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高考状元都去哪了?大部分被经管学院“收割”!这一现状需要改变吗?

核心提示:6月24日,广东高考放榜。一位总分全省前50名的深圳考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想学经济学专业,“但想上清华北大

6月24日,广东高考放榜。


一位总分全省前50名的深圳考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想学经济学专业,“但想上清华北大的此类专业也非常难,我印象中清华北大经管类专业只收3-4个人,所以比较困难,虽然成绩出来了,选专业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另一位广州的高分考生说,目前还未在清北两个高校之间做出选择,但已打算报考经济相关专业。


这个趋势已存在多年且还在持续——高分考生们热衷选择经济、管理、金融相关的专业。


西湖大学校长、清华大学原副校长施一公透露过这样一个数据:将近七八成的清华高考状元都去了经济管理学院,都想去金融公司。

图片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jjbd21)宋文辉 摄

“当然不是说金融就不创新,但是当所有精英都往金融上转时,我认为这要出大问题。”施一公说。


在另一些人看来,这一现象无可厚非。哈工大(深圳)经管学院执行院长黄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学科热度的变迁是动态的,从上世纪80年代的数理化、中文,到后来的生物,再到金融,背后的原因跟就业密切相关,而市场是理性的。


站在全球竞争的视角,科技早已成为第一生产力,中国也愈发意识到科技自立的紧迫性,这需要大量的人才供给。假如高考中的高分考生们,仍然集中追逐经管专业,这一现状需要改变吗?

01

经管专业收割高分考生


在黄成的印象里,很长一段时间,即便在工科强校,也往往是经管学院收走了最高分的一群学生,譬如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


黄成所在的哈工大(深圳),由哈工大与深圳市政府合作共建,年头并不太久,本科招生更是从2016年才开始。但黄成说,不担心生源的问题,经管学院的分数一定会慢慢长起来。


而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的学生,被称作是“高考分数距离清北最近”的一批人。


以该校2018年在湖北省的录取分数线为例,金融学类理科和文科最高分分别为686分和662分,在所有的专业类别中均是最高的。此外,录取分数位于前列的还包括工商管理类、财政学类、经济学类等。


按照教育部的学科门类划分,在经济学大类里,一级学科包括理论经济学和应用经济学,前者的二级学科包括政治经济学、经济思想史、西方经济学等,后者的二级学科包括财政学、金融学、产业经济学、国际贸易学等。


而在管理学大类里,包含管理科学与工程、工商管理等一级学科。


各个学校的院系设置各有差异。以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为例,设有会计系、经济系、金融系、创新创业与战略系、领导力与组织管理系、管理科学与工程系、市场营销系等7个系,覆盖理论经济学、应用经济学、工商管理、管理科学与工程等4个一级学科。


在中国人民大学,这些专业分处经济学院、商学院和财政金融学院。2019年年初,原经济学院又被拆分为经济学院(新)和应用经济学院。


因为多个一级学科排名在全国靠前,这几个学院在人民大学校园里“地位超群”。人大商学院一位在读学生邱睿琛(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实会有些优越感,其他学院的人会觉得你是高分考进来的,事实也的确如此。


根据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发布的一份报告,2017年高考文理科高分考生的首选专业中,工商管理、经济学、电子信息类专业依然大热,报考人数相对较高,尤其前两个类别的报考人数,占据了绝对优势。


这一偏好也直接带动了财经类院校录取分数的水涨船高。


2018年,华东师范大学社会调查中心发布了一份《大学录取分数最新五年总排名(2013-2017)》,排名依据近五年各个大学在各省市的录取分数和人数,采取映射方法解决了各省市录取分数的比较问题。


不出意外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位列前二,随后是中国科学院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校。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榜单中,排在第12位和第14位的分别是上海财经大学和中央财经大学,名次超过了武汉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山大学等综合性名校。

02

经管类专业为何受欢迎?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为什么高分考生青睐经管类专业?


邱睿琛说:


一方面现在社会有这个风气,家长、学校和周围的人都会鼓励你报经管专业


另一方面,这类专业毕业后确实容易找到高薪体面的工作;

最后就是竞争心理,大家都向一个方向挤,会更让人觉得这是个好方向。


邱睿琛本科就读于贸易经济系,研究生攻读国际商务方向,将来想从事金融或咨询类的工作。


毕业后进入金融行业,银行、投行、证券、基金等,成为很多高分学子选择经管类专业的直接动因。


一位金融行业的HR告诉记者,收入增长快,职业光鲜亮丽,而且很多金融机构只愿意招重点大学的相关专业学生,高门槛反过来激发了高分学生的热情。相比之下,一些高薪行业的名校情结并不明显。


高校在新设专业时,其实也很大程度考虑到了就业市场的需求。


以中央财经大学为例,该校今年新增了金融科技专业。中央财经大学招办主任程丽芳近日介绍,金融科技专业注重经济学与金融学、统计学、计算机技术尤其是软件编程、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多学科交叉知识的学习和掌握,突出现代科技在金融领域融合应用的教学与研究,培养适应当今金融科技发展所需的复合型专业人才。


人力招聘公司Michael Page(中国)去年发布的《2018年中国金融科技就业报告》显示:92%的受访金融科技企业发现中国目前正面临严重的金融科技专业人才短缺。 


哈工大(深圳)经管学院也给研究生新增了金融科技方向。黄成向记者介绍,隔壁就是北大汇丰商学院,哈工大(深圳)的传统金融学科没有优势,但金融科技是一个跨学科的专业,学生会去计算机学院上一些课程,这是哈工大(深圳)的强项。


2018年,哈工大(深圳)在广东的本科招生理科投档线超过了中山大学,打响了学校的品牌,加上新设的金融科技专业的吸引力,今年经管学院招收研究生时,录取分数线从去年的350分跃升至了395分。

03

高考状元们都不爱学医了?

6月22日,网传消息浙江省高考状元、榜眼、探花均出自医疗家庭,但三人均没选择医学专业,引发讨论。

 

据中国校友会发布的2017年中国高考状元最青睐的本科专业排行榜显示,工商管理、经济学、电子信息类领先前三,医学类排在第12位,状元人数12名;与此相对应,据媒体报道,香港2017年6名高考状元都选择了医学专业。

 

从历届状元的选择来看,医学类占比也处于末流,远不如经管、工学、法学等专业,占比徘徊在1~2%之间,似乎从没超过2%。

 

(注:状元总数为以上专业数据相加,数据主要来自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 )

 

对于大比例的状元选择进入金融体系,四川省人民医院临床总医师王凯对21新健康表示,“这是大环境所造成的,是大趋势。我想只有在大环境趋势改变,才会有更多高考状元来学医。但即便高考状元没有选择学医,医学生的生源和水准也是非常高的比如华西医科大、特别是口腔医学的分数,接近清华北大。

 

2018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临床医学(口腔医学)专业在四川理科一批招生控分线为675分,最高分684分,与清华大学同一年在四川招生的最低提档线687分,仅有三分之差。

 

2018年7月,北京大学教务部发布一则消息称,“北京协和医学院即将启动临床医学教育改革试点,拟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非医学类专业,招收有志于医学事业的大四学生到协和就读临床医学博士。”

 

这意味着,协和将允许非医学类本科生就读临床医学博士。2017年9月21日,协和召开第七届国际医学教育研讨会,协和医学院校长曹雪涛宣布,“我们将以培养‘多学科背景’、‘复合型’的高层次医学人才为目标,开展新的八年制临床医学课程。”

 

这被认为是应对近年来高质量医疗人才培养短缺的举措。

 

除去“状元”选择,对医生职业满意度、薪酬待遇低,工作压力大,职业发展路径窄等因素,也是致使专业选择偏向、医生资源流失的重要原因。

 

据2017年《TheLancet》研究数据显示,根据中国2005—2015年国家卫计委的卫生年鉴分析,25-34岁医生比例从2005年的31.3%降至2015年的22.6%,60岁以上医生比例从2.5%增加至11.6%,年轻医生正在因为各种原因离开医院,上海一家三甲医院的科室主任对21新健康表示,“单从个人感受来说,近年来到我们医院的医生素质确实不如以前了。

04

这一现状需要改变吗?


从就业的角度出发选择大学专业,其实无可指摘,这也并非中国独有。黄成说,美国的精英也有毕业后扎堆去华尔街的现象。


香港有所不同,根据2017年的一项数据,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的医学专业录取了当年多位成绩最为优异的高分考生。再往前的2015年,香港有11名应届考生在4科核心科目和3科选修科目考获最高分,其中超过2/3的考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有意报读医科。


此前香港报纸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香港公立医院副顾问医生月薪平均8万港元起,顾问医生则月薪介于10万至18万港元,还不包括各类津贴。


但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优秀学生过度追逐某一类高薪工作,会导致整个社会人才结构的失衡。


香港科技大学前校长陈繁昌曾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我们的中学生,尤其是书读得好的,都愿意去当医生、律师,医学、法学是人人都想读的‘神科’。这种文化不改变的话,科创产业的发展会比较难。


施一公也表示:


“作为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一个培养人才的地方,学生一进去就想着就业,会产生什么结果?结果就是大家都往最赚钱的地方跑,比如金融。连我最好的学生都告诉我说,老师我以后想去金融公司。当然不是说金融就不创新,但是当所有精英都往金融上转时,我认为这要出大问题。


今年5月,深圳市副市长王立新在未来论坛上呼吁,过去80年代上大学的时候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后来我们对这个说法表示怀疑,认为孩子还是应该去学经济学,学金融,学设计,让他快乐,让他离钱更近一点,认为离钱更近一定会赚到更多的钱。那么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提那句口号,就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当创新、科技成为社会进步的核心动力时,基础学科的重要性尤其被屡屡提及。但黄成表示,当有一天,基础科学能够为个人创造好的出路,能许诺给他们美好的未来,也就不需要动员了。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也持类似的观点,他说,从事基础研究能不能有更高的社会地位,获得更高的回报?而不能只停留于提倡。


“从高校改革的角度来看,如果高校拥有完整的招生权力,不要过度单一,多样化的选择才能吸引多元化的学生。” 储朝晖说。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记者:王帆

21新健康(ID:Healthnews21)作者:卢杉 实习生:张偲、蹇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