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搅乱“经济牌” “超级星期二”后特朗普主攻“连任保卫战”

【全球“战疫”】

原本旨在提振信心的举动,为何却取得了相反的效果?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美联储选择在议息会议前降息,并且降息50个基点幅度也超过了以往,可能令市场认为经济问题比预期的还要严峻,反而传递了一个悲观的信号,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市场恐慌。

总统初选“超级星期二”来袭,争取连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却不得不忙于筹划,如何才能将美国经济与金融市场从新冠肺炎疫情(下称新冠疫情)的恐慌中拯救出来。

据美国媒体报道,过去几天以来,特朗普政府的顾问们与共和党的议员们一直在努力推动白宫出台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对冲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风险。其中包括给企业“一次性税收抵免”、进行临时“薪资减税”等等。

也许,也包括向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施压”,要求美联储出手“救市”。毕竟,就在3月3日“超级星期二”当天,美联储突然就出手了,宣布紧急降息50个基点,甚至等不及3月的政策会议。而特朗普也一如既往地掐准了时点,赶在美联储重要政策节点前,对鲍威尔进行公开“炮轰”。

由于新冠疫情全球扩散,且美国确诊病例不断上升,近日美国民众与投资者对美国疫情升级的忧虑加剧。上周,美股暴跌逾10%,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惨烈的一周。多家跨国企业发布盈利预警,也让市场产生了怀疑:经济是否真如鲍威尔所言那么“强劲”?

“超级星期二”之后,美国大选选战将日趋白热化。特朗普如今在共和党内已获得了无人能敌的超高支持率,而民主党内由前副总统拜登与参议员桑德斯二人竞逐提名的局面基本明朗。新冠疫情冲击之下,经济与市场能否在选前保持良好态势,将成为特朗普“连任保卫战”的一张重要“皇牌”。

3月3日,华盛顿,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席新闻发布会。美联储当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50个基点。-新华社

无视独立传统,特朗普施压美联储降息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多国扩散,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3月2日的最新展望报告中,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从增长2.9%下调到了仅2.4%,创2009年以来最慢增速。但美国方面,OECD仅将其增速预测从2%略下调至1.9%。

从经济数据来看,目前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并不明显。鲍威尔2月28日发表声明时也强调,美国经济基本面仍然“强劲”。但仅过了一个周末,美联储就决定紧急降息0.5个百分点,理由是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威胁。

美联储发表声明称,疫情对经济活动构成了不断变化的风险。鉴于此,为支持实现其最大的就业率和价格稳定目标,决定降低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范围至1.00%-1.25%。这是美联储自2008年以来的最大幅度降息。

美联储宣布降息后,特朗普在社交平台上表示,“美联储正在降低利率,但必须再进一步放松,最重要的是看齐其它国家或竞争对手。我们不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竞争。这对美国不公平。美联储发挥领导作用的时候终于到了。要继续放松,更多降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表达了对美联储降息决定的欢迎,称这将有助于美国经济。

然而,让一向视强劲经济与美股牛市为最大政绩的特朗普政府失望的是,华尔街对于鲍威尔的紧急降息充满了疑虑。道琼斯指数受刺激一度大涨300点,但很快就掉头向下,暴跌近千点,最终收盘跌幅仍超过700点。

原本旨在提振信心的举动,为何却取得了相反的效果?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美联储选择在议息会议前降息,并且降息50个基点幅度也超过了以往,可能令市场认为经济问题比预期的还要严峻,反而传递了一个悲观的信号,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市场恐慌。

章俊指出,目前新冠疫情在海外多国扩散,美国情况相对没有那么严重,投资者对于美国的疫情预期也许也没有那么悲观,但美联储一下子降息50个基点,投资者可能要反问自己,对经济的判断是不是过于乐观了?

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章俊认为,投资者也在担心政策空间的问题。降息50个基点后,未来的降息空间就只有120个基点左右了。“坦白说,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冲击还远远没有开始显现,或者说只是有一定的预期,在这时候降息的话,其实也是一种所谓的预防性行为,但问题是,与去年一样,预防性降息很大程度上消耗了政策空间。一旦未来真正面临疫情冲击或者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政策空间就非常有限了。”

章俊认为,特朗普的讲话对美联储施加了极大的压力。这与去年的三次降息一样,美联储最终“屈服”于压力作出了连续降息的操作。但从数据来看,美国经济具有一定的韧性,眼下降息50个基点的必要性并没有那么强,时间并没有那么紧迫。

初选白热化,民主党人拿“抗疫”说事

在疫情忧虑之下,美国2020年总统初选迎来了“超级星期二”,这是美国大选日程上的一个重要日期,也是民主党初选的一场关键之役。当天全美有14个州,以及海外领土美属萨摩亚、海外民主党人群体集体进行初选投票。

当天的选举将决定1357个“承诺代表”席位的归属,超过民主党全国“承诺代表”席位的三分之一。因此,在这天领先的参选人往往在后续的投票中有一定的气势上的优势。

据统计,前副总统拜登已经一扫此前的颓势,在北卡罗来纳州、明尼苏达州、阿肯色州和马萨诸塞州等9个州获胜,对手桑德斯虽拿下了5个州但却收获最大票仓加利福利亚州。布隆伯格排第三,已有关于他提前退选的猜测。

在民主党人的竞选过程中,新冠疫情应对工作不力,已经成为参选人抨击特朗普的重要议题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一些历史经验来看,流行病对于选举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会转移民众或选民的关注点,另一方面可能会降低选民的投票参与度。但他认为关键还要看疫情本身持续的时间长短。

对于特朗普而言,刁大明分析指出,疫情面前民众可能会更多关注公共卫生系统、医疗福利政策等话题。如果是这样的话显然对特朗普不利,因为特朗普在废除奥巴马医改后并未交出很好的替代成果。另一方面,选民可能会更多考虑经济因素,如果疫情长期存在并持续影响美国经济与金融市场,对特朗普也是不利的。

从民意调查来看,刁大明指出,虽然美国民众对特朗普应对疫情的状态不满意度有所增加,但其实并没有对他的长期民意支持度产生太大的影响,没有损害他的民意基本盘和关键盘。另一方面,刁大明认为,疫情的影响不是不可逆的。如果特朗普主动做一些事情,让选民觉得他在控制疫情,那这样的影响也是不会“致命”的。

相反,刁大明认为,民主党人拿这个话题进行攻击,认为特朗普疫情控制不得力等,并没有优势,这个话题本身是特朗普完全占据主动的,他可以设置议题,利用在任的优势做一些事情。

他还提醒,目前初选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包括疫情形势也不明朗,拜登与桑德斯谁能“出线”挑战特朗普,仍要留待后续的初选继续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