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发起教育行业“全面战争”:AI产品押重注 能否摆脱BAT投资教育的失败魔咒?

核心提示:10月29日,字节跳动发布了统一的教育品牌“大力教育”,以及一款新的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灯”。

10月29日,字节跳动发布了统一的教育品牌“大力教育”,以及一款新的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灯”。

“字节跳动2018年开始在教育行业做了一些尝试,2019年开始全面发力。”大力教育CEO陈林说。

头顶BAT做教育都未成功的魔咒,字节跳动是目前国内唯一全力投入教育行业的互联网巨头。

在此之前,字节跳动采取跟随战术,频频杀入“风口”赛道,2018年上线GOGOKID,对标VIPKID,2019年收购清北网校,进入直播大班课赛道,2020年推出瓜瓜龙,与斑马AI课厮杀思维课赛道。

在教育行业,字节跳动全面出击,目前已覆盖课外辅导、校内、家庭等多个场景,除了重人力成本的外教一对一和直播大班课赛道,几乎每个赛道都布局了多个产品。

被称为“APP工厂”的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也在快速迭代,快速验证。2019年时,推出仅半年的aiKID就被放弃。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推出仅几个月的清北小班已经暂停招生,与清北网校合并。但在外教一对一、直播大班课等已被验证的赛道,即使市场形势目前不利也长期坚持。

被戏称为“大力神灯”的大力智能灯是字节跳动做教育的新场景,大力智能负责人阳陆育说,在这个领域,“我们本身就是开创者,做了别人没有的东西”。

在略显凌乱的开局之后,字节跳动越来越注重运用自身优势运营教育产品:坚持多赛道布局,持续开发AI产品,尝试切入抖音、头条系生态……但字节跳动真的能凭着资本和技术优势,在教育行业后来居上吗?

进入新的教育场景

大力智能灯对于字节跳动的意义不仅是一款智能产品,而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业务场景。“我们发现在家庭环境里面,到今天都没有好的服务,甚至是没有服务。”阳陆育说。

在此之前,拍照搜题、题库等工具类APP都需要依托手机。“但手机不是一个合适的设备。”阳陆育说。

阳陆育介绍,大力智能灯配备了AI摄像头,借助语音和视觉识别,实现跟读、查词、讲解、批改等功能,同时支持父母与孩子的远程协同。

“坦率说,字节跳动的这个切入点我在2016-2017年也实际探索过。复盘下来,我想说字节跳动的这一步是必须走的,只要坚持探索,这些必要的学费都不会白交。”在线教育机构私塾家创始人胡国志说。

胡国志曾创办教育O2O公司轻轻家教,针对的即为家庭辅导场景,2016年又创办了为课后托管机构提供智慧教育解决方案的私塾家。

“如果换成是我,只会关注学习主体的学法指导和家庭教育中的亲子关系。值得尊敬的是,字节跳动团队已经关注到这个领域了。”胡国志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在他看来,以往的教育信息化产品首先是给学校和老师使用,却没有为学生创造好的学习工具,而要改变传统的学习方式,就要让学生拥有更大的主动权。

“字节跳动是一家优秀的数据智能公司,而只有基于数据智能,才可能有真正的因材施教。”胡国志说。

大力智能灯意味着字节跳动开始收集家庭场景的学习数据,此前字节跳动收购了进校产品极课大数据和AI学,并投资了晓羊教育,从而打通了全学习场景的数据生态。几乎每个场景都是多产品机制,在家庭场景,极课大数据已推出了家长和学生端产品。

AI和流量是字节跳动最大的优势,这两个因素正在加速渗透进教育产品。字节跳动旗下的开言英语来自于一档双语脱口秀《潘吉Jenny告诉你》,网红主播和AI技术是这款产品的最大特色。

同样策略的还有另一款产品汤圆英语,这款产品包装了多位抖音英语达人,推出了英语口语的视频AI互动课程。

在10月29日发布会上一起亮相的教育新产品学浪,前身是今年6月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推出的扶持教育创作者的学浪计划,为达人提供培训、流量倾斜等。今年8月,在线视频直播教学产品学浪上线。

“学浪现在入驻了不少老师,他们是在抖音、头条、西瓜里面的独立内容创作者,通过发布短视频吸引粉丝,也可以去给这些粉丝提供一些付费服务,比如付费专栏、直播课,实现变现。”陈林说。

用AI切入启蒙赛道

字节跳动最新切入了启蒙教育赛道,对标猿辅导旗下的斑马AI课推出了瓜瓜龙,包括英语、思维、语文科目,面向2-8岁儿童提供动画+真人辅导的趣味启蒙课程。

据《晚点LatePost》报道,斑马AI课目前月营收已经达到5亿元,长期付费用户超过100万人,预计整个2020年斑马AI课营收将达到50亿元。而瓜瓜龙目前月营收在2000-3000万元,年长期付费用户2万人。

瓜瓜龙是目前字节系教育产品的投放重点。据报道,瓜瓜龙也在暑期定下了20亿元的投放预算,6月每天在字节内部投放150万-200万元。

但一名在线教育机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看好启蒙AI课的商业模式,理由是其客单价低,面向低龄群体,用户续费意愿低。“孩子学了一两年后,还是会流向外教一对一或者K12产品。”

也因此,启蒙AI课被认为是一款大流量产品。一名在线启蒙课机构创始人告诉记者,“AI课的成本低,对师资依赖程度低,可以迅速做大用户规模。因此,对于在线教育大厂来说,AI课可以给一对一、网校等产品,盈利则由后者完成。此外,AI课也可以作为教辅产品使用,丰富教学中台的储备。”

“字节跳动有流量有资金,虽然网校和英语一对一产品的承接能力有限,但可以趁着启蒙AI课赛道刚刚起步,先‘烧钱’做大规模,再考虑后续运营。”他说。

大力教育人士也告诉记者,“我们看好启蒙教育领域的发展。推出AI互动课也是为了满足不同用户在不同场景下的需求。行业整体还处于起步期,我们觉得核心还是要做好产品。”

蛰伏还是式微

但在传统的教学产品赛道,字节跳动的表现不尽如人意。

2018年5月,GOGOKID上线,这是字节跳动第一款教育产品,面向4-12岁儿童的外教一对一平台,当时已是一片红海。

3个月后,GOGOKID打响营销大战,聘请国际影星章子怡作代言人,成为热门综艺《爸爸去哪儿6》《妻子的浪漫旅行》合作伙伴。

当时的外教一对一赛道正经历VIPKID、DaDa英语、VIPJr等头部混战的格局,VIPKID以2018年亏损22亿元的代价取得了最大的市场份额。VIPKID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正是因为GOGOKID,使得VIPKID的流血投放又延续了一年。”

在竞争当中,GOGOKID被业内人士指出北美师资薪水比同行更高,学生收费比同行更低,但未能实现理想的规模,目前的学员人数只有约2万人。

北京市教委今年6月的备案信息显示,GOGOKID备案的外教人数只有4622人,而51Talk备案人数为11621人,VIPKID为83472人。

2019年5月,字节跳动收购清北网校,进入直播大班课领域。过去一年,清北网校一直处于招兵买马的战略储备阶段,市场举动不多。

清北网校曾200万年薪招聘名师,今年5月,主讲老师相比去年翻了6倍,辅导老师数量是去年的10倍。其官网的教师资质公示信息显示,主讲教师人数已超过100人,达到了头部机构的规模。但据《晚点LatePost》报道,清北网校的学员只有几万人。

“目前,清北网校的发展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也欢迎更多人才加入。投放方面,我们会根据市场环境、用户反馈等综合考虑。”字节跳动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清北网校正在紧锣密鼓地打磨产品,包括开展吉祥物、UI体验等用户调研。但一名头部直播大班课机构相关人士介绍,清北网校由于规模有限,并不在其监测视野内。

直播大班课赛道的竞争已趋白热化,几家头部机构的年营销投放有望超过百亿元人民币。接近清北网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清北网校要想实现超快速增长,势必需要大规模投放,而清北网校也在探索研究0元课、进校招生等新的获客方法。

“字节系产品的优势在于,其他教育机构均在字节系产品上投放广告,它们更清楚教育行业的投放效果和打法。”上述人士说。

清北网校现任负责人为邓澍军,曾任猿题库研究部总监、网易有道技术主管。他曾对媒体表示,清北网校在教学过程中采用了更多个性化的技术和服务。比如通过数据分析做出学习问题的诊断,根据学生不同的学习进度和水平匹配不同的习题。

目前,字节跳动已推出了面向高中生的录播互动AI课产品小马AI课,尚未向市场推广。

字节跳动曾在8月低调上线K12在线小班课产品清北小班,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清北小班已经停止招生,与清北网校合并。纯线上的K12小班产品运营难度极高,目前业内尚无成功规模化产品。

“凡是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进行深度服务的产品,我认为字节跳动都要认真复盘反思。后来者一旦建立了更高效率和更好效果的体系,自然有反超机会。”胡国志说。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