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经济站上新台阶:2020年如何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

广东GDP突破10万亿元!

1月14日,广东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开幕,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披露,预计2019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达10.5万亿元以上、同比增长6.3%左右。这意味着,2019年初广东定下的经济总量和增速目标双双达成。

“一年来,我们坚持稳字当头,及时采取措施顶住经济下行压力,坚定稳妥有效应对中美经贸摩擦,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马兴瑞在回顾2019年时如是说。

站在新的台阶上,2020年广东提出地区生产总值增长6%左右的预期目标,并强调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努力推动高质量发展走在全国前列。

广东为此布局了10方面重点工作,“双区”、“六稳”、科技创新、现代产业体系建设等依旧被明确为重点,并且均有更系统思路或更精准着力点。比如,区域经济布局方面,形成了更清晰的推进层次和方向;“六稳”工作突出加大力度扩投资、促消费和稳外贸;科创强省建设强调要创新科技体制和人才发展机制;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则指向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高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等。

2020年GDP增长6%左右

2019年广东GDP预计达10.5万亿元以上、同比增长6.3%左右。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金山认为,广东GDP率先突破10万亿元具有里程碑意义,再次展现对全国经济的引领带动作用。2019年尽管较明显受到国内外宏观环境变化影响,但广东经济依旧保持合理区间增速,成绩来之不易。

一些细分指标更体现广东经济韧性和含金量,2019年广东新经济增加值占GDP达25.2%;新登记市场主体221万户、总量超1200万户;全省城镇新增就业140万人等。

2020年是关键之年。广东提出GDP增长6%左右、城镇新增就业120万人等一系列预期目标,并且强调要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

广东省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许德友分析,当前广东正推动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加速经济结构、效益和效率等优化提升,但就业等刚性需求仍需一定速度支撑,“广东的思路和布局很好把握了这一关系,也就是通过维持一定的量的增长,留足回旋余地,为质的提升创造空间”。

由此,“六稳”也被广东置于2020年十大重点工作前列,并着重强调加大力度扩投资、促消费和稳外贸。

具体而言,广东将加大基础设施补短板力度,包括推进广东交通强国建设试点,涉及轨道交通、高速公路、机场、港口和能源等领域,目标包括年底前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超过1万公里等;同时,将多渠道扩大国内消费市场,包括推动汽车消费升级,促进夜间经济加快发展等;此外,将推进外贸提质增效,包括实施“粤贸全球”计划,抓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建设,培育融资租赁、保税维修等新业态等。

其实,近年广东这三大重点领域早有举措,并预计2019年固定资产投资将增长11%,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增长23%;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7.9%;出口增长1.6%等。

2020年对应的目标也直接体现稳字当头:广东投资要增长10%,消费要增长7.5%,外贸要正增长等。

对此,受访专家表示,从当前国内外形势和广东现实来看,扩投资、促消费和稳外贸具有关键性作用,能够促进就业等其它领域稳定,广东在投资、消费也有可期潜能可激发。作为外贸大省,稳外贸对广东更有着重大现实意义。

科技创新和现代产业新思路

立足于稳,广东对加快高质量发展亦有重点布局,这主要聚焦于加快科技创新强省和现代产业体系建设。

针对科技创新,2019年广东持续加强基础与应用基础研究,包括聚焦“卡脖子”问题组织实施九大重点领域4批研发计划项目,并完成三批共10家省实验室布局等,预计2019年广东全省研发经费支出2800亿元、占GDP比重达到2.8%,区域创新综合能力保持全国第一。

2020年如何进一步发力?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此番广东更着重强调要创新科技体制和人才发展机制,大力提升科技实力和创新能力,并将增创科技创新环境新优势置于首位,提出健全符合科研规律的科技管理体制和政策体系,开展成果转化政策改革试点,推进科技金融产业融合,完善孵化育成体系,改革完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等诸多举措。

“广东科技创新能力的提升需要软硬件双管齐下。”许德友认为,近年广东引入了不少创新资源,硬能力上已有明显提升,但需要及时有效提供适配的机制体制,比如优化科研资金政策、完善成果转化机制等,进一步为科技创新活动消除不必要的阻碍,推动更多科创成果转化为生产力。

刘金山分析,过去广东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吸引全球资本来推动,但未来在创新驱动背景下,更多是要吸引全球人才,从引资到引智,广东需要对环境进行精确优化。

从产业来看,作为制造业大省,2019年广东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分别达56.3%和32%;现代服务业增加值占服务业比重也已提升至63.4%。

今年,广东明确将大力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高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加快现代产业体系建设。

具体而言,广东提出要筑牢工业发展基础,将大力提升工业“四基”能力,推动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先进基础工艺、产业技术基础的工程化产业化;此外,将加大稳链补链强链控链力度,增强产业链关键环节和优质企业根植性,培育一批产业控制力强的“链主企业”。

同时,广东提出要积极发展现代服务业,包括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并且,还将大力发展海洋经济,打造蓝色高端产业集群。

受访专家认为,科技创新和现代产业是高质量发展重要动力,从现实来看,当前广东加快高质量发展及更好参与国际竞争,关键在于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

充分释放“双区驱动效应”

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广东十方面重点工作的部署中,摆在首位的是区域经济布局。广东提出,将深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和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加快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

对比此前,这是近年广东区域协调发展思路最为系统的一次呈现。2019年,中央先后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和《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赋予广东两大发展使命。与此同时,广东按照中央的部署和要求,明确同等力度支持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以及实施 “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协调发展战略。

广东的思路是,充分释放“双区驱动效应”,发挥广州和深圳“双核联动、比翼双飞”作用,牵引带动“一核一带一区”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

广东省委党校原副校长、教授陈鸿宇认为,这一布局和推进思路能够充分将中央赋予广东的两大重任有机结合,优化主体功能区、空间布局架构,从而让全省各地区能发挥自身优势,并形成有效协作配合,推动跨区域合作,包括实现粤港澳大湾区、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广深双核;广深与汕头和湛江两个省域副中心间等几个层面有机统筹联动。

如何推进?针对粤港澳大湾区,广东强调深入落实顶层设计;针对深圳先行示范区,包括将赋予深圳更充分的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率先实施综合授权改革试点等;针对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和“四个出新出彩”,广东要以支持深圳同等力度予以支持,强化省会城市、产业发展和宜居环境功能,建设现代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全面提升城市发展能级等;针对 “一核一带一区”,则包括将深入推进广佛全域同城化、广清一体化,加快广佛肇、深莞惠、珠中江三大都市圈建设,支持珠海打造珠江口西岸中心城市,规划建设深圳-中山产业拓展走廊、珠江口西岸高端产业集聚发展区,探索推动广州、深圳与湛江、汕头深度协作,形成“双核+双副中心”动力机制,并要打造世界级沿海产业带。

许德友认为,随着这一思路明确,广东区域经济发展将有更为精确抓手,包括能更好发挥广深辐射带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