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停课不停学”须考虑学生家庭条件

陈永杰(中山大学副教授)

根据国家抗疫规划的需要,考虑到避免中小学开学人群聚集给学生带来的风险,全国各地的教育部门均宣布进一步延迟中小学开学时间,同时亦提出“停课不停学”的替代措施,多地中小学开始尝试“网络课堂”“云课堂”等形式为中小学生在线授课。

过去几天,在微博上、微信群里或朋友圈里,可以看到很多与此相关的视频,有很多很用心的老师,绞尽脑汁为留在家中的学生带来知识和欢乐,但同时也可以看见,一些家庭在苦恼没有适合的设备让孩子安心上课,或者一时之间面对大量涌现出来的商业网课,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中山大学副教授陈永杰。资料图

不难看出,这当中有值得社会留意的两个问题:硬件差异与商业网课。

第一个是硬件设备差异引致的信息匮乏问题。上网课所必需的电脑设备,每个家庭的拥有程度和拥有量千差百异,发达地区中高收入家庭凑两台电脑加一个平板再配个无线音箱给小朋友上网课都毫无困难,但是在欠发达地区,低收入家庭可能就只有父母上班必须带在身上的那部智能手机。现时还有另外一个群体,就是因为各种突发的交通原因暂住亲友家中、自己没有带电脑在身上的家庭。如果没有摸底过学生家庭的硬件设备就直接上网课,难免衍生其他问题。

第二个是商业网课给工薪家庭带来的经济压力。开学延期,尽管教育部门要求网课不抢闸,以让春季学期正式开始时可以“零起点”,社会上似乎有个共识就是学习时间不能浪费,小孩在家里也要学点东西。有鉴于此,一些现时无法收生的课外补习机构也就大量涌入了商业网课的领域,以“捕捉商机”。结果是,以前只是中高收入家庭才会消费的商业网课,现在很多工薪家庭也被迫“应战”,这是否会为这些家庭带来一定的支出负担,需要观察。

从社会政策的角度看,这两个问题都值得留意,也可以拿出替代措施来回应。先说硬件设备的问题,关键要有对于底层人民而言比上网普及性更高的平台来接受资讯。在现代教育史的角度来看,网课的“前身”其实就是教育电视,网课在技术上主要是多了互动性与选择性。考虑到地区差异和不同收入阶层的家庭差异,其实部分地区的中小学网课,更应该考虑利用好教育电视的功能。论普及程度,电视机在相对不发达地区远胜电脑和其他智能设备,并且国家、省、市、县甚至镇级大都有以模拟信号广播的频道,可以同时广播不同年级不同地区学生适合观看的教学片和纪录片。让欠发达地区的学生也能通过电教设备跟发达地区的学生一起上名师的课,电视不失为一种手段。现在或许也是一个好时机。当然,这当中最核心的就是教育部门要规划和协调好。

至于商业网课,由于是在网上提供,既然教育部门明言一定要保证春季开学的“零起点”,那么相关的限制就不能只约束公办学校的网络课堂,而应该同样适用于商业网课。地方政府应加大公办电视的教育电视节目供应,才能有力地缓解工薪家庭为商业网课付费的压力。部分商业补习机构也应该自律。

是的,市场经济有其自身规律,有需求就会有供给,无可厚非。对于大部分的家庭而言,笔者觉得不妨这样思考:抗疫下的社会氛围正是对中小学生一个卫生科普和社会常识的绝佳课堂。父母不妨先静下来规划一下,怎样用好这次“案例”来引导自己的小孩从小养成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同时也认识各种社会规范。

开学延期实属无奈,但有多少学生能在求学阶段遇到开学延期?这样的历炼只要引导得当,未尝不能为我们培养出更多正直善良的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