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突发! 122亿存款被随意掏空,康得新实控人被刑拘!证监会主席:要让做坏事的人付出代价!

核心提示:5月12日晚间,一则消息迅速在投资者的微信群中刷屏:*ST康得大股东及实控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上述消息对刚刚经历了数个跌停的*ST康得15.55万股东们又是一个沉重打击。 而在此前,*ST康得的财报显示,账面上的122亿元“突然没了”,公司称钱存在北京银行。而北京银行却表示,账户余额为0。市场也普遍质疑,是大股东挪走了上市公司的1...

5月12日晚间,一则消息迅速在投资者的微信群中刷屏:

*ST康得大股东及实控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上述消息对刚刚经历了数个跌停的*ST康得15.55万股东们又是一个沉重打击。

 

而在此前,*ST康得的财报显示,账面上的122亿元“突然没了”,公司称钱存在北京银行。而北京银行却表示,账户余额为0。市场也普遍质疑,是大股东挪走了上市公司的122亿。

康得新曾经市场高达千亿,但1月21日一则公告称,因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公司股票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昔日大白马一夜变更为“ST康得”,市值已缩水八成以上仅剩144亿。

近1月内至少3家公司实控人被刑拘,年初大涨的业绩暴雷指数在近20个交易日也跌去了超16%。

数据来源:Wind

5月12日,一位法律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说明很大可能涉嫌刑事犯罪。但后续诉讼情况可能有变化。”

今年1月,康得新因“手握150亿现金,却不还10亿债券”而受到市场关注,此后康得新自爆大股东占款,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4月29日深夜,康得新发布去年年报显示,货币资金余额为153.16亿元,其中122.10亿元为银行存款余额。

但是,这份年报被瑞华会计师事务出具非标意见,无法表示意见多达10项。对于122亿元银行存款余额,审计机构、公司独董均表示不能判断其真实性。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曾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核对该资金余额,银行回函显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 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独董声明称,康得新与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违规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使得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在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了混同,为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开启了方便之门。

此后,深交所对这笔资金的去向多番问询。

最新的一份公告显示,西单支行称,西单支行提供的现金管理系统为了方便康得投资集团的现金管理,康得投资集团开立联动账户后,康得投资集团子公司也可以加入到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内并开立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

但康得新仍未承认122亿存款的“消失”与康得集团有关,仅表示:不排除公司资金通过《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被存入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可能性。

原因是,由于康得新自己账户的对账单并不反映账户资金被上拨的信息,公司没有内部划转的原始材料,所以康得新及其下属公司无法知悉是否已经发生了与康得投资集团的内部资金往来。

康得新在该份公告中的结论是,“公司目前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要求西单支行向监管机构和市场公开联动账户的全部运行情况。”

据媒体报道,1月下旬,康得新召开债权人会议,钟玉对150亿资金的解释是大股东占用,把钱拿出来之后做碳纤维业务。

钟玉为康得新公司创始人,但是在康得新债券违约危机爆发后不久的2月12日,就已经辞去了康得新董事长等相关职务。不过,其仍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及康得新的实际控制人。

实控人钟玉此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让人不免与122亿元资金的去向有所联想。“如果是实控人涉嫌侵占上市公司资金,那么确实对应的就是刑事犯罪,是职务侵占罪。”上述法律界人士分析。

大股东占用122亿存款?


为什么账上显示有122亿元存款,账户实际余额为0?

这“归功”于这份协议的一项一项奇葩约定,“呈现余额管理”。 协议中有这样一项约定,“甲方及成员单位理解并同意,呈现余额将作为有权机关对其账户查询、冻结、扣划的依据。”也正是因此,虽然康得新账上是“零余额”,但根据协议能显示出上百亿的资金;如此一来,康得集团如果挪用资金,外界便很难发现。

根据披露,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署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在康得集团挪用资金的过程中,账户、资金归集、呈现余额管理,对存款凭空“消失”中具有关键作用。


业内人士对一财记者称,通过现金管理,利用互联网技术,以归集的名义,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并不是股东、关联方挪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唯一方式。传统的存款质押、外部资金“摆账”等方式,都可“制造”出定期财务报告中现金充沛的假象。

在此过程中,一些银行及其工作人员难辞其咎。在审计过程中,货币资金是最容易审计、最不容易造假的科目。为了应对审计,存在资金挪用、占用的企业,会要求银行配合证明其资金情况,而如果银行不予配合,其实很难实现。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如果事情不败露,银行并无太大风险,另一方面,也与银行拉存款、放贷等其他业务相关联。

而目前究竟有多少家上司公司和自己股东一起签订《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又有多少家公司的资金实际上不在自己的账上,这恐怕是下一步投资者亟待厘清的疑问。

15万股东彻夜难眠


上市公司122亿存款可以被大股东随意划走,雪上加霜的是人也被刑事拘留。对投资者而言,实在是太恐怖的事情。


最新数据显示,*ST康得有15.55万股东。


康得新实控人钟玉曾说:

“尤其在今天,对于民营企业,得先活下来”

 

公开资料显示,生于1950年的钟玉,1988年作为中关村第一批从国有单位辞职下海的企业家,创立了北京市海淀区康得机电技术开发公司,即康得集团的前身,主营机电,以研制电动车起家。

 

记者注意到,钟玉上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还是在今年2月16日,他在当天举行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九届年会”上进行了演讲。

 

钟玉表示当年的军旅生涯对他创业有积极意义,让他明白了从商不能一味奋不顾身,要会明哲保身,“尤其在今天,对于民营企业,得先活下来”。 

 

针对近期康得新多只债券违约的问题他表示:

“去年受到银行贷款、股市等影响,康得新受到重创,但是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康得和康得新一定会重振。”


2月12日,*ST康得公告称,钟玉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及其他相关职务,辞职后仍然担任康得集团董事长,为ST康得新实际控制人。

 

Wind数据显示,*ST康得股价曾在2015年5月25日触及高点68.12元/股(未复权),随后股价总体呈现下跌趋势,最新股价收报4.07元/股。

图片来源:Wind


Wind统计数据还显示,在2017年11月,康得新市值一度逼近千亿元,最高时达942.66亿元,而截至5月10日收盘,其市值仅剩144.11亿元,缩水超8成。

近1个月内3家上市公司大股东被抓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发布控股股东、实控人、高管等涉嫌刑事犯罪的公告。

 

5月7日,恺英网络(002517)《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失联的进展公告》

 

公告称,2019年5月6日,公司收到王悦先生的家属送交的《告知函》,其家属称近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王悦先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4月27日,大智慧(601519)《关于公司控股股东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公告》

 

公告称,2019年4月26日,公司董事会获悉,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张长虹先生因2016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2016]88号)涉及事项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接受调查。

  

证监会主席:要让违法违规者付出沉重代价

 

5月11日,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召开,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出席会议,并作了题为《聚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夯实有活力、有韧性资本市场的基础》的演讲,详细谈及上市公司监管问题。

 

易会满在演讲中表示,上市公司大股东和董监高必须牢牢守住四条底线:

第一是不披露虚假信息。

第二是不从事内幕交易。

第三是不操纵股票价格。

第四是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易会满表示,对照这四条底线,上市公司要认真开展自查自纠,对于问题严重拒不整改或者整改不力的,证监会将综合运用监管措施行政措施,追究公司特别是大股东、上市公司董监高实控人的责任。

 

在谈及上市公司监管时,易会满表示,提高违规成本是核心举措,要推动证券法、公司法、刑法修改和相关司法解释的出台,创新执法手段,研究优化公开谴责、有奖举报等制度机制,加大审计力度,增强监管的震慑力,让做坏事的人必须付出代价,让心存侥幸的人及时收手。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21财闻汇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每日经济新闻、第一财经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