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外线灯热销背后:疫情激发的消费阳谋

“守了一个多月,终于抢到了!”近一个月以来,胡女士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刷新其购物车,希望里面的商品有货。她要买的是一盏60瓦的家用紫外线消毒灯。

2月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提到,冠状病毒对紫外线和热敏感,让多年市场表现一直不温不火的紫外线杀菌灯迎来新的风口。

在京东、天猫、淘宝、苏宁易购、国美等多个电商平台上,“一灯难求”成为普遍现象,产品价格也因此水涨船高。目前,入门款38瓦不带臭氧的紫外线消毒灯价格已升至199元起步,部分外资品牌甚至到499、599元的价位。

尽管如此,市场依然处于供不应求的阶段。瞬间爆发的需求不仅带动紫外线灯生产企业、照明企业的生产热情,连同产业外延的企业也被吸引,纷纷跨界进入。

“紫外线消毒灯市场的火爆是疫情时期的特殊产物,目前疫情控制持续向好,有望4月前结束,相信紫外线消毒灯市场很快就恢复正常情况。如果不理智地扩大产能,最终都会遭遇供过于求的尴尬局面。”面对当下因疫情带来的行业扩产,一位照明行业资深人士不无担忧地表示。

“疫”外热销

“电视上说新冠病毒对紫外线敏感的时候,我就马上去京东搜‘紫外线消毒灯’,但全部显示没货,淘宝、天猫都一样。”胡女士坦承,最初让她想入手的一大原因是疫情。

然而,不是想买便能马上买到。从2月初开始,胡女士在京东、淘宝上问了不下10个看起来比较靠谱的紫外线灯品牌客服,得到的回复基本一致,没货、过年停产、先加购物车、有货马上发、不知何时复工……总而言之,要想买到现货基本上不可能。

京东对本报记者表示,疫情期间,家庭紫外线杀菌灯走俏。相关数据显示,从去年12月到现在,京东平台上的杀菌灯类产品成交数量是去年同期的6倍,该类产品购买的消费者以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为主。

国美相关人士称,虽然紫外线消毒灯并未进入实体门店,但需求十分旺盛。“以前我们电商并没有谈这个商品,是今年3月开始为了企业复工复产而上架的,从3月1号到现在(3月11日)卖了近百台。”

大量的购置需求促使不少照明厂商转而研发生产紫外线杀菌灯,雪莱特、雷士照明、三雄极光等厂商纷纷“开足马力”生产。

据雪莱特3月11日披露:去年紫外线杀菌灯(环境净化系列)相关产品的销售收入约为5621万元,占公司2019年整体营业收入的16%。而今年1月1日至今,紫外线杀菌灯形成的销售收入约1500万元,同比大幅增加。

记者在该公司天猫旗舰店看到,疫情期间,除了武汉地区用户因特殊情况提前发货以外,其他地区的消费者购买后平均要20来天后才能收到货,缺货、晚发的情况一直持续到3月10日才得到缓解。

关于紫外线消毒灯的调货问题,京东方面向记者表示,相关业务部门一直与商家保持密切沟通,每天同步复工及产能情况,保证每天下线产品进入京东平台的比例。“截至目前,前期缺货商品已逐步分批次开始发货,预计3月底可将欠货全部发出,4月恢复正常备货销售。”

雷士照明零售事业部总经理徐进告诉本报记者,在本次疫情爆发前,雷士照明一直在做紫外线消毒产品,相关产品的研发是从2018年开始并布局生产线,如带紫外线消毒的晾衣机、浴霸等。“目前我们的产能完全能满足现在的市场需求。”

据他介绍,公司在消毒灯市场的销售分两个阶段,以3月中旬为界,之前为第一阶段主要以家用为主;此后则工程需求上涨。

“随着全国各企业陆续复工复产,学校也在做相关的复学准备工作,不管是企业复工还是学校复学,当务之急就是要做好全方位的防疫工作,紫外线消毒灯市场也将迎来第二阶段的小高峰,需求量短期内仍呈上升趋势,当然也如同口罩市场一样,近期会有很多的生产厂家陆续加入。”徐进说。

盛宴过后何去何从

3月13日,记者在电商平台搜索“家用紫外线消毒灯”,出现上万条结果,涉及400多个品牌,当中既有飞利浦、松下、欧司朗等外资,也有如雪莱特、益辰、雷士、三雄极光、欧普照明等国内照明企业,还见到了小米等跨界者的身影。

紫外线消毒灯最初属于医疗器械二类产品,后来降为医疗器械一类产品。在2017年新修订的《医疗器械分类目录》中,紫外线消毒灯已不再是医疗器械产品,属于普通电光源产品。

但是,根据相关规定,在国内从事消毒产品生产、分装的单位和个人,都必须申领《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该证由各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出。

记者在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查询得知,2月1日至今,一共有12家企业申请内容为“消毒器械”的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主要分布在佛山、中山等照明产业集聚地,少数企业位于珠海、东莞。单是2月19日一天,便有4家主业本来是照明、电器的企业申请了新证,名正言顺投身到泱泱紫外线消毒灯大军中。

一位照明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从结构上来说,紫外线消毒灯大体分为灯体、驱动、灯管、智能控制四部分。虽说结构较为简单,但并非低技术、低标准的品类,其整灯的核心部件选材,包括制作工艺、灯管以及灯珠的选择,都决定了一款紫外线杀菌灯是否合格安全。

“核心部件是灯管、驱动和控制器。灯管和驱动共同决定了紫外线消毒灯的性能和寿命,智能控制则保证其安全性,包括延迟开机、检测误闯者等。”上述人士告诉记者,近期业内有不少投机者,他们通过采购零部件进行简单组装,迅速把紫外线灯推出市场,带来极大的安全隐忧,有的甚至连《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都没有申领便开始生产销售。

北京好特光紫外线科技有限公司一位罗姓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自疫情爆发以来,前来咨询的人比之前增加了两倍,当中确实有不少是想要买紫外线灯管回去自己组装的。“30瓦灯管40元,40瓦50元,转手一弄就能卖个两三百元,大家还抢着要,谁不干?”

价格虚高已然成为当下紫外线灯市场的一大问题。一些外资品牌更是打着原装进口灯管的旗号,一下子把价格抬到四五百元以上。在复旦大学电光源研究所副所长张善端看来,除非是部分高臭氧产品,在灯管的制造上,国内与国外可以说是齐头并进的状态。按照国家标准,紫外线灯管的平均使用寿命为8000小时,目前国内某些优秀产品已经可以达到13000小时。

徐进指出,目前制约紫外线灯产品供应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是配套材料及加工工厂还没复工,导致整体生产进度较慢,市场供应不足;其次是,主要的关键配件紫外线灯管的材料采购紧张,且成品灯管产能较低,导致产能不足。“但随着相关的配套厂家陆续开工,3月下旬开始大品牌的消毒灯产能会趋于稳定。”

据雪莱特此前透露,公司紫外线杀菌灯满负荷生产年产能为1000万只/套,预计上游供应商逐步有序复工后,供应链将更有保证,产量也将大幅提升。若从春节后最低价1.8元算起,截至3月12日,这家身负3.5亿逾期债务公司的股价已累计上涨94%。

这场紫外线灯盛宴过后,谁将是最终的买单者?过剩产能又何去何从?

在徐进看来,市场对紫外线消毒灯的需求还会延续。“虽说疫情已经不断得到抑制,但还没有针对病毒的有效治疗方案,接下来的关键是做好防护,不管是企业,还是家庭都会配合做好防护措施。”

此外,疫情过后,人们对健康会更加重视,他判断,接下来各生产厂家也会针对紫外线杀菌灯产品不断升级和延伸,未来的产品设计和应用将更加贴近生活,适用性会得到延续,继而演变成为一种常规的健康产品而带来持续的需求。

三雄极光相关负责人认为,紫外线消毒灯因其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消毒杀菌作用,市场需求得以瞬间爆发,供不应求导致价格居高不下。“但随着照明企业复工复产,现在紫外线消毒灯的价格开始逐渐回落。”

3月12日傍晚,苦苦守候一个多月的胡女士终于如愿以偿,以339元的价格买到60瓦的某品牌紫外线消毒灯。但在她看来,目前依然是卖方市场,“之前这个价格可以买到智能控制器的,现在降配价格却一样,相当于变相涨价了。” 截至发稿,胡女士的订单物流状态依然是“等待厂商处理”。

(本报记者杨清清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