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机非洲称霸,功能机70元,智能机只卖400

核心提示:来源:Tech(News-21)作者:骆轶琪编辑:刘雪莹中国的手机市场永远充满刺激和惊喜。17岁的金立,曾号称“金品质,立天下”,如今创始人远遁港岛,挣扎在重组和指数级增长的诉讼案件中,官网都已消失无踪;而早于金立出生10年的波导品牌,以洗脑式的广告词“手机中的战斗机”,在1999年进入市场,7年后,其海外市场负责人成立新品牌,如今已走在上市的路上...

来源:Tech(News-21)

作者:骆轶琪

编辑:刘雪莹

中国的手机市场永远充满刺激和惊喜。

17岁的金立,曾号称“金品质,立天下”,如今创始人远遁港岛,挣扎在重组和指数级增长的诉讼案件中,官网都已消失无踪;

而早于金立出生10年的波导品牌,以洗脑式的广告词“手机中的战斗机”,在1999年进入市场,7年后,其海外市场负责人成立新品牌,如今已走在上市的路上。

这个品牌叫做传音,连续多年在非洲市场称王,份额将三星远远抛在30个百分点之后。他还是全球功能机之王——

谁能想到,在大部分中国厂商都选择列阵厮杀在智能手机的机海中时,这个另辟蹊径的家伙,悄悄吃下新兴市场的红利,已经长得那么高。

 “非洲之王”称霸记

 

有人说中国从3G走向4G是飞人般的跨越,导致手机品牌在通信世代转换期出现过冗杂的库存。但对于新兴市场国家来说,功能机世代仍然漫长,其庞大的红利对于成长中品牌来说,就是最好的营养剂。

这也是三星仍然对功能机市场没有放手,诺基亚把手机品牌运营权交给HMD后迅速崛起的一部分原因所在——在南亚大陆和非洲,带有功能机产品的品牌,其地位也更稳固一些。

可能是这样的思路也影响到了传音,这个品牌销售出的手机,功能机仍然是几倍于智能机的数量。

根据传音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6-2018年,公司智能手机销量由1661万台增长至3406万台,智能手机的销售金额由67.41亿元增长至154.79亿元;功能机的销量由5896万台增长至9022万台,销售金额由36.8亿元增长至59.5亿元。

如果以两条腿走路来比喻的话,可以说,传音的功能机这条腿,肌肉十分扎实。乍一看来,这路数跟HMD的重新崛起可谓非常一致了。

根据调研机构IDC统计的数据,按照全球智能机+功能机的整体市场来看,传音的出货量甚至在小米和OV之前,在国产厂商中仅次于华为,位列全球第四。

在非洲市场,传音占据了48.71%的份额排名第一,第二名三星只占到10.27%,且这个差距在三年前甚至更早就存在了。在印度市场,传音的占有率也达到了6.72%,排在第四位。

 

看看传音的招股书,就可以知道为什么他的产品在新兴市场比三星的功能机更吸引人。

很重要一个原因是价格,传音旗下的手机产品总体均价在最近三年是略有升幅,但在2018年,功能机均价还有所下滑。

总体来说,70元不到的价格可以买到一部功能手机,400元左右人民币的价格就可以买到智能手机,实在是相当划算了。

当然,不要因为功能机是核心驱动力这件事,就轻视了传音。毕竟传音布局的市场中,非洲占比高达七成以上,但公司的收入,智能手机仍然贡献了更高份额。

2016-2017年间乃至以前,智能手机大概可以为传音贡献六成左右收入,到了2018年,智能手机的收入贡献眼看着就会突破七成了。

实际上在智能机的研发思路和投入上,传音其实也挺另辟蹊径。鉴于登陆科创板的政策要求,这家公司在招股书中详细披露了研发费用的投入方向。

大力拓展非洲市场的传音,将比较多的预算,都投入到了“深肤色拍照”相关的功能上。根据公司预算,用于“深肤色拍照系统解决方案”一项,将投入1.5亿元,在“深肤色人脸识别算法开发”中,将投入5000万元,还将为“深肤色智能美颜技术开发”预计投入1000万元人民币。

如果再算上“拍照补光硬件设计方案”、“手机端侧图像处理技术研发”分别6000万元和5000万元的投入。传音在考虑为非洲市场用户的拍照这一个层面,大概就要累计花掉超过3亿元人民币的研发。

 

附:传音前五大预算研发项目投入情况

根据公司披露,截至2018年,传音在研发的投入超过15亿元,可见在拍照一项中,就倾注了比较大的心力。总体看,2016-2018年,传音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1%、2.99%、3.14%。

 

那些年,国民品牌的研发路

 

由此可见,不论智能机还是功能机,研发仍然是稳固手机品牌更重要的利器。这也是华为有底气与三星叫板称霸全球的原因所在。

只不过不同厂商着力点不同,传音刚好把控的是成长中的市场,又有着明显的地域、文化甚至肤色差异。

别看传音这3%上下浮动的研发比例看似比较小,其实刚上市不久的小米,也大概在这个水平。

最新披露的年报显示,小米2018年研发开支为57.77亿元,同比2017年底的31.51亿元增加了83.3%。但去年小米整体收入在1749亿元,研发占收入的比重大约在3.3%;2017年小米收入为1146亿元,研发比重则是2.75%。

ov没有上市,关于研发和收入的具体比重难以在同样的维度计算。不过按照OPPO创始人兼CEO陈明永2018年末在公司内部大会上的表述,研发投入将从2018年的40亿元提升至2019年的100亿元,并将逐年加大。

再根据小米和OPPO的全球出货量比重、核心产品系列比重,略加推算,大概可以有一些答案。

其实不论上市与否,包括手机主机厂商在内的产业链厂商,关于研发专利方面的重视程度在近年来已经有了很明确的体现。

在3月末,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了2018年通过PCT(专利合作条约)提交的国际专利申请统计排名,列出的科技类公司前50名中,中国有8家厂商在列。

除了预期之内的华为以5405件专利申请数排在第一,甚至超越了英特尔、高通、三星之外,中国厂商位于华为之后的就是中兴。接下来的厂商分别是京东方、OPPO、腾讯、大疆、深圳华星光电和武汉华星光电。

从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手机产业链的厂商就可以看出,随着中国手机产业雄霸全球,关于技术专利之争也走上了更高的台阶。

比如排在第五位的中兴,去年共有2080件PCT专利申请数。根据公司发布的年报,2018年研发投入为109.1亿元人民币,占营业收入的12.8%,这一比重同比增长了0.9个百分点。

但要知道,去年中兴受到美国突发的“禁售令”影响,是在付清了10亿美元罚金之后,全年共亏损70亿元的情况下,仍然维持了在研发方面投入增速,也属不易。

回看曾经的“中华酷联”组合,虽然发展进程和重点市场都有了较大差异,但对于研发方面的投入,仍旧不遗余力。

华为在2018年财报中明确提到,会坚持每年将10%以上的销售收入投入研究与开发。2018年研发费用支出为人民币1015.09亿元,约占全年收入的14.1%。

去年亏损4.1亿港元的酷派,2018年研发成本耗资1.14亿港币(近1亿元人民币),当年收入12.77亿港元,研发也大概占据收入的9%比重。

艰难生存中的酷派如今发力在美国市场,据公司表示,作为国内5G标准制定小组的一名成员,集团致力于开发下一代5G技术及其智能终端。截至年报发布期,已就Small Cell提交逾100项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