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连续两场对外开放会议 苏州引导外资进入科技创新领域

2020年元旦后,两个关系到外向型经济转型的重要会议在江苏苏州召开。

1月2日,元旦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也是新版《外商投资法》正式实施后第一个工作日,江苏省委、省政府在苏州召开外商投资企业座谈会,听取外资企业发展情况和外资负责人对营商环境的意见建议。

1月3日,还是在苏州,以市委市政府名义召开规模达3000人的“开放再出发”大会,围绕“开放”出台了市级层面最大赋权的开放型经济优惠政策。

分析人士认为,两个会议充分彰显了江苏作为经济和外资大省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不断增创改革开放新优势的决心和信心。

目前,江苏实际利用外资已扭负为正。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按商务部统计口径,2019年1-11月,江苏实际使用外资209.5亿美元,同比增长3.2%,占全国比重16.8%,规模位居全国第一,扭转了当年度1-8月以来同比下降的趋势。

下一步,江苏如何更高水平促进外资利用?

外向型经济结构需优化

自改革开放至今,外资对中国经济的促进作用不可替代,贡献了10%的城镇就业、20%的财政收入和约50%的进出口。

外资在江苏经过了一般性加工业,逐步向服务业、装备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等资金、技术密集型行业拓展。作为外资利用大省,全球500强企业超过三分之一在江苏有投资,实际利用外资规模多年位居全国第一,有外商投资企业约12.7万家,2018年实际使用外资255.9亿美元。当前,外资占江苏对外贸易额比重超过60%,是开放型经济中的主力军和引擎。

为何2020年第一个工作日即要召开外商投资企业座谈会?这背后涉及到更高水平促进外资的利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尽管江苏实际利用外资曾连续12年位居全国第一,但从结构上普遍出现“轻质量、重数量”的现象,引进的技术设备多为适用技术,先进技术少,技术外溢作用不突出,整体上对区域经济发展的竞争力提升不足。

这也影响到外向型经济新旧动能的转换。最为典型的是,2018年江苏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全省外贸进出口的37.1%,但是以一般贸易方式出口的高新技术产品占全省外贸出口低于7%,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江苏高新技术产业还未形成足够的国际竞争优势。

在江苏省高质量发展监测评价考核指标体系中,“一般贸易进出口占货物进出口总额比重”指标,是衡量经济结构改善的重要标志。

从外向型经济的另一个角度看,江苏在对外投资中缺少大型本土跨国公司。在2018年中国跨国公司100强中,江苏仅有4家,低于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山东等地,与外向型经济大省的地位不匹配。

南京理工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尤宏兵认为,传统经贸规则以商品、服务或投资跨越关境时的措施为主要对象,包括关税、配额、数量限制等,但现在越来越关注到边境后壁垒层面以及跨边境互联互通,逐步涵盖服务贸易、知识产权、竞争政策等后边境规则,并不断提升法律可执行程度。

有参会学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前自贸试验区“自下而上”推动改革的方式与政府“自上而下”的授权管理体制之间仍存在一定程度的矛盾。比如,国务院批复江苏自贸区的方案中提出,“授权自贸区探索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流程和方式”等改革,目前还没有相关部门明确的赋权或指导意见,实践中精准落地难度较大。

因此,加速制度型开放体系建设,是利用外资高质量发展的核心。

上述研讨会参与者一致认为,新版《外商投资法》能够更好保障外资企业的知识产权、出资、利润、资本收益等利益,明确提出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性转让技术等,为外资企业提供一个透明、可预期的投资环境。

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在座谈会上指出,江苏经济社会在较大体量的基础上保持平稳健康发展,呈现出中高速、运行稳、质效好、更协调的特点。“只要是在江苏投资发展,就是江苏企业,江苏省将一视同仁、平等对待、用心服务。”

探索外资高质量发展路径

多位从事外国经济研究的学者认为,中国自贸试验区的建设,意味着对外资的使用已从引资阶段进入导资阶段。

在1月3日的苏州开放再出发大会上,苏州提出了利用外资3年内达到200亿美元规模的目标。苏州是外向型经济风向标,对美贸易占中国的八分之一、江苏的三分之二,受国际贸易摩擦影响较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十三五”期间苏州规划利用外资总量约250亿元。200亿美元的目标是否有压力?如何体现出外资使用的更高水平和高质量?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蓝绍敏强调,“苏州发展不能吃老本。”

“有压力,但能完成。”有苏州市政府职能经济部门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到2019年底,苏州拥有各类外资地区总部和功能性机构300多家,156家世界500强企业投资项目达400多个。会议期间发布的投资热力图,则是为外商投资提供了一个精准的地图,这包括了产业配套、优惠政策、承载地等最新投资信息。

事实上,要实现200亿美元的目标并体现出高质量,苏州的做法是通过政策的引领,将全球优质创新资源导入到“高新技术产业”领域中。一个具体的体现是,3年内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要翻番,突破1.4万家,其中外资企业不低于3000家,以及引进大量的海外高素质人才等。

对于创新型企业,在参照国家高新企业所得税政策给予3年奖励的基础上,如果是从事的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纳米等关键领域、核心研发的企业,可从3年延长至6年。这还包含了对研发投入大、获得国际(国家)级奖项的企业进行大量奖励等诸多政策。苏州市长李亚平表示,“只要企业在研发上舍得投入,苏州政府就舍得奖励。”

为更好获得来自全球范围内的创新资源,苏州更强调了离岸创新的“苏州模式”:到2022年末在全球局部建设50家海外离岸创新中心给予资金支持,并在当地建设10家对接海外离岸项目的在岸创业基地。

对于重大创新和引领性的项目、团队,给予1000万-5000万元的资金支持和奖励。并且,还将在营商环境上对标世界级城市,实现行政审批上的更大突破。其中,外国人来华将在最短时间内实现“不见面审批”。

“苏州对总部经济的支持政策,让我们重新审视了对华投资,改变了我们原来只设单独法人机构的想法。”参与外商投资企业座谈会的某瓶盖制造外资企业负责人Mr. Bali对记者说。

苏州常务副市长王翔表示,诸多政策逐步完善制度型开放体系,苏州可根据实践进行动态调整,不断满足各方的需求。蓝绍敏则指出,其他地区能给的政策和支持,苏州不仅都能给,还可以更“多一点”。

“除了坚持对外开放、打造市场需求、优化营商环境等,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利用外资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障,目前苏州已有国家层面落地的试点,这一方面能否有较大创新对下一步的外资发展非常关键。”江苏省外国经济学会会长张远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