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现实!商界传奇杰克·韦尔奇缔造的辉煌和留下的衰落

核心提示:这是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最喜欢的管理座右铭之一。

“面对现实!”

这是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最喜欢的管理座右铭之一。

在退休近20年后,这位闻名全球的商界传奇不得不面对生命行至终点的现实:2020年3月2日,杰克·韦尔奇因肾衰竭辞世,享年84岁。

GE现任董事长兼CEO拉里·卡尔普(Lawrence Culp J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杰克·韦尔奇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都是传奇人物和通用电气的核心,他改变了GE和商界的面貌。

作为GE史上最负盛名的领导者之一,杰克·韦尔奇生前饱受争议。有人说他重塑了GE辉煌,也有人说正是他在任期间的种种“改革”为GE后来的衰落埋下了伏笔。

但无论如何,整个职业生涯都服务于GE的杰克·韦尔奇为我们展现了一段颇为震撼的商界传奇故事。

GE史上最年轻CEO

杰克·韦尔奇自认没有做科学家的潜质,但如果没有涉足商界,他至少是一名出色的化学工程师。

1935年11月19日,杰克·韦尔奇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萨兰姆市一个普通家庭。在他的回忆中,作为铁路售票员的父亲每天早出晚归,而身为家庭主妇的母亲是在其“一生中最有影响力的人”,帮助他建立了强大的自信,甚至自己的很多管理理念都来源于母亲。

1960年,杰克·韦尔奇在获得伊利诺斯大学化学工程博士学位后,加入GE塑胶事业部。彼时,GE已经成立近70年。

初入职场,杰克·韦尔奇很快就感受到了GE内部官僚气息严重,体制僵化,并萌生了辞职的想法。但最终在上司的极力挽留下没有离开。

直到1971年,杰克·韦尔奇开始了自己的晋升之路。当年,他成为GE化学与冶金事业部总经理,8年后成为GE副董事长。仅仅过了两年,1981年4月,年仅45岁的韦尔奇成为GE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彼时,GE已经成立近90年。

机构臃肿、等级森严、反应迟缓,吃过苦果的杰克·韦尔奇深知在这种僵化体制下,GE必然要失去竞争力,改革势在必行。

GE迎来了公司史上最年轻CEO的同时,也迎来了一场影响深远的改革。

“中子杰克”到“全球第一CEO”

杰克·韦尔奇在自传中写道,他在GE的目标是创建“一家充满自信的企业家的公司”,为此“需要一场革命”。

内部管理体制的变革首当其冲。杰克·韦尔奇减少了管理层次和冗员,将原来8个层次减到4个层次甚至3个层次,并撤换了部分高层管理人员。

为了选拔优秀人才,使GE变成一个可以快速做出决策的精简组织,杰克·韦尔奇在公司内部建立了一种主要适用于经理级的内部竞争:表现最好的一部分人获得奖金和股票期权,而表现最差的10%被解雇。杰克·韦尔奇对此表示,“严格的差异化造就了真正的明星,而明星则造就了伟大的企业。”

显然,杰克·韦尔奇是十足的“行动派”。在他执掌GE的最初五年,员工数量从41.1万人下降到29.9万人。

因为数次裁员,“中子杰克”(Neutron Jack)的绰号1982年出现在美国的《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上,以讽刺杰克·韦尔奇强硬且冷酷的作风。

广泛的裁员背后,是公司业务的转变。为了应对全球竞争,杰克·韦尔奇着手整合GE业务,将350个经营部门裁减合并成13个主要的业务部门。

1980年代初期,GE退出了部分制造领域的业务,其后大规模扩张金融部门。在杰克·韦尔奇的主导下,GE创建了该公司日后非常倚重的金融子公司GE资本公司(GE Capital);接着GE金融服务公司(GEFS)收购了蒙哥马利—沃德(Montgomery Ward)公司的信用卡业务,确立了其在个人信用卡市场中的龙头地位。

此外,GE 1985年创纪录地以63亿美元收购了RCA(美国广播唱片公司),成为美国商业史上规模最大的合并案;1988年,收购了博格·华纳(Borg-Warner)公司的化工业务,从而扩大了其塑料公司的全球市场份额。

杰克·韦尔奇掌控GE的20年间,进行了大量的收购和出售,GE也从一个臃肿的工业集团转型为世界上最大的多元化服务性跨国公司,业务范围涉及业务工业制造、娱乐、科技、金融和医疗保健等领域。

2001年9月,杰克·韦尔奇从GE退休时,该公司的销售额从他接手最初的250亿美元调升至1300亿美元,增值达5倍;而其市值也从140亿美元猛增至4100亿美元以上,股票回报率为5200%,是标普500指数的两倍。

结束职业生涯时,“最受尊敬的CEO”“全球第一CEO”“美国当代最成功最伟大的企业家”等光环早已代替了“中子杰克”这个令人颇为尴尬的称号。

蜜糖或砒霜?

不可否认的是,在杰克·韦尔奇任职CEO的20年间,GE迎来一段非常辉煌的时期,也为他积累了广泛的声誉。但随着GE近十年的迅速衰落,质疑声也随之而来。

质疑者认为,正是杰克·韦尔奇时期种种改革措施,为GE的衰落埋下了伏笔。一方面,在短期利益的驱使下,大量买卖企业,导致GE越来越依赖外部并购,缺乏内部增长性;另一方面,金融板块的迅速扩张,增加了GE的风险性和不稳定性。

分析者认为,GE之所以在杰克·韦尔奇领导下能够取得惊人的成绩,很大程度上是由其转变为金融服务超级帝国所推动的。到2000年,该公司近50%的收入都来自于GE资本公司(GE Capital)的贷款和保险部门。

在2001年“9·11”事件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信贷市场陷入僵局,一大批金融公司倒闭,GE的财务状况也浮现出隐藏已久的巨大脆弱性。

尽管杰克·韦尔奇亲自挑选的继任者杰弗里-伊梅尔特(Jeffrey Immelt)在其任职期间开始对GE进行去金融化,放弃了GE资本公司的大部分信贷业务,但并未能扭转公司衰退的局面。反而在尝试绿色技术使GE多元化的过程中和对法国电力公司阿尔斯通(Alstom)的收购使该公司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

2018年,GE在连续110年入选道琼斯产业指数成分股后,成为早期12只成分股中最后一只被剔除的股票。截至美国时间3月3日收盘,GE市值仅为951亿美元。

对于GE而言,杰克·韦尔奇的改革是蜜糖还是砒霜?这对于他的拥趸和质疑者将是一个争吵不休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