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价超30亿美元,山东“码农”的硅谷奇幻漂流

核心提示:来源:21Tech(News-21)作者:李清宇编辑:刘雪莹 Zoom这家美国本土公司最近几天一下热起来。热点在于Zoom董事局主席兼CEO袁征(Eric Yuan)居然是来自中国内地的创业者。人们很好奇,这样一个背景的人是怎样在硅谷获得成功的?对其他人有哪些借鉴意义?人们更想知道的是,如果他的人生轨迹不是这样,还能不能获得成功? “不需要出差”的视频会议系统 Zoo...

来源:21Tech(News-21)

作者:李清宇

编辑:刘雪莹

 

Zoom这家美国本土公司最近几天一下热起来。

热点在于Zoom董事局主席兼CEO袁征(Eric Yuan)居然是来自中国内地的创业者。

人们很好奇,这样一个背景的人是怎样在硅谷获得成功的?对其他人有哪些借鉴意义?人们更想知道的是,如果他的人生轨迹不是这样,还能不能获得成功?

 

“不需要出差”的视频会议系统

 

Zoom知名度此前并不高,4月18日上市首日却大涨72%,此后数天市值一直稳稳站在 160 亿美元以上,远超过同一天上市的明星创业公司 Pinterest,受到资本市场的狂热追捧。袁征也成为身价数十亿美元的新贵。

Zoom上市后市值及袁征所占股比。

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投资者惊奇的发现这家公司去年已经盈利。

Zoom的商业模式很简单,通过提供不同套餐、价格低廉的有偿远程会议系统盈利。Zoom之前知名度不高也和它所在的行业有关,业内普遍认为这是一片早已被过度竞争的“红海”,缺少激动人心的题材,但Zoom的这套会议系统据说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简单和非常好用。

这套系统好用到什么程度呢?

据说Zoom的许多大客户对袁征说,我们对你很重要,我们需要你过来和我们当面聊一聊。袁征说,好,那我们先开一个视频会议。结果会议结束后袁征已经不需要出差了——视频会议的效果堪比见面。袁征自己说已经有好几年每年出差没超过三次。

这套会议系统的用户主要来自世界500强的大公司和包括斯坦福在内的大学教育系统。当然这个简单和好用的背后是1500名软件工程师日夜不停的维护和改进。

研究人员进而发现如此好用的软件研发费用却远低于同行。

原来Zoom公司1/3软件工程师、大约500人是在中国,这些人做着硅谷软件工程师同样的工作,年薪却只有他们的1/3,不到35,000美元。招股书对此也作出提示:“我们的产品开发团队主要在中国,人员成本比许多其他司法管辖区便宜。如果我们将我们的产品开发团队从中国迁移到另一个司法管辖区,我们可能会遇到更高的运营开支,这将对我们的运营利润产生负面影响。”

中国和中国背景的袁征成为绕不开的谜点。

 

你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

 

招股书提供的资料显示,袁征1970年生人,山东泰安人,1987年考入山东科技大学系学习数学和计算机科学,1994年从中国矿业大学研究生毕业。

Zoom 创始人、CEO 袁征

袁征山东科技大学的校友中,还包括青岛市人大主任宋远方,山东省副省长王随莲和天津市滨海新区书记张玉卓。

毕业后的袁征应该进入了山东当地的软件公司,随后派到日本学习4个月。资料中没有提到公司的名称,但按当时的背景,应是坐落在济南的知名软件公司,济南一直是国内排名靠前的软件外包基地,主要客户就是日本IT企业。

神奇的是,在日本的4个月中,袁征意外听到一场比尔盖茨的演讲,由此萌发了到硅谷的决心,第2年袁征就将这一决心付诸了行动。此后便是袁征本人被外界津津乐道的桥段,因为英语不过关,被大使馆8次拒签。第9次成功后袁征终于来到美国,但这已经是1997年了。

初到美国的袁征境况比较窘迫,有一篇文章描写的细节是“寄住在亲戚家中,还‘端过一阵盘子’”

但凭借自身的硬件,袁征很快找到了硅谷的工作。97年入职硅谷小型软件服务公司WebEx,入职后的袁征每天都要提前一个多小时到公司;2007年,思科以32亿美元价格收购WebEx;袁征在思科也步步高升,2011年离职时为思科WebEx工程副总裁。

按袁征自己的介绍,到美国之前,他就有一个通过网络卖书的想法,只是由于没有想明白或者无法突破当时的资金只能通过邮局结算这个关键节点而作罢——这个时间是1996年,也就是屡次被拒期间。

我们可以推测,如果袁征最终无缘硅谷,他也不会是一个“安分守己”的“码农”,一有机会肯定就会“兴风作浪”。换句话说,如果袁征在这段时间想出类似后来支付宝的网上支付系统解决了卖书收款的问题,可能国内的互联网历史就会重写,而在硅谷就没有Zoom这样一个公司了。当然,不一定是支付宝,但大概率是这个人一定会干出点什么。

这在今年2月袁征接受GGV996采访时也得侧面印证。

当时主持人就问到,你有没有想过,鉴于中国的发展速度有多快,如果你选择回中国,你会做更多的事情吗?很多听众包括大陆华人在美国待了一段时间,他们经常思考:他们应该留下来吗?或者他们应该回去,因为中国的增长如此之快?

此前,袁征透露,他初到硅谷的想法是干几年就回国。

时隔二十年后袁征的回答依然颇为纠结。他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非常艰难。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情。如果你留在这里,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业生态系统,伟大的文化。这么多伟大的领导者,企业家和你可以在这里学到很多东西,背景非常多元化,我想说很多伟大的创新来自硅谷。这里有很多好东西。而中国你知道是消费者驱动的经济,在过去的20年中,显然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看阿里巴巴或腾讯,15年、20年前还是非常非常小的公司,今天,(成了)5000亿美元的公司,对人们的生活影响巨大。”

但最后袁征还是给了一个相对清晰的答案。他说,“如果你真的想要产生巨大的影响力,特别是如果你专注于消费者可能(回去)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你只想专注于技术,专注于真正的创新,我会说(留在)这里没关系。”

人不可能同时踏入两条河流,对有些人确实是一个两难的问题。但不管怎么说,袁征是一个思路十分清奇,同时又是一个挖一口井不挖出水来不罢休的人——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这样的人无论是到硅谷还是留在国内,成功的可能性都很大。

 

国内没有的,也是亟需的

 

硅谷有几个方面国内达不到。

  • 一是技术水准的精粹,这一点在上面的回答已经得到充分诠释;

  • 二是斯坦福等高校以及企业提供的客户机遇;

  • 三是对公司文化的重视和对员工的关怀。

硅谷之所以是全球互联网的圣地,不仅汇集了全球最顶尖的技术精英,也是培育和滋养技术精英的最佳之地。

硅谷的气候就很好,夏天虽然干燥却并不炎热,冬天湿润多雨,又没有严寒。常常是从太平洋卷来一片乌云,却更衬托和呈现出这片土地一片浓郁如油画般的美景。而由许多小城镇组成的硅谷,既没有大城市的逼仄和匆忙,也基本不存在大城市的拥挤嘈杂和犯罪问题。即便是斯坦福近旁的商业中心Palo Alto,广告条幅也透着趣味:eat.shop.drink.think。

对于硅谷,袁征这样评价:这里有非常开放的文化和很多非常成功的人,他们愿意帮助你。

作为一家ToB的公司,北美市场显然比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更成熟。高校市场也是如此。袁征介绍,公司创业新软件开发了两年,在软件还没有完全研发成熟的时候赶上斯坦福上在线教育系统。

“我们的第一个付费客户是斯坦福大学持续教育系统。我们的解决方案尚未准备就绪,当时我记得那是2012年11月或12月。他们正在为他们的在线教学平台寻找解决方案,他们测试了所有解决方案,他们仍然发现Zoom质量更好。在我们的解决方案完全准备好之前,他们已经成为我们的付费客户并且真正增强了我们的信心。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客户。”

也正是在那一年,众多在线教育系统大规模推出,Zoom迎面撞上了一个很重要的细分市场客户。招股书显示,Zoom教育机构的客户已超过1万家,其中囊括了超九成的美国TOP200的大学。

纳斯达克上市让Zoom知名度如日中天。实际上,去年6月,袁征就曾在美国就业网站Glassdoor公布2018年美国最佳人气CEO中力克库克、扎克伯格等知名CEO位列第一而声名远播。

这家网站的评选程序是以匿名方式搜集员工意见,根据员工直接投票选出最受欢迎的100位CEO,袁征以99%的支持率高居榜首。

获奖后的袁征曾在多个场合阐释Zoom的企业文化。

在接受GGV996采访时,袁征就说,“当我创办公司时,我已经41岁,不再是年轻人,我真的明白生命的目的是追求幸福,我也学会了如何追求幸福,特别是如何追求可持续的幸福。”袁征同时也解释了幸福与创业公司的关系,“如果你让别人快乐,你的幸福将是可持续的。因此,对于我来建立公司,也将这一理念应用于公司,如果我们能让客户满意,我们公司将会感到高兴。这种幸福也是可持续的。”

他说,感受最深的时刻,是创办Zoom的第一天,站在自己公司办公室的那一刻,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使命。袁征说,“关注文化,确保你的员工非常快乐。我想这就是我们在这里所做的。”

这种思考源于他在思科最后几年的感受。“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都不高兴。当我拜访WebEx客户时,每次我个人都觉得很尴尬,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位开心的WebEx客户。”

现在的袁征早已在硅谷安家并育有三个孩子,这位原籍山东的中年人去年曾说:已经有三年没有回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