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中医是如何抗新冠的?广东中医药借鉴“抗非”经验的“硬核”样本

中医尽早介入疫情防治,可以说是抗击非典留下的经验,在此次疫情中中医系统迅速出击,中药疗法被广泛应用于临床救治,尤其是广东经验焕发出新的活力。

“我们也在考虑中医的作用,中医一开始就要介入,别到最后不行了才看。在广东就是这么做,在很多地方也这么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此前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中医应该尽早介入对新冠肺炎患者治疗中。

驰援武汉的佛山市禅城中心医院重症学科副主任陶飞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临床的实际效果是中医药确实能发挥一定作用,不仅是轻症甚至一些重症也有不错的临床表现,但是具体情况我们仍在商讨,希望能够通过中西医结合更好地抗击新冠。

“德叔”的经验

中医抗病毒遭受非议其实并不稀奇,而非典经验之下,广东在中医抗新冠的路上更向前一步。

根据南方+此前报道,“对于中药,刚开始我是拒绝的。”武汉前线病房里一名50岁的女患者坦言,在她看来,中药需要长期服用才能见效。在此次疫情中,也有部分患者对于中药疗法抱有怀疑,中医疗法起效慢、疗效不明的疑云笼罩患者。

56岁的张忠德是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人称“德叔”。从1月下旬至今,他带领着107人的团队,已经在武汉抗疫一线奋战了20多天。

1月24日,也就是大年三十下午,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专家组副组长,张忠德坐上了从广州前往武汉的高铁。

和张忠德一起抵达武汉的,还有3位高级别中医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呼吸科主任苗青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兼肺病研究室主任王玉光。专家组的任务是实地了解疫情,研究如何中西医结合救治疑难急危重症患者、优化中医药治疗方案。

张忠德对中医疗法有着满满的信心。他曾经在抗击非典期间不幸感染SARS,后经过中西结合的治疗方法不留后遗症地恢复了健康。在武汉接诊过百个病例后,张忠德认为,新冠肺炎核心病机以湿毒热为主、部分有寒,明代名医吴又可治疗瘟疫的名方“达原饮”和汉代医圣张仲景的经方“麻杏石甘汤”大有可为,“热盛”的则加一些清热解毒药,辅以八段锦、耳穴贴敷等传统疗法和外治法。

非典早期,中医疗效受质疑,因此并未完全参与进抗疫过程。直至2003年5月,北京采取措施保障所有定点医院都有中医药的参与。到5月中旬,多半病人使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在一份由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和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多名专家撰写的对71例 SARS患者中医药介入治疗结果的回顾性研究指出,中西医结合治疗组患者临床症状严重程度改善显著。

吸取非典抗疫经验,在此次疫情中,中医很快就介入对病人的临床救治过程中。早在1月27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就启动了“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剂临床筛选研究”。 1月28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西医结合救治工作的通知》,明确坚持中西医结合,充分发挥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优势。

2月14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黄璐琦在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全国中医系统已向湖北派出2220人。

在疫区,中西结合的治疗方法被广泛应用于对病人的临床救治中。

在2月1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司长蒋健介绍,截至16日24时,全国中医药参与救治的确诊病例共计60107例,占比为85.20%,武汉地区中医药参与率为80%。湖北全省42家定点中医医院收治确诊病例4978人,中医药使用率达到96.4%,患者发烧、乏力、咳嗽等症状和影像学显著改善,总有效率为81.3%。已经开放的9个方舱医院8159张床位,在院患者6966名,基本做到中药应服尽服。目前11个方舱医院同步配送中药汤剂和5种中成药。

辨证论治依然是核心

“我进来时还在发烧,通过两天的治疗,服用中药,体温就比较平稳了,很少再升到38℃以上。” 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隔离病房内,55床的阿叔一边将一张记满体温数据纸条递给护士,一边激动地说。

目前,中西结合的治疗方法取得了一定临床成效,已有多地陆续将中医药作为地方抗疫的重要治疗方法之一,据不完全统计,已有21款中药制剂获各省药监局批准用于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在取得214例临床有效数据的情况下,2月6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下发《关于推荐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的通知》,在全国范围内推荐使用包含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的“清肺排毒汤”。目前,已经有10个省份57个定点医疗机构的701例使用“清肺排毒汤”的确诊病例纳入观察,其中有130例治愈出院,51例症状消失,268例症状改善,212例症状平稳没有加重。

另一个在疫情中备受瞩目的中医药方是目前在广东省内医院推行的“肺炎一号方”。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中医师谭行华在温病学说指导下制定了“肺炎一号方”,包含金银花、连翘等16味药,可“清热解毒、疏风解表、益气养阴”,临床应用后发现对轻症病人有明显疗效。

之后,省药监局、省卫生健康委、省中医药局联合发文,明确在疫情期间,允许全省定点收治医院根据临床需要直接调剂使用。2月1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来自广东中医的“肺炎一号方”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公开“点赞”。

但是谭行华也表示,目前“肺炎一号方”仅适用于轻症病人和疑似病人,不适用于重症病人,“中医讲究的是辨证论治,临床表现和病变程度不同,使用方子是有一定的差别。因此,‘肺炎1号方’是基础方,轻症病人症状不同,使用药物有所差别。”

中医讲究辨证论治,国家卫生健康委于下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明确指出,从中医范畴看来发病是因为感受疫戾之气,病位在肺,基本病机特点为“湿、热、毒、瘀”;各地可根据病情、当地气候特点以及不同体质等情况,可参照推荐的方案进行辨证论治。

在张忠德看来,诊疗方案的制定与修改依据必须来源临床一线实践。“深入临床,接触患者,为患者制定最佳的诊疗方案,是一名医生应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