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银行尝鲜再融资新规 36家上市银行仅9家未破净

随着监管发布再融资新规,体量庞大的银行也开始尝鲜。

2月18日,14家上市公司修订再融资方案,宁波银行第四次修订非公开发行(定增)方案,成为银行再融资第一单,募资金额不超过80亿元。

根据银保监会数据,商业银行2019年的资本充足率,仅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了10BP,其余二者在永续债开闸、二级债等因素影响下有所反弹。

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主要方式包括IPO、定增配股和发行可转债。2019年新增8家上市银行,定增补充资本仅华夏银行一例。

宁波银行首尝再融资新规

2月18日晚,宁波银行(002142.SZ)公告,根据再融资新规,调整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发行对象为包括新加坡华侨银行在内的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定价方式调整为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80%;锁定期调整为6个月。其中,华侨银行承诺认购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的20%,认购股份五年内不得转让。

宁波银行此次非公开发行股份总数不超过4.164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2月14日,证监会调整上市公司再融资制度部分条款,拟发行的股份数量占发行前总股本的上限由20%放宽至30%;发行价格由不得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均价的9折改为8折;将锁定期由36个月和12个月分别缩短至18个月和6个月,且不适用减持规则的相关限制;将主板(中小板)、创业板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对象数量由分别不超过10名和5名,统一调整为不超过35名。

中金公司发布报告指出,2017-2018年后,再融资政策收紧,定增重组市场趋向低迷,2019年定增规模仅为0.6万亿元,相较2015年1.4万亿元的高峰期规模下降近6成。预计随着A股再融资政策的进一步完善,未来A股市场的再融资规模有望回升。

按相关规定,定向增发可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优先股可补充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次级债、二级债和可转债可补充资本充足率。

“银行需要补充资本,真正问题在于,银行板块跌破净资产的个股超过2/3,基本封锁了银行通过定增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可能性。”一位券商银行业分析师直言。不过,之前对定价基准日的再融资规定使得定价锁定较为困难,现在定价基准日可设定为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日、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日或发行期首日。

不过,A股36家上市银行中,以2月19日的数据,只有9家市净率(PB)超过1。正在尝试定增的宁波银行估值最高,PB为1.79倍,其次是招商银行1.47倍。平安银行PB为1.08倍,其余PB大约为1的多是城商行和农商行。刚刚上市的邮储银行PB跌至0.97倍;四大行中,建行、工行仅为0.80-0.81倍;最低的是交通银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PB分别为0.58倍、0.58倍、0.54倍,股价和每股净资产相比接近“腰斩”。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

当前,各家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迫切性较高。

截至2019年9月末,7家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9%,其中杭州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分别为8.09%、8.38%、8.49%,接近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7.5%的最低监管标准。

根据银保监会数据,2019年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92%、11.95%和14.64%,环比三季度末分别上升7BP、11BP和10BP;但同比上一年末,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10BP,后两者增加37BP、44BP。

2019年银行共发行永续债5696亿元,资本充足度上升明显;城商行、农商行受资本融资渠道稀缺的限制,资本充足度有所下滑。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理论上,再融资新规也应该包括银行业定增在内,未来应该有一定的发展空间。股价还不错的银行可能会有动力再融资。此外,也取决于银行核心一级资本的短缺程度。

2019年银行转债继续扩容,4家银行融资规模1360亿元,创历史新高。已发行的11只可转债中,宁行转债、常熟转债、平银转债已转股退市,其余仍在存续期间;转债的二级交易活跃度尚可,金融机构倾向于配置银行转债作为底仓;其中,股份行可转债的交易活跃度远高于城商行和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