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业双雄”股价飙涨背后:新一轮锂价上涨周期仍未到来

即便1月15日出现回落,但锂电板块年初至今涨幅仍达15.22%,位居申万所有细分行业的第三位。而该板块的赣锋锂业、天齐锂业两家公司,若从2019年11月算起,前者股价已于近期翻倍。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近期行业并未出现明显改变,部分头部企业的生产、销售和库存情况均保持平稳。

那么是何种原因促使“锂业双雄”大幅反弹?其中关键,或在于市场预期的改变。

特斯拉中国工厂的投产,叠加国内新能源汽车补贴“不会大幅退坡”、碳酸锂跌破新开工矿山成本线多重因素加持下,市场普遍存在锂电行业见底的预期,部分卖方机构更喊出了“特斯拉引领新能源汽车产业走向第三轮周期”的观点。

“2020年供应端会继续稳步增长,需求端增速会高于供应端,行业基本面会好于2019年。”SMM钴锂行业分析师覃晶晶15日指出。

不过,新一轮的上涨周期还未到来。据SMM测算,2022年行业供需关系才会明显修复,由于企业层面会率先做出反应,锂价重新上涨的周期预计在2021年下半年。

锂电“反转”溯源

以碳酸锂为代表的锂产品价格高点出现在2017年,后于2018年供给关系开始恶化,产品价格步入下跌通道。

“2019年前两个季度,受国内盐湖产量投放不及预期、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前夕密集抢装影响,碳酸锂价格一度保持稳定。”覃晶晶介绍,从2019年下半年补贴过渡期结束,动力电池企业开工率大幅下调,对上游冲击明显,当年10月碳酸锂价格跌破6万元/吨,12月跌破5万元/吨。

锂产品价格下跌过程中,伴随着上游矿山的破产与产能收缩。

2019年8月,2018年刚在澳交所上市的锂矿公司Alita Resources宣布,已任命破产管理人对公司进行重组;锂业巨头美国雅宝拥有60%权益的Wodina矿山暂停生产,转为维护状态。

直到2019年10月底,赣锋、天齐在二级市场上也未明显表现。不过进入后期,伴随着锂产品的持续下跌,市场对其见底预期逐步增强。

直至今年几项利好集中出炉。

先是1月7日,特斯拉公司向中国公众交付了首批国产版Model 3,直接增加了市场对其国产化拉动需求增量的预期。

川财证券指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共规划3条生产线,2019年12月底,第一条生产线周产能接近2000辆,预计2020年2月份产能达3000辆每周,合计年产能15万辆。二期工程建设已启动,预计2020年底投产,合计产能50万辆。

这一数字十分可观,要知道2019年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量尚不过124.2万辆。

来自政策层面的变量,也随着工信部相关人士的表态被锁定。

1月10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表示,今年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将保持相对稳定,不会大幅退坡。

“相比于2019年,2020年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量会有所增长。”覃晶晶表示,理由包括,《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要求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达到25%,同时合资车企在国内开始发力,均设立了明确的产量目标和计划。

多重利好,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底部”集中出现后,二级市场预期随之扭转。

“锂业双雄”的未来

从绝对价格上看,上游锂产品距离底部确实是越来越近了。

SMM提供的报价显示,1月15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在4.7万元/吨至5.05万元/吨,电池级氢氧化锂则为5.2万元/吨至5.7万元吨。

这一价格,已无限接近上一轮碳酸锂涨价前时的水平。2014年以前,碳酸锂价格曾经长期在3万元至4万元区间内运行。

另一方面,在2017年碳酸锂价格突破15万元/吨前后,曾吸引大批行业外资本进入,这部分新开矿山成本较高。

若按锂精矿600美元/吨的价格估算,上述后来者的生产成本已高出当前碳酸锂价格,转为亏损。

“包括雅宝在内,扩产进程也明显放缓。行业后来者,主要是受到新开矿成本过高、自身资金紧张的影响。”国内一家锂电上市公司人士15日指出。

相比之下,国内的赣锋、天齐两家龙头的生产却保持了相对稳定,其中天齐锂业于2019年将泰利森年产能从70万吨提升至134万吨。

究其原因,在于泰利森的开采成本远低于上述后来者,赣锋则具备自身需求较好、开采成本较低等优势。

上述增量,可以与特斯拉扩产增量相互匹配。

天风证券近期电话会议指出,“以特斯拉为代表的车企,会直接从最上游找材料,然后指定给正极材料商使用,核心原因是对品质的要求。全球能匹配的优质产能其实不多,中国看天齐锂业、赣锋锂业,未来行业暴增就是几家龙头公司受益。”

1月13日,天齐锂业便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有客户已进入特斯拉、宝马等汽车厂商的供应链。

此前则有消息称,LG化学将在南京量产特斯拉Model 3的21700圆柱型锂离子动力电池,LG化学正是天齐锂业的主要客户。

两家公司的价格端、产量端的变化趋势虽然相对确定,但就整个行业而言,2020年锂产品还难以看到大幅反弹的可能。

甚至,SMM预测结果显示,2020年电池级碳酸锂均价5.2万元/吨,电池级氢氧化锂均价6.75万元/吨,低于2019年均价。

“矿山加上盐湖,全行业总供给是增加的,只是预计的需求增速会更高而已。”覃晶晶表示。

而未来,需求端能否如期放量,则需要市场一步步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