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地方融资图谱: 三分之一新增信贷流入粤苏浙 青海内蒙古地方债融资超新增信贷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下简称省份)2019年新增信贷数据披露较往年略晚,部分省份2月下旬才披露了这一数据。通过这一数据可勾勒出各地投融资乃至经济运行情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梳理发现,2019年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下同)最高的三个省份为广东、江苏、浙江,三省合计新增信贷规模5.68万亿,占全国增量的三分之一。(由于浙江、湖南、安徽、江西、天津、吉林、甘肃、青海等省份未公布人民币贷款数据,八省份取本外币贷款数据。本外币贷款和人民币贷款数据相差不大,因此对相关计算结构影响轻微。)

值得注意的是,信贷资金呈现出“嫌贫爱富”的倾向:前述三省信贷增量占比较2018年上升了近4个百分点,信贷余额增速保持较高水平。青海、西藏、宁夏、内蒙古、黑龙江、甘肃、新疆等西北及东北省份新增信贷规模较小,其中部分省份新增信贷规模还出现收缩。这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信贷资源的市场化配置。

与此同时,地方债正成为各地重要的资金来源。Wind数据统计,2016-2019年地方债发行规模在4-6万亿之间,其规模仍低于转移支付,但已成为平衡区域财力、投融资的重要力量。在2019年,青海、内蒙古两省份地方债发行规模已超过新增信贷。

信贷的区域分化

Wind数据显示,2019年新增信贷规模较高的省份是广东、江苏、浙江三省。分别为2.32万亿、1.76万亿、1.6万亿,三省也是31省区市中仅有的信贷增量超过万亿的省份。

这和三省的经济体量排名大体一致,三省GDP规模分列第一、第二、第四位。值得注意的是,浙江新增信贷和江苏大体相当,但2019年浙江GDP仅为江苏的六成。

对此,浙江一位地方监管官员表示,(这种现象)站在微观角度解释,银行业发放的部分贷款可能出现了空转或被用于省外投资,而一些真正需要资金的中小民营企业没能及时获得信贷支持。

不过,三省新增信贷占全国的比重进一步提升。2018年三省合计新增信贷4.92万亿,占比为30%。2019年这一占比增加至33.8%。从增速看,三省信贷余额亦保持在15%左右的较高水平,居各省份前列。

中金公司的一份研报指出,从分省的贷款和社融数据来看,2018年以来流动性在省际层面出现了剧烈分化,2019年以来分化更加明显。无论是企业贷款还是居民贷款,都加速流向长三角、珠三角和东部沿海省市。但反观经济落后地区和三四五线城市,无论是贷款、社融还是卖地,流动性都显著减弱。“好的更好,差的更差是当前的经济格局,但这意味着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下降。”

西北、东北部分省份新增信贷规模较小。2019年青海、西藏、宁夏、内蒙古、黑龙江、甘肃、新疆等省份新增信贷规模合计0.77万亿,仅占全国增量的4.6%。

这些省份中,甘肃、宁夏、青海、西藏2019年新增信贷规模甚至低于2018年,比如青海2018年新增信贷规模281.88亿,而2019年骤降至55亿。值得注意的是,青海这一新增信贷规模低于西藏,在各省份中最低。

“这两年包括盐湖股份、青海省投等企业的债务违约可能使青海省金融环境有所恶化,青海省内银行收紧了放贷。”沪上某持有青海省企业债券的券商交易员解释称,“但是信托融资却增加很多。”

央行的社融数据显示,2019年青海新增信托贷款687亿,相比上年增加660亿,创出历史新高。这可能由于青海省内企业难以通过银行融资,不得不通过信托等非标方式接续债务。但是非标融资成本高,企业承担了更高的财务成本。

西南三省一市、中部六省承接产业转移力度加大,经济增速保持7.5%左右的中高速水平,信贷规模也相对可观:中部六省2019年新增信贷3.34万亿,占全国增量的20%,相比2018年提升2.3个百分点;西南四省市占比则由2018年的9.9%提升至2019年的11.1%。

地方债的平衡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述西北、东北省份新增信贷规模较小甚至出现收缩时,地方债的支撑作用正在增强。比如2019年青海省地方债发行规模466.97亿,是当年新增信贷的8.48倍,这对青海的固定资产投资形成一定支撑。

青海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青海固定资产投资增速5%,仅比上年下降2.3个百分点。

“现在‘开前门,堵后门’,地方债发行规模呈增长态势。其中,专项债品种丰富且可以作为重大项目资本金,还不受赤字率控制,成本也较低,越来越成为政府债的支柱,也是地方稳投资的重要工具。”江浙地区一地市债务办人士表示。

如果以地方债发行规模/新增信贷衡量,2019年这一比例超过50%的省份共有9个,分别是青海(848.7%)、内蒙古(123.4%)、西藏(91.6%)、宁夏(91.6%)、黑龙江(74.6%)、新疆(73.6%)、海南(59.7%)、甘肃(59.4%)、天津(57%)。这些省份大多位于东北、西北地区,当这些区域信贷融资收缩时,地方债成为平衡区域融资的重要方式。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地方债发行4.36万亿。分省份来看,江苏、山东、湖南发行规模居前三,三省合计发行8086亿,约占全国发行量的17%。这一集中度要明显低于信贷集中度,显示出地方债发行规模在区域间进行平衡,甚至适度向西部省份倾斜。比如新疆2019年发行1292亿,高出福建100多亿。

疫情影响之下,财政部多次表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要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规模。市场预计2020年地方债发行规模将达6万亿,其区域平衡的作用将更加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