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教育真的可以改变命运和阶层吗?

核心提示:作者 / 吴军 转载 / 棕榈君吴军,原腾讯副总裁,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本科)和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硕士),于1996年起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博士,并于2002年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本文是上海交通大学客座教授吴军博士2017年11月在北京做了题为《教育改变命运》的主题演讲。教育,可以改变命运吗?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是“教育改变命运”,...

作者 / 吴军 

转载 / 棕榈君


吴军,原腾讯副总裁,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本科)和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硕士),于1996年起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博士,并于2002年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本文是上海交通大学客座教授吴军博士2017年11月在北京做了题为《教育改变命运》的主题演讲。


教育,可以改变命运吗?



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是“教育改变命运”,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个观点,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但是,有时我们看到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首先说大家相信它的地方。我在《文明之光》中里讲过一个励志故事。


英国有一个从小没有上过学的穷苦工人,他到十几岁都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是他一直很渴望学习。每到下班的时候,别人都去喝酒,而他则利用下班时间去自费接受了英国的公立教育(给穷苦人的教育)。


两年后,他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21岁那年,他学会了写信。后来,他和一个大自己很多岁的女仆结了婚,生了孩子。然而不幸的是,他的太太去世了,他只能自己把孩子养大。


因为他在矿上工作,经常发生矿难,他就研究发明出了安全灯。但是,当时英国一个叫戴维爵士的科学家,也发明了类似的东西,为了争夺发明专利,他们打了很多年官司。由于戴维博士的名气太大,结果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样看来,我们的这位主人公运气真的很差。但是,他本人却不在意这些得失,一直安心做自己的事,还和儿子一起上学念书。他的名字叫史蒂芬森,在历史上被称为火车之父,我们今天火车的系统从铁路到机头等都是他发明的。


这是教育改变命运的一个很好的事例。我想大家小时候一定都听过很多类似的故事,所以,我们选择相信教育可以改变命运。


让我们再回到现实中。今年年初,网上到处都在热议关于北京学区房的事。一对清华北大的夫妻在北京买不起学区房,所以就离开了北京,搬到一个二三线城市了。网友说清北的毕业生都买不起学区房,将来孩子还要上清华、北大干什么?


好像从这个角度讲,教育也没有改变命运。


再给大家讲一个例子。有很多年轻人是出生在小地方,甚至是农村,家庭环境不是很好,父母辛辛苦苦供他们在大城市读了一个二本学校。然后他们毕业后也未必能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也许勉强可以找到一份所谓的“白领”的工作,收入却可能还没有一个保姆多(在北京一个保姆月薪6000多)。


一方面我们说教育改变命运,但又发现出现了“教育无用论”。


有人说教育一定是出了问题。问题是出在学校社会家长,还是出在学生呢?这些原因可能都有,但更重要的可能是我们需要从另外一个角度和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


刚才在活动之前,常青藤爸爸来采访我问到的一个问题。说现在教育资源不足是不是我们市场化做的不够,市场化开放了,有竞争了,教师的工资高了,一定的教育问题就解决了。


我说“不,你不要太相信市场化”。


教育资源不平衡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并不仅是中国的问题。


从在今天的中国,三线城市里一个像样一点的中学,可能教育水平比30年前很多的北京高中都好,教师的水平高、实验条件也好,但现在依然有中国最好的大学、最好的中学,你的孩子可能还未必进得去。


我记得我读清华的时候,清华大概一年从全国招了2200人,大家基本上都是凭高考分数进去的。有一些个别的,比如计算机比赛拿第一名的人也可能进入清华,但这样的学生一共不超过二三十人。所以,在当时来讲,全国大概有2200人能上清华,我前段时间看了下清华的招生数据,现在有3400多人、不到3500人。


每年基本上都是这个数量,和我那个年代比看着好像多了一点,但还有一个统计数字,只有55%是参加高考进清华的;剩下45%有各种各样的:比如有奥运冠军、比如奶茶妹妹,因为健美操加了很多分。


还有一些是自主招生,还有一些因为得了奥数金牌,等等。而真正考试进来的占55%,大家可以算一下,55%乘以3500人,还没有我当年高考的时候进入清华的多。


也就是说,虽然我们整个的教育水平不断地上升,但教育资源永远是个金字塔情况,最顶尖的这些永远很难进,这就是现实,大家必须要认清。


有些家长说我一定要让孩子上清华,可能会把孩子弄得很辛苦,而且即使孩子上了清华,也并不等于将来就如父母所愿成为那样的人。


第一版《大学之路》上市的时候,新东方的校长给我做了一个节目,俞校长说我们北大还有很多卖肉的,并不是说卖肉不好,但这显然不是家长所愿。所以,你一定要清楚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阶层,真的已经固化了吗?



现在,大家还有一个抱怨是“阶层固化”。如果教育不能改变命运的话,那我们阶层是不是固化了?“阶层固化”这事得这么看:向上的通道必然艰辛,向下的大门永远打开。


所以,你也不能说一定固化,因此有些时候不要抱怨自己没有走上去,你维持了现有的阶层可能并不差,没有走上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去年,我在罗辑思维开了一个专栏,有一个读者给我留言说他从一个小地方来,在北京上了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工作,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抱怨这个社会怎么不公平,有人拼颜值、有人拼爹等。


我给他回信说:这个社会不欠你任何东西,你从一个县城来也好、农村也罢,到了北京,已经是人生很成功的一步了,某种意义上你应该对自己满意,不要对自己太苛刻;另一点来讲,你有自己的特长,你努力学习、你用功、你肯吃苦,这就是你的优点。


但世界上资源有各种各样,长得漂亮也是一种资源,拼爹的爹有本事也是一种资源,更何况有些时候你不要光看到自己的独立,实际上那些富二代很多并不是都在打游戏。


比如从阶层说,好比社会阶层从第一层到第一百层,你从第八十层现在上升到六十层已经是不错的事了,不要指望一下上升到第五层,在第五层的人资源比你不知道多多少,他可能只努力20%,比你努力100%能做的事还多,这就是现实


所以每个人应该对教育,对自己有一个比较客观的预期,这才是比较好的。


我刚才讲的史蒂芬森的故事当然存在,在今天的中国也照样存在,但这种故事在英国几百年来,说来说去还是这个故事,证明这种人是不是很少?


所以,教育确实重要,但如果你指望因为成绩考好了,将来社会一定要给你什么,这可能就想错了,教育远比在社会上往前进一层、两层要重要得多。我在清华当班主任的时候也发现了这种情况,很多人心态上慢慢会变得不健康,实际上他就觉得自己独立了半天,很多得不到结果,就不好好读书了。


其实很大程度上,最后并不是考试成绩决定了你最后成功不成功,用我的话说(有时候开玩笑说),你的命运早就注定了,而教育本身就是要让你的命运变得更好一点。


大富靠命,小富靠运



在古希腊神话中,宗教里神叫做“almighty”,意思是万能的、无所不能的。但在古希腊神话中的神有时候连人也打不过,即便是万神之神的宙斯,他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他背后有三个命运女神在控制他。其实很多时候你得认命,人怎么能过得比较幸福,很重要的就是“你认这个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