航科技、北汽蓝谷、宝塔实业、平潭发展、大晟文化、中国天楹、*ST毅达、金杯汽车、亚太实业、紫光学大等。

其中,不乏A股“闻名”已久的问题公司和僵尸企业。南方责任投资计划研究团队曾致电其中部分公司了解其2019年度分红计划,并未获得相关回应。

多名市场人士向南方责任投资计划研究团队指出,分红是上市公司自身的选择,但今年现金分红大为减少的情况,或和疫情影响分不开关系。

“今年不少上市公司受到疫情的影响,现金流短缺,确实会更有动力将利润留存。”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

此外,分红比例和公开增发、发行可转债等部分再融资行为挂钩,但并不和定增挂钩。在今年再融资新规落地后,不管是锁价定增还是竞价定增均较此前条款大为松绑,这或将吸引更多上市公司转向定增,降低了对近3年分红比例不低于30%的要求。

“发行可转债等要求最近3年分红比例累计不低于30%,不少公司受到疫情影响现金流承压,可能会倾向于今年降低现金分红的比例,后面还可以再提高。”联储证券投行业务负责人尹中余指出。

现金分红还是留存利润,上市公司应该如何选择?

“不同的市场主体有不用的立场。”有投行人士坦言。

“这个问题应该分情况来看待。一些上市公司目前没有好的项目进行投资,有大量闲余资金躺在银行,大量资金用来炒股、购买理财,这类上市公司应该大量分红。而有的上市公司正处在项目投资关键期,则可以相应留存利润用于公司经营。”董登新指出。

现金分红风向生变

新冠疫情正在影响到资本市场的方方面面。

南方责任投资计划研究团队统计发现,2019年A股上市公司利润分配方案呈现出一个与以往不同的特点:现金分红大为减少。

不久前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表示,如果没有疫情,公司还是会维持35%的分红比例,“但人算不如天算,我们还是要多留点现金应对。”

3月17日晚,万科发布2019年报,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678.94亿元,同比增长23.59%;实现归母净利润388.72亿元,同比增长15.10%。公司分红派息预案为每股分红1.045元,2019年度拟合计派发现金股息118亿元(含税),占公司2019年合并报表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比例为30.38%。

2016-2018年度分红方案,万科分红金额占归母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41.48%、35.42%、34.97%,分红比例逐年下调。

“疫情会不会影响公司的分红政策?”自从万科以“受疫情影响,希望多保留现金在手”为由下调2019年分红比例后,如此询问在上市公司互动平台比比皆是。

此前“土豪”的方大特钢今年也停止了派发2019年现金红利。

方大特钢是一家钢铁企业,所从事的主要业务是冶金原燃材料的加工、黑色金属冶炼及其压延加工产品及其副产品的制造、销售,主要产品是螺纹钢、汽车板簧、弹簧扁钢、铁精粉等。2019年初,方大特钢垒起3.12亿元现金墙给员工发放年终奖,并向公司全体股东每股派发现金红利1.7元,共计派发现金红利24.61亿元,引发市场关注。

2019年方大特钢营收为153.89亿元,同比下降10.97%;净利润17.11亿元,同比降41.54%。

根据其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2019年拟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4.9股,不实行现金分红。

对此,上交所向方大特钢下发了关于利润分配问题的问询函,方大特钢解释称,取消现金分红是为有息还债和应对疫情做准备。由于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市场带来阶段性的影响,且疫情结束时间不确定,市场恢复前景还不明朗,需储备资金以应对不确定经营性风险。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