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战疫”:距离病毒最近的人

2月11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发出通知,要求把协和医院肿瘤中心改建为新冠肺炎患者救治的定点医院。当天,协和医院肿瘤中心检验科立刻对实验室内部进行了改造,次日即开始收治病人。

“那时,我感觉疫情比较严峻,患者住院的需求较大。当时方舱医院、雷神山医院等医院的工作在紧张开展,床位一度吃紧。”协和肿瘤中心检验科负责人王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艰难的适应

由于协和医院肿瘤中心是肿瘤专科医院,为了满足检测需求,起初核酸检测部分安排在协和本部检验科完成。医护人员在采集咽拭后送到肿瘤中心检验科进行登记,然后用专车专人的形式送到协和本部的分子生物学室进行检测,再将最终结果报给各个病区。

肿瘤中心检验科自改造以来已超过半个月时间,目前基本满足入驻的新冠肺炎患者检测。但实际上,在改造之初,医护人员适应过程却并不轻松。

“与日常工作相比,检验工作最大的难度就是检验项目跟原来的侧重点不一样,需要引进一些新的设备,比如血气分析仪就是临时调配的。”王晖介绍道,此前检验科工作主要针对肿瘤患者,做肿瘤标志物,患者放化疗后的的肝功能、肾功能,或者对出现骨髓抑制患者做血常规较多,如今换成呼吸道疾病、肺部感染缺氧肺衰竭的患者,主要是以病原学检测和免疫学检测为主。

新的仪器到位后,为确保检测工作顺利展开,王晖带领着15人的团队开始了白天工作,晚上学习的日子。“时间充裕的情况下,仪器厂商的工程师或者技术支持要对仪器进行调试并培训。但当下时间不允许且实验室也不方便培训人员过来。权衡之后就让对方把培训视频传过来,晚上一边看一边学,确保仪器能够正常运作。”

此次检测工作在新冠肺炎确诊与收治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为了保证检测的及时性与准确性,检验科24小时都要开展患者各类标本的检验工作。王晖向记者介绍称:“大部分住院病人在早上六点多钟抽血,标本到检验科的时间一般在七点半,为保证患者及时拿到结果,检验科采取上午到中午连班制以便尽快做出病人标本,这是检验科工作量最大的时候。”

在此过程中,另一个格外令人担忧的是防护问题。因为王晖团队是直接接触传染源的一线科室之一,防护工作尤为重要,他们掌握的院感专业知识和技能正是有效防护的重要信心来源。“在科室分布上,我们按照医院院感办公室的部署和安排,将科室重新分成了污染区、潜在污染区和清洁区。此外,在上班之前,要求把自己所做的仪器表面、实验台表面、电脑键盘和鼠标,都喷医用酒精。下午和晚上会腾出一部分时间对实验室进行紫外消毒。”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患者抽取血样的试管为负压试管,有些检测需要标本离心、开盖。在开盖的过程中,会增加检验科医护人员的感染几率。

为此,王晖一再叮嘱团队成员在检验标本时都要遵守:“第一,把离心机内部进行消毒;第二,在开盖时候,要求轻开,在还没有完全打开的状态停留数秒,使内压跟外压达到一致后,再把盖子打开,然后放置20分钟;第三,在做检验标本时,减少反复吸氧。以此减少气溶胶感染风险。”

提供数据支撑

肿瘤中心收治的新冠肺炎病人很多都是重症,甚至是危重症,个体化差异巨大。王晖介绍称:“合并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脑部疾病,甚至还有肿瘤的患者都有,因此每一位患者的治疗方式,都以抗击新冠病毒为主,但是治疗这些疾病的药物也要同时使用。”

由于本次患者群体中老年偏多,都伴有基础疾病,各个科室医生在救治过程中都形成了很好的协作,包括内分泌的专家、消化科的专家、肾病科的专家,甚至一些肝病的专家,还有脑血管和肿瘤专业的专家都参与进来。

为此,检验科作为患者标本信息收集的第一道关口,起到了“把关人”的作用,为临床医生精准诊断、治疗工作提供数据支撑。王晖举了个例子,“年纪偏大的新冠肺炎患者中,有的患有糖尿病,做生化检验的时候,血糖偏高,专科医生就会指导治疗新冠肺炎的医生,使用多大剂量的降糖药物,患者的血糖水平要降到多少,而这些都需要靠检验科提供的数据作为支撑。”

另一方面,新冠病毒的核酸检验对于疾病的确诊意义重大,因此检验准确度成为了关注的焦点。此外,检验方法学差异、项目检测系统以及个体差异也增加了检验难度。

对此,王晖告诉记者,“一个实验的结果要准确反映病人情况,检验工作中分为实验前、实验中以及实验后质量控制。而对检验结果影响最大的是实验前的质量控制,以取样为例,采用鼻咽拭子取样,医生和患者的配合尤为关键。患者在做痰培养的时候,需要取咽喉深部的痰,但有时候患者可能直接吐了唾液,进而影响检测结果。”

在王晖看来,医学检验人员只能把控实验中及实验后的质量控制。因此他们也和临床医护人员沟通,要医生、护士和患者一起配合,确保取样的准确。

自接到定点收治的任务以来,王晖最有感触是:“现在我感觉每一个年龄段的人,都挺起了脊梁,都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不管是70后像我这个年纪的,还是80后,甚至是90后,在疫情面前都没有退缩,我觉得这一点很了不起。当接到通知的时候,哪怕每个人家里面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难处,他们都是第一时间赶到了科室,我觉得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