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隔离、康复返岗:一位中南医院急诊科医生的一个月

在抗疫一线,医务人员的感染和康复状况,备受外界关心。国家卫健委此前的通报显示,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感染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716例,占全国确诊病例的3.8%;已有6位医务人员不幸去世。

“目前,医务人员感染已经形成抛物线,从被感染的高峰状态已经回落到比较低的状态。”2月9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赵智刚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是首批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医务人员之一。1月初,赵智刚在收治患者时不慎感染,1月18日左右出现疑似症状,1月22日确诊为新冠肺炎。由于病症较轻,为了不占用床位,赵智刚主动要求回家自我隔离治疗,通过药物治疗之后康复。

2月9日下午,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科的门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见到了刚刚痊愈重返工作岗位的赵智刚,他的岳母和妻子则还在接受隔离治疗。

康复返岗后,赵智刚没有再回家住。为了让家人尽量少出门,他隔几天会买些菜送去,每次都只能在离女儿十米开外的地方,远远看上一眼。他说,等到疫情结束之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好好抱抱女儿。

1月7日晚上,赵智刚收治的一个病人病情突然加重,临时接到通知赶回医院前,他配上自己和两个女儿的合照,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刚才被单位通知回科室,小公主哭得接不上气,大公主低着头闷声哭,我眼泪也在眶里打转,这是要干什么,大不了回去带糖好吧。

“我有两个姑娘,老大三岁多,她平常还有点懂事的。那天很奇怪,我正准备走,我说爸爸要到医院去抢救一个病人,稍晚一点就回来,她就一声不吭,站到我跟前也不说话。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是不是爸爸这次可能会被感染。当然,现在看起来这可能只是个玩笑话。”赵智刚回忆起女儿时,声音变得温柔了起来,眼睛也略微湿润。

之后的一个月,赵智刚经历感染、隔离、治愈。

康复后的赵智刚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左茂轩摄

猝不及防的感染

1月7日晚上,赵智刚接到通知,前两天收治的病人突然病情加重。

病人来自黄冈,通过CT影像判断像是得了病毒性肺炎,但是病人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为了安全起见,病人收治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科病房。

第二天,中南医院将急诊科设置为隔离发热病房,全科启动二级预防,穿戴隔离服等。而在此前三天的时间内,医务人员在与该病人接触时,只是佩戴一次性医用口罩。

赵智刚回忆称,由于在接诊的过程中与重症病人进行多次近距离谈话,每次时间都较长。谈话过程中,尽管赵智刚戴着外科口罩,但病人没有做任何防护。收治之后,护理成员需要给病人进行输液及做一些常规的护理。由于是重症病人,20分钟到半个小时需要进行病情评估,护理人员围着转,但护理人员当时也只是戴着常规的口罩,暴露时间长。

1月12日晚,该科室一位护士发烧38度,随后出现头痛、全身乏力、关节疼痛等症状。次日,她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紧接着过了一两天,同一个医护小组的又有一个护士肺部CT也有早期表现,而且发烧。

“以时间差来判断,很可能是因为那位病人(而感染)。”赵智刚也开始紧张了起来。之后,他做了 CT普查,没什么症状,咽拭子检查也是阴性。

不过,1月18日,赵智刚开始出现全身酸痛、畏寒发热等症状,体温37.5度。

“我当时觉得已经那么多天了,不应该被传染,但是毕竟有护士感染了,我冷静下来觉得可能还是有问题的。”于是,赵智刚找院里另外一套宿舍,从家里搬出来自我隔离。

“当时有一点发烧,肺部是干净的,我想着三天之后复查咽拭子如果是转阴了,没有症状了,就可以早点回来上班了。结果没想到过了两三天复查核酸还是阳性,而且再次发烧了。我心里就有些害怕,觉得肺会出问题,结果后来开始咳嗽,头疼。”赵智刚说。

1月22日,赵智刚被确诊为新冠肺炎。之后,赵智刚开始接受隔离和药物治疗。

“我患病的早期,家里人和孩子很鼓励我,每天跟我视频。大学同学知道我病了也很关心。因为我住的宿舍是单位的,同事给我饺子、鸡汤、牛肉……”赵智刚说,亲友的陪伴和关心,对于他的康复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由于发现得早,且病症较轻,赵智刚的自我隔离治疗比较顺利。几天之后,体温开始下降,身体乏力的状况好转。

“我觉得轻症病人完全靠对症支持辅以常用抗流感药物就可以了。要注意饮食,多饮水,多摄入高蛋白高热量食物。我自己好的感觉与吃的药没有直接关系,主要靠吃饭。”赵智刚说。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科的公告栏上,贴满了市民的感谢与祝福。—左茂轩摄

患病期间线上工作

“我被感染之后,就觉得自己像个逃兵一样,帮不上什么忙。”赵智刚说。

几天后,赵智刚退烧后精神状态逐渐好转。而此时,武汉被感染的病人数量每天还在大量增加,医务人员工作任务繁重,压力很大。

1月27日,中南医院开通了线上问诊,隔离的赵智刚第一个自愿报名参加。最多的一天,赵智刚两个多小时就线上接诊了接近一百八十个人。

“问诊的过程中,不停有人在线上排队,排着50个、60个的状态。我起初以为线上很多是心理紧张。但是,结果发现只有30%-40%确实是属于紧张,比如一般的发烧、咳嗽。剩余的60%-70%的病人是需要处置的,很大一部分人已经达到了门诊筛查的程度,还有一部分比例是已经确诊但还在家里,还有一定的比例是重症病人没有床位住院。”赵智刚说。

对于不同的症状,赵智刚分级予以回复:“过度紧张的病人就告诉他们观察,不要紧张,这不是新冠肺炎,不要去医院避免交叉感染。轻症的病人,就告诉他药该怎么吃,有哪些需要注意和观察的地方;重症的病人走社区途径,联系床位。如果确实病重,马上打120到急救室观察。”

做了几天线上门诊,赵智刚的身体也开始恢复,很快回到了工作岗位。考虑到病后康复原因,他目前的工作比以前少了一些。

在赵智刚看来,无论是医务人员的感染情况还是疫情的防控手段,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走。目前医务人员感染已经形成抛物线,从被感染的高峰状态已经回落到比较低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