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撬动在线教育巨大增量市场

核心提示:2月19日,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从1月23日开始,腾讯教育就不断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教育产品使用需求,整个团队随即进入到高压的工作状态,并持续至今。

1月31日,一封志愿者紧急招募令出现在腾讯内部论坛。招募令写道:随着全国新型冠状肺炎疫情防控措施推进,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时间推迟,全社会对协同办公、在线教育相关产品需求井喷。为此,腾讯教育、腾讯会议团队急需在公司内部招募一批志愿者,以应对激增的产品需求。其中,腾讯会议招募志愿者超36人,涉及12个具体岗位,而腾讯教育招募超65人,涉及13个岗位。

招募令背后,是相关产品团队的超负荷运转。2月19日,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从1月23日开始,腾讯教育就不断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教育产品使用需求,整个团队随即进入到高压的工作状态,并持续至今。

“大家已经是24小时轮班,一些同事每天的工作时间甚至超过16小时,”王涛称。可即便这样,新增的需求仍然让他们应接不暇,于是不得不向公司内部求援。

去年5月发布的“腾讯教育”品牌,虽然聚合了腾讯内部的各项与教育相关的资源。但是在这次疫情期间,最主要的新增需求是来自官方教育机构的在线教学场景,而这是腾讯教育过去较少触及的领域。

因此,在这场全民抗击疫情的战斗中,腾讯也在经历一场来自教育业务的巨大挑战。而对王涛而言,“时间紧、任务重”,是过去一个月最深刻的感受。

据腾讯教育披露的数据,1月22日至2月16日期间,通过腾讯课堂线上上课的总时长超过3800万小时。截至2月10日,新冠疫情期间使用腾讯课堂在线学习的师生人数较去年同期增长了近128倍。

在线教学需求激增

1月23日,在武汉“封城”的同一天,腾讯教育收到了来自武汉市教育局的需求。

受疫情影响,武汉市中小学的春季开学已确定延期,但在“停课不停学”的要求下,武汉市教育局在疫情爆发后,就联手多家企业开始搭建“空中课堂”平台,腾讯教育是其中之一。

王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接到武汉市教育局的需求后,整个团队从除夕就开始行动,前方同事负责沟通,后方同事负责做解决方案。最后,经过筛选解决方案、技术调试、设计课程内容等层层工作,整个平台只用时7天就搭建完成。

而通过与武汉市教育局的合作,也让腾讯教育感受到了这个陌生领域的“复杂”。“在提供解决方案和产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对方的场景需求非常多样化”,王涛说,“比如高三、初三的学生,需要的是小班制这种互动性强的教学模式,而低年龄段的学生需要大班制的教学。”

因此,在平台的搭建过程中,腾讯教育的方案也在不断完善。搭建完成后,平台又在“测试-改进-测试”中进行了无数次循环。

2月10日,武汉市近90万中小学生在线上同时开课,背后,有包括腾讯教育在内的四个平台在做技术支持。但王涛告诉记者,腾讯教育当天承载了整个“空中课堂”平台80%的用户量,这意味着有约73万个武汉中小学生是通过腾讯教育完成了开学第一课。

事实上,不仅仅是武汉,在此次疫情期间,线上教学也成为全国教育机构的共性需求。

赵海涛是北京人大附中信息中心主任,他从大年初二(1月26日)便开始进行线上开课的筹备工作。他告诉记者,因为学生比较多,所以一开始他就决定多准备几套技术方案,以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

在选择外部合作平台时,赵海涛主要考虑的有两家,一个是钉钉,另一个是腾讯教育。赵海涛称,“因为这次是全国范围的停课,线上开课的需求会非常大,所以首先想到的就是大平台,性能会更可靠一些。”

而经过进一步评估,赵海涛决定以腾讯教育作为主方案,钉钉作为备用。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说,主要是因为使用钉钉必须下载客户端,但不是所有学生和家长都安装了钉钉,而腾讯的产品基本上大家都有。

需求确定后,赵海涛在假期期间就主动联系了腾讯教育团队,然后双方便开始进行合作。截至目前,人大附中两个校区的7000余名学生均通过腾讯课堂来完成在线学习。

而从全国来看,包括湖北、江苏、河南、陕西、山东、上海等在内的20多个省市、近百个区县教育局均已上线腾讯教育的解决方案。

腾讯的“全家桶”

腾讯对教育业务并不陌生,其最早布局甚至可以追溯到2003年。当年,腾讯网上线,腾讯通过旗下的教育频道开始对外提供教育资讯。

随后,腾讯从教育资讯出发,延展出了高校信息库、试题库等相关教育信息服务。2012年,“腾讯精品课”上线,这也是腾讯首个真正意义上的教育产品。

2015年,是腾讯教育业务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当时,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全国两会上首次提出“互联网+”的概念,这也成为腾讯各个产业相关业务的主要发展方向,互联网+教育板块也应运而生。同年,腾讯智慧校园、腾讯课堂等重磅产品相继上线。

2018年9月,腾讯公司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教育业务也完成了一次重要重组。通过将原先分散在6个事业群的20多个教育产品重新梳理,腾讯构建出一个相对完整的教育业务版图。

次年5月,“腾讯教育”品牌正式发布。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腾讯教育旗下产品包括腾讯课堂、教企合作、智慧校园、智慧高校、青少年人工智能、腾讯英语君、企鹅辅导和腾讯ABCmouse等,基本涵盖了从学前教育到成人教育的全部教育场景。

在此次疫情期间,腾讯课堂、智慧校园也是腾讯教育解决教育机构线上教学需求的主打产品。但记者注意到,在腾讯教育针对疫情推出的在线课堂“全家桶”解决方案中,除了腾讯教育旗下的产品,还包括了企业微信、腾讯会议、腾讯问卷、腾讯文档、QQ等其他业务团队的产品。

对此,王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腾讯内部产品非常丰富,除了腾讯教育的产品都是专门针对教育场景外,其他还有很多产品虽然不是专门面向教育,但也能在教育场景中应用。

从学校的实际需求来看,在停课期间,学生除了线上教学外,还会存在如疫情上报管理、学生上课考勤、教师协同办公等教育管理需求。“所以当疫情爆发后,腾讯总办就开始进行统一协调,把横跨不同BG的产品整合到一起,联手对外提供服务。”王涛说。

因此,在各省市中小学的实际应用案例中,除了腾讯教育,还可以看到如来自WXG(微信事业群)的企业微信、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的QQ、TEG(技术工程事业群)的腾讯乐享等。

开启巨大的增量市场

线上教学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相关的技术和平台都早已成熟,只不过一直以来,官方教育机构很少应用。

而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向来谨慎的官方教育机构“被迫上线”。王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次全国性的线上开课,其实也是信息化与教育一次深度融合的过程,尤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让老师、学生和技术平台相互适应,这在疫情之前是无法想象的。

对于去年刚发布的“腾讯教育”品牌来说,这也是一次关键的“练兵”机会,毕竟整个行业同台竞技,很多学校更是多个平台同时应用,孰好孰坏一目了然。

凭借传统优势,腾讯教育也赢得了很多产品口碑。作为产品使用者,赵海涛向记者表示,腾讯平台的最大优势就是上手容易,操作简单,且能和微信QQ无缝连接,这大大降低了老师和学生的使用成本。

比如腾讯教育专为疫情定制的腾讯课堂“极速版”,据介绍,这是腾讯课堂团队经过48小时的连续工作,开发出的更适应当下疫情的版本。老师们只需通过手机号注册,然后10秒钟就能创建一个教学直播间,直播间的链接也可以直接在微信和QQ中分享。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赵海涛也指出了腾讯课堂极速版的一些缺点,比如教学资源相对较少、针对教学场景的数据分析功能有待完善等。

针对在线教育平台接下来的发展,赵海涛建议,“这些平台应该成立教研部门,和地方教研机构相互打通,这样能够让体制内的机构更多认识到在线教育的优点,从而可以排除一些顾虑”。

教育信息化,本质就是为了提高教学的效率。通过疫情,在线教育已经证明可以替代一些线下教育环节,待疫情结束后,如果线上教育能够和线下教育进一步融合,并真正做到提高教学效率,而不是增加了老师和学生的负担,那么,腾讯教育等平台也将打开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

在赵海涛看来,线上教学目前已经到了一个爆发临界点,通过这次疫情,相关产品的价值得到了学校的认可,未来一些大平台将收获更大的市场机会。

而对腾讯而言,在这次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无论是产品间的联动,还是员工跨部门增援,都能感受到腾讯内部形成的一股合力。这种“集团军”作战的氛围,对于当下的腾讯尤为重要,因为它不仅关乎到抗击疫情的效率,更关乎到腾讯未来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