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加快下工业互联网再获政策加持 专家预计对今年经济增长贡献率超11%

“新基建”的加快叠加疫情催生的应用需求,中国工业互联网或迎来一轮新的发展高潮。

3月20日,工信部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的通知》(下称《通知》)将“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列为头号任务,《通知》要求电信企业建设覆盖全国所有地市的外网,并鼓励工业企业通过5G等技术升级改造工业互联网内网,为此将打造10个标杆网络,推动100个重点行业龙头企业、1000个地方骨干企业开展内网改造升级。

此外,中国还将加快国家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建设,鼓励各地建设工业互联网大数据分中心;中国将面向垂直行业新建20个以上标识解析二级节点,新增标识注册量20亿。

专家认为,《通知》的发布,将进一步释放工业互联网产业投资拉动和融合应用带动的外溢效应,短期可以一定程度缓解疫情影响,支撑全年发展目标;长期可以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做大做强数字经济。工业互联网既是基础设施,又是新兴产业,既有巨大的投资需求,又能撬动庞大的消费市场,乘数效应、边际效应显著。

近年来,中国工业互联网频频迎来政策暖风,不过也面临着产业基础薄弱、企业安全顾虑较多等问题,其应用推广也必须结合具体场景逐案推进,这注定需要一个过程。而疫情或加速这一进程,在疫情防控保障和支撑企业复工复产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工业互联网正获得更多企业的拥抱。

加快“新基建”,建设大数据中心

2月21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3月4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进一步要求,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

3月20日的《通知》中,头号任务就是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通知》要求,改造升级工业互联网内外网络。推动基础电信企业建设覆盖全国所有地市的外网,鼓励工业企业升级改造工业互联网内网,打造10个标杆网络,推动100个重点行业龙头企业、1000个地方骨干企业开展工业互联网内网改造升级。

网络是工业互联网的最底层设施,目前电信企业构建的面向工业企业的低时延、高可靠、广覆盖的外网已延伸至全国300多个地市。以工业总线、工业以太网为主的内网在传输带宽、兼容能力等方面也渐显不足,而5G、边缘计算、时间敏感网络等新型网络则逐渐具备了满足生产控制的要求,正在推动着内网的改造。

《通知》要求,完善工业互联网标识体系,增强5大顶级节点功能,面向垂直行业新建20个以上标识解析二级节点,新增标识注册量20亿。

中国信通院工业互联网与物联网研究所副所长李海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解释,标识解析体系相当于给予机器和物品一个唯一的“身份证”,从而实现对机器和物品进行定位和信息查询。截至目前,五大国家顶级节点已投入运营,实现互联互通;47个二级节点已上线部署,覆盖19个省份20个行业;累计接入企业节点1059个;工业互联网标识注册总量超过25亿个。

《通知》还要求,加快国家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建设,鼓励各地建设工业互联网大数据分中心。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田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当前,工业互联网数据总量呈爆炸性增长,但是各地区各行业的数据资源间仍存在孤立、分散、封闭等问题,建立国家中心可实现全国工业互联网大数据资源的汇聚、整合和应用。比如,疫情期间,国家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发布物资需求达5670多万件,并形成对240余万家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全方位监测。

他建议,借力“新基建”,提速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建设,并坚持“离工业最近”原则,在全国建设一批工业互联网大数据分中心,形成赋能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实现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能力。

中国信通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辛勇飞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通知》的发布,将进一步释放工业互联网产业投资拉动和融合应用带动等外溢效应,缓解疫情影响,筑牢“六稳”根基,短期支撑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实现,长期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做大做强数字经济,推动高质量发展。

赛迪顾问总裁、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特聘专家孙会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新基建”更加关注产业技术前沿性以及中国核心技术供给能力,此番工业互联网入选“新基建”是因为工业互联网的核心驱动技术是物联网、云计算、VR/AR和基于大数据的人工智能等,这代表了全球产业技术发展方向,更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必要途径和基础环节。

他表示,在“新基建”的主要领域中,工业互联网与其他领域均有融合发展的趋势,比如与5G基站建设融合为5G+工业互联网应用、与特高压和新能源汽车充电桩融合为智能电网应用、与大数据中心融合为工业云和大数据应用,这些融合将共同夯实建设制造强国的底层基座。

工信部在解读《通知》背景时也明确提出,工业互联网、5G、数据中心等数字基础设施是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领域既是基础设施,又是新兴产业,既有巨大的投资需求,又能撬动庞大的消费市场,乘数效应、边际效应显著。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是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兼顾短期刺激有效需求和长期增加有效供给的优先选择。

遴选十大平台,打造示范区与产业集群

平台是工业互联网的核心载体。《通知》指出,中国将遴选10个跨行业跨领域平台,发展50家重点行业/区域平台。推动重点平台平均支持工业协议数量200个、工业设备连接数80万台、工业APP数量达到2500个。

2019年工信部曾遴选出海尔、树根互联、航天云网、浪潮云、华为等十大跨行业跨领域平台。目前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平台超过70个,平均工业设备连接数达到69万台,平均工业模型数超1100个,平均工业APP达到2120个。

工信部表示,将建立动态调整机制,择优重新遴选10家左右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一批重点行业/区域平台,同时,引导平台增强5G、人工智能、区块链、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等新技术支撑能力。

赛迪研究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杨春立此前表示,当前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面临着产业空心化的问题,尽管国内已有数百家平台,但大部分平台都是建立在国外基础产业体系之上。比如,中国95%以上的高端PLC和工业网络协议被国外厂商垄断,50%左右的工业PaaS平台采用国外开源架构,缺乏开源开放的本土通用PaaS平台;90%以上的高端工业软件被国外厂商垄断,杀手级工业APP匮乏。

因此,《通知》要求,增强关键技术产品供给能力,鼓励相关单位在时间敏感网络、边缘计算、工业智能等领域加快技术攻关,打造智能传感、智能网关、协议转换、工业软件等关键软硬件产品。

在施耐德电气高级副总裁、工业自动化业务中国区负责人庞邢健看来,相较于技术,发展工业互联网更关键的是场景与应用。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一些通用技术在工业应用中很难直接使用,其关键在于根据具体场景,推动IT(信息技术)和OT(运营技术)的深度融合。

由于场景不同,企业用户对数据安全也存有疑虑,应用的推广注定需要一个过程,而试点示范在此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通知》要求,遴选100个左右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项目,鼓励每个示范项目向2个以上相关企业复制,形成多点辐射、放大倍增的带动效应。

实际上,过去两年,工信部在全国已遴选出153个示范项目,根据该部对170家工业互联网企业进行的调查摸底,有100家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连续三年实现增长,2016年至2018年平均主营业务收入年均增长率达18.4%。

庞邢健认为,此次疫情或将催生出更多工业互联网的应用需求,从而加速中小企业拥抱工业互联网等数字经济,比如疫情期间,更多工业企业借助数字化技术实现了复工复产,并恢复了对用户的高效服务,通过云上的数据连接可以以免接触的方式触达终端用户,并优化生产与运营流程。

《通知》还要求,加快完善产业生态布局,打造一批产业优势互补、协同效应显著、辐射带动能力强劲的示范区;持续推进长三角工业互联网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建设。同时,增强工业互联网产业集群能力,引导工业互联网产业示范基地培育引进工业互联网龙头企业,做大做强主导产业链;鼓励各地培育具有区域优势的工业互联网产业集群。

辛勇飞表示,中国是网络大国也是制造大国,发展工业互联网具备良好的产业基础和巨大的市场空间。

根据他的测算,2018年、2019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规模分别为1.42万亿元、2.13万亿元,同比实际增长为55.7%、47.3%,占GDP比重为1.5%、2.2%,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6.7%、9.9%。

辛勇飞预计,2020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规模约为3.1万亿元,占GDP比重为2.9%,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将超过11%,这也将带动全社会新增就业岗位255万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