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加快从“失序”到“有序”,有效启动经济循环

顾强(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院长、工信部规划司原副司长)

近两年中国经济趋势性下行,今年又叠加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经济因疫情影响增速下降已是事实,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我提几点意见和建议。

第一,以更加明确的态度,对“反应过度”纠偏,加快从“失序”到“有序”。各级政府出台了大量政策,但真正能救助的企业有限。最核心的是整个社会如何尽快恢复正常秩序。比如,公园的大门正常打开,社区的服务正常开放,企业的物流正常通畅。如果非疫区的人去另一个非疫区出差,回来就隔离14天,那秩序就无法恢复到常态。如果态度不够明确,恐慌和不安情绪弥漫,秩序将无法修复,即使再多政策,都无济于事。一些地方政府的模糊态度导致基层左右为难,企业和公众无所适从。现在需要以更明确的态度、更可操作的措施(如复工安排计划),使整个社会从“失序”向“有序”状态过渡。

第二,紧紧抓住牛鼻子——启动有效需求,重启经济循环。各地都在启动重大项目,但因外地工人回流不快,一些返程的工人也因需隔离无法即时复工。最近不少政府在出让土地,但地产销售大幅下降,且基本无法进场施工,难以实质性启动。1-2月份正常房地产销售1万亿元左右,目前看影响在30%以上。企业不正常复工,投资需求以及对产业链上游的需求就无法形成;大量人口没有回到工作地,很多消费就无法恢复;很多工厂已复工,但产能没有完全恢复。汽车零部件和电子零部件等不能及时复工,将造成国际供应链中断,出口延迟。如何使整个链条重新运行起来,需要突破启动时的最大静摩擦力。政府需求先行启动,基建和房地产需求也需尽快启动。如果需求不能有效启动,上游和相关领域的恢复就要大打折扣。要根据市场需求恢复的特点,从终端需求入手,分类施策,经济循环才能快速重启。

第三,以确保企业存续为目标,对需求延后领域的企业债务实施新旧置换,避免系统性风险。目前看,由于正常经济活动阻断,据德勤企业信用团队的最新估计,如果无法获得外部新的融资性现金流支持,20%-30%的企业在6月份前会出现现金流枯竭;非湖北地区有20%-30%的企业信用风险水平将提升,湖北地区的这个比例则为35%-55%。恢复到正常的现金流水平,大部分企业需要5个月左右的时间。相当数量的公司一季度收入将降低10%以上,而支出则是刚性的,收入降幅大的企业将面临流动性风险。过去几年,对地方政府债务和城投债务采取了债务置换。为应对此次疫情,可考虑对受影响较大、需求仍在但延后的公司,允许通过再融资借新还旧,或对停摆期和恢复期的到期债务进行展期,待恢复期结束后再偿还。实施企业债务新旧置换,企业生存状况会极大改善,银行不良债务也不会急剧上升。日前银监会提出疫情影响较大地区的银行适当提高监管容忍度,并给予一定的宽限期或灵活安排,对于相关行业的受损企业,也应考虑采取类似做法。

第四,尊重发展规律,按中心城市—都市圈—城市群路径推进城镇化,提升城市治理体系。城市规模扩张和人口增长是对城市管理者治理能力的巨大挑战。中国已出现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化地区,这是由人口基数和地域空间特点决定的。如果将疫情蔓延归咎于城市本身的高密度和流动性,而不去反思城市的治理体系和防控能力,就会采取控制城市规模、限制人口流入这样削足适履的方式。亡羊补牢的做法是让城市的治理体系和防控能力与城市规模相适应。首先,补足城市公共服务短板,加强城市卫生新基建。如特大城市规划“小汤山模式”的集中救治场所,设立移动式、预制组装式医院。其次,简政放权,切实提升城市治理能力。仅仅依靠政府自身的职能部门远不足以应对现代城市事务的复杂性。例如,武汉捐赠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参与,极大地提升了物资运转效率。另外,优化城镇空间结构,构建网络化城镇体系。通过立体交通网络,有机链接都市圈周边中小城市,形成立体交通网络化、公共服务匀质化的城镇化空间,真正实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