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老大在华贬成小鸡!打不过阿里京东,亚马逊中国电商要逃跑了

核心提示:来源:21Tech(News-21)作者:杨清清编辑:刘雪莹 外国企业如何在华进行本地化,这是一个长久以来的命题。 4月18日凌晨消息,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亚马逊计划在7月中旬之前,关闭其在中国的国内市场业务,重点放在其在中国销售海外商品和云服务的业务上。 这也就意味着,中国消费者不再能从中国本地第三方商家那里购买商品,但他们仍然可以通过亚马逊...

来源:21Tech(News-21)

作者:杨清清

编辑:刘雪莹

 

外国企业如何在华进行本地化,这是一个长久以来的命题。

 

4月18日凌晨消息,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亚马逊计划在7月中旬之前,关闭其在中国的国内市场业务,重点放在其在中国销售海外商品和云服务的业务上。

 

这也就意味着,中国消费者不再能从中国本地第三方商家那里购买商品,但他们仍然可以通过亚马逊的全球商店从美国、英国、丹麦和日本订购商品。

 

此外,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亚马逊预计将在未来90天内关闭物流中心,并逐步减少对中国内销商户的支持。

 

不过,消息人士称,亚马逊在中国的客户仍可购买其Kindle电子阅读器和在线内容。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也将继续运营。

 

4月18日上午,亚马逊进行了回应。被认为是默认了该传闻。另据最新消息,7月18日,亚马逊中国电商业务将不再运营。

 

并非空穴来风

 

4月17日消息 据《媒体训练营》报道,近日有知情人士向其透露,亚马逊将在本周宣布退出中国,仅保留Kindle电子书和跨境贸易商业务。

 

彼时,亚马逊方面回应称,没有得到这方面的任何通知。

 

4月18日上午,亚马逊回复21TECH:

 

自2014年以来,亚马逊中国就持续聚焦并发力跨境网购,打造了以“亚马逊海外购“和”Prime会员服务“为核心的独特跨境业务模式,不仅满足了中国消费者日益增长的购买高品质海外正品的需求,也建立了亚马逊在中国跨境网购行业的差异化优势。为了深化这一战略转型,我们持续利用亚马逊全球资源,优化运营效率,提升客户体验,以集中资源推动海外购业务的快速发展。亚马逊始终对中国市场有着长期承诺。在现有的良好业务基础之上,我们将继续投入并大力推动包括亚马逊海外购、亚马逊全球开店、Kindle和亚马逊云计算等各项业务在中国的稳健发展。

 

虽然只字未提“退出”和“关闭”,但仔细阅读其回应可以发现:亚马逊已经默认了传闻,其中国电商业务将会关闭。

 

“亚马逊中国本地电商业务确实遭遇了缩减调整,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亚马逊退出了中国。”一位熟悉亚马逊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来,亚马逊在中国本土市场的业务还包括AWS、Kindle、跨境进口和出口业务,这些都会正常开展。”

 

对于该人士而言,亚马逊的此次调整也并不意外。“过去几年内,亚马逊已经从一个综合电商转为强调自身的跨境购业务,因此缩减中国本土电商业务也是能够料想到的。

 

这一消息也并非空穴来风,今年以来亚马逊相关的种种动作已有迹象。

2月,据《财经》杂志报道,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双方或采取换股方式。该交易由网易考拉主动发起并推进,于2018年年底签约。

 

就在1月底,业内也有传出关于网易考拉牵手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的消息,不过彼时,该消息所传的是亚马逊中国计划收购网易考拉。

 

不过,无论双方谁占主动,最终的效果是,网易考拉负责中国区的跨境电商运营,亚马逊负责包括海外物流、海外选品等,可以认为亚马逊是网易考拉的海外供应商,或网易考拉是亚马逊在华运营商。

 

除了与网易考拉相互抱团之外,亚马逊也在持续关闭国内运营中心。

据悉,亚马逊最早在中国拥有15个运营中心,目前只剩下SHA2(上海运营中心)和宁波、中国香港等几个保税仓,去年年底,亚马逊中国刚刚关闭了它的CAN4(广州运营中心);且亚马逊中国也不再为第三方国内卖家提供FBA服务(即亚马逊物流卖家服务)。

 

一切迹象均表明,这个国际电商巨头正在对中国市场的表现失去耐心。

 

在华失速

 

作为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但凡进入一个市场,均野心勃勃。

 

例如,近年来,亚马逊在其他国家大举扩张,尤其是印度。目前亚马逊正与印度本土公司Flipkart争夺该市场的主导地位。

 

然而在中国,亚马逊罕见地失速了。

 

2004年,亚马逊以7500万美元收购了中国本土在线购物网站卓越网,开启了进军中国本土电商市场的步伐。2011年,亚马逊将其更名为亚马逊中国(Amazon China)。

 

由于中国本土电商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亚马逊在中国本土市场难以立足。根据艾瑞咨询数据表示,天猫和京东去年占据了中国市场81.9%的份额。

 

“他们退出,是因为它既不盈利,也不增长。”韦德布什证券(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迈克尔•帕赫特(Michael Pachter)表示,“中国国内的在线零售商拥有亚马逊无法匹敌的巨大优势。

 

中国区的失利,与亚马逊僵硬的决策机制、或者说亚马逊的傲慢不无相关。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曾经谈道,亚马逊对于中国市场不够激进、投资不足、本土化不充分,此外,对于中国区团队并没有放手去经营,也是重要的原因。

 

一名亚马逊中国离职人士今年2月告诉21Tech记者,亚马逊中国的主导权很小,基本都是美国总部说了算。“大到战略方向,小到页面设计的功能,都需要总部审批。

 

亦有多位亚马逊曾经的用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吐槽,“亚马逊页面设置得还是偏欧美风格,体验也并不流畅,”一位用户表示,“在最开始使用亚马逊APP时,我选好商品之后,找了好久才找到在哪里下单,下单按钮特别不明显。”

 

此外,有用户称,早年亚马逊要求用户使用信用卡绑定支付,体验亦不如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便捷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