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通快递谋变:将数字化写入基因

核心提示:国家邮政局监测数据的时间点来到11月16日这天,我国快递行业的业务量迎来了一个里程碑式突破——超过700亿件。在此背景下,申通快递的包裹量也迎来历史新高——今年前十个月的快递包裹数量接近69亿件,超过去年同期。

当快递行业走到第十二个双11,“价格战”却未消失。一个关乎快递企业生存的问题不得不面对:赢得未来靠什么?

国家邮政局监测数据的时间点来到11月16日这天,我国快递行业的业务量迎来了一个里程碑式突破——超过700亿件。在此背景下,申通快递的包裹量也迎来历史新高——今年前十个月的快递包裹数量接近69亿件,超过去年同期。

行业发展一直高速向前。但是,竞争也越来越严峻,压力不仅来自于连绵不绝的“价格战”,也来自于一个组织的自我迭代。在申通快递,每天有数千万件包裹需要被精准地安全地送达。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传统运作模式已很难保障,转型势在必行。

比之更关键的,是增长的可持续性。

在今年双11保障和动员会上,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强调,“申通和阿里合作的深化,将会持续推动申通信息化快速迭代升级,未来申通要在新服务、新市场、新技术、新应用上抢占先机,通过产品创新、末端布局和技术升级布局长远发展,重塑申通在行业的竞争力。”

重塑竞争力、升级增长引擎动力,申通快递决意将数字化写入未来发展的基因。

从数字1.0时代到2.0时代

“把商品放在离用户最近的地方”,是电商自营物流通过广泛布仓建立的优势。但快递公司若要实现这一场景,无异于重建一个新商业系统。不过,今年双11,申通快递就联合菜鸟推出了“预售下沉项目”,在全国162个城市,将预售商品前置到离用户最近的站点或分拨中心,第一次从快递端实现了“让商品离用户最近”。项目实现的关键在于对技术系统的重塑。

在今年双11保障和动员会上,申通快递宣布云基础设施首次支撑全站业务系统。这意味着,申通快递在数字化道路上,持续谋变。

所谓的数字化转型就是利用数字化技术(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来推动企业组织转变业务模式、组织架构、企业文化等进行的变革措施。过去十多年,国内快递行业通过“价格战”的方式“野蛮生长”。但在快递单票价格不断逼近边际成本之时,“价格战”带来的规模增长空间有限,快递企业必须给未来的发展注入新动力。

对此,申通快递选择了数字化转型,并从去年就迈开步伐。

2019年3月,申通快递对外发布公告,与浙江菜鸟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业务合作协议》,协议称,为实现申通全网标准化服务,更好地透传业务,进一步提高自动化分拣效率,提升末端网点派件效率,双方将加强数字信息化合作,推动数字化升级。

今年4月份和6月份,申通快递的数字化升级再进一步:发布针对网点的全视角业财一体化管理系统——网点管家,以及全网数字化经营解决方案平台——财务管家。随后的9月份,申通快递的“管家系”产品矩阵面貌全露,网点管家、中心管家、财务管家、运输管家、路由管家、驾驶舱等核心产品全部研发完成,覆盖揽收、中转、派送、客服等全业务流程。至此,申通快递的数字1.0时代的体系布局全部完成,解决了数字化建设的基础问题,实现了全链路要素数字化,并形成了数字分拨、智慧运输、风控等多个解决方案。

产品化带来的价值立竿见影。以“网点管家”为例,该产品针对性解决了网点账务管理时效性、网点服务质量、网点经营能力、生存能力等诸多经营性难题。“网点管家”上线以来,新老系统替换率已超80%,实现网点作业效率提升超50%、人力资源节约超10%。

而在今年双11,申通快递迎来了从数字1.0时代向2.0时代跨越的分界点。

申通快递技术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测算,数字1.0时代的建设,申通快递实现了运营网络科技关联性降本2亿元。但数字1.0时代还停留在物流要素数字化的表层变化,2.0时代则是更进一步,将数据变成数字化能力,由数字化能力去建构产品和解决方案,从而让物流的全流程更智能化、更精细。

在2.0时代,申通快递的目标变得更为直接:智能优化、降本增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申通快递的技术团队就开始处于高速扩张中。截至今年双11期间,该公司技术团队人数几乎翻了一倍。申通快递表示,在数字2.0时代,该公司要通过行业领先的数字化解决方案能力和IoT软硬一体化能力,面向数字场站、产能协同以及政策调控等场景实现精细化运营的升级,将单票运营成本和服务质量做到行业领先。

申通快递的数字化核心动作

为什么是申通快递率先做数字化转型?

这背后离不开其与阿里密切关系的支撑。2020年9月,阿里投资32.95亿元增持申通快递,间接获得申通快递10.35%的股份,将累计持股比例提升至25%。数字化是阿里的一个长期战略,申通快递在逐步融入阿里菜鸟生态中,离数字化最近,也是数字化改造的最佳标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观察发现,申通快递的数字化改造分为三部曲:第一,将全站业务搬上阿里云;第二,应用Minas引擎;第三,实现智能工厂数字化规模应用,升级网络的智能化。

从2019年将核心系统搬上阿里云,到今年双11完成全站业务上云,申通快递成为快递行业首个使用公有云的组织。“这意味着,技术端有了创新的基础。”申通快递技术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快递行业的发展对技术支撑的要求越来越高,稳定性和成本缺一不可。

申通快递上云,不得不做。2019年前,该公司使用线下机房作为计算及数据存储平台,业务系统是基于传统的IOE企业架构。随着业务规模的高速增长、数据量指数级增长以及业务形式愈发的多元化,传统IOE架构遇到了瓶颈,各系统架构的不规范、稳定性差和研发效率低都限制了业务的发展。此外,如果遇到双11之类的大促,一个较长周期的服务器采购及上架准备,更是耗时耗力。而云原生技术(CloudNative),则具有解决传统应用升级缓慢、架构臃肿、不能快速迭代等方面问题的天然优势,给申通快递带来了最急需的价值。与去年双11相比,今年双11在业务量大幅提升的情况下,IT投入反而降低了30%,成效显著。

申通快递数字化的另一个标志性动作,则是逐步应用Minas引擎。

Minas引擎在其内部被叫做包裹引擎,是为快递场景全球一张网定制的包裹大数据基础设施,为海量包裹的全生命周期数据进行实时处理、实时更新、实时分析以及持续推演,为智能化决策提供强大的数据支撑和业务模拟能力。前述技术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Minas引擎旨在构建一个统一的包裹大数据,“它就像是一个账本,能看清整个物流网络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还能做好风控,比如,里面存放了申通快递过去5年内的200多亿张面单数据,如果有网点用旧面单发包裹,系统不仅会发现问题,纠错也会是毫秒级的。”

系统上云,解决了成长空间的问题;统一包裹数据,搭建了数据基础设施。申通快递接下来的动作,就是建设智能工厂,涵盖数字设备的应用、转运中心的智能升级、人和设备的交互。

在这一步,申通快递借助了菜鸟的PDA产品Lemo和供快递员使用的派单APP“菜鸟包裹侠”。前者的应用是,数字仓任务将下发至Lemo,基于声光电技术以震动、灯光闪烁等形式引导实体仓内工人完成拣选、补货等任务,实现实体仓与数字仓的实时同步;后者的应用则是,快递员在包裹侠APP注册后,可以在线接单揽件,承接菜鸟裹裹、淘宝、天猫、闲鱼等平台的寄件需求。

截至目前,Lemo在申通快递已实现全场景覆盖,108个转运中心云边端架构全面实施落地,覆盖转运中心10个场景,网点12个场景,共45项功能,共计675个场地使用,实操效率有效提高20%;“菜鸟包裹侠”则在申通快递的使用率超过90%。

今年双11,申通快递上海智慧物流园示范基地正式加入大促行列。这是目前申通自动化程度最高、技术最先进的新型转运中心,总占地面积128亩,建筑面积16万平米,日处理件量最高达350万票。作为新一代转运中心,上海智慧物流示范基地实现了全流程自动化,一个包裹从装卸车、称重扫描到分拣,大幅减少人工干预,精准率则达到了100%。

快递行业历经电商时代的高速发展,如今已然变成水电煤一样的社会基础设施。数字的跳跃也反映了这一现状,近3个月,快递业务量实现从500亿件到600亿件、再到700亿件的连续跃升。

如此大趋势下,“价格战”显然打不出赢得未来的竞争力,申通快递的选择是加速数字化转型,把数字化融入申通快递的基因。终局尚未可知,但基于数字化转型,把技术驱动落实到网络、产品、运营、服务中,变化自然就会到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