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产的财富劫:让你血本无归的15种投资陷阱

核心提示: 来源: 新中产财富指北(ID:real-wealth)原创: 朱振鑫 文章已获授权巴菲特有句名言:“投资的第一原则是永远不要亏钱,第二条原则是永远不要忘记第一条规则。”对于广大的新中产投资者来说,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钱,防范风险永远比博取收益更重要。过去几年金融大退潮,已经有很多的新中产被拍在了沙滩上,但这还只是开始,未来十年新中产面临的财富风...

来源: 新中产财富指北(ID:real-wealth)

原创: 朱振鑫 文章已获授权

巴菲特有句名言:“投资的第一原则是永远不要亏钱,第二条原则是永远不要忘记第一条规则。”对于广大的新中产投资者来说,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钱,防范风险永远比博取收益更重要。过去几年金融大退潮,已经有很多的新中产被拍在了沙滩上,但这还只是开始,未来十年新中产面临的财富风险不仅不会消失,而且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一场财富洗牌必将在新中产中发生。一方面,金融市场的爆雷远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2009-2016年的金融大宽松,各类金融机构和产品如雨后春笋,2017年金融监管大棒挥起,P2P、信托、债券等违约事件频发。没别的原因,就是之前发的大多数产品缺乏监管、太不规范,现在监管要重建,市场要清算,这个过程还远没有结束。另一方面,新中产本身缺乏基本的风控意识和财富管理常识国外不仅市场成熟,投资者也相对成熟。而中国的中产阶级才刚刚出现,过去习惯了一有钱就买房、炒股,对各类新兴的金融产品和财富管理手段并不熟悉。他们接触到的有限的金融知识基本都是来自金融机构的销售,都是“卖篮子的人”,他们大部分只“指南”,不“指北”,为的是把新中产的鸡蛋装到自己的篮子里,即便最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受损的也只是客户。我们曾经调研过很多踩雷的投资者,有些产品连个银行托管方都没有,投资者竟然也敢直接把钱打到对方的个人账户,实在是缺乏常识。


在众多的财富风险中,威胁最大的就是此类不规范的投资陷阱。规范的投资品顶多是让你财富缩水,比如股票、房子,但不规范的产品可能让你血本无归,每一个新中产都应该首先学会远离投资陷阱。我们基于对大量投资案例的搜集,为大家梳理了代表性的15类投资陷阱,总结分析它们的一些共性,希望帮助大家揭开投资陷阱的面纱,远离血本无归的悲剧。


数据来源:网贷之家,如是金融研究院


第一类是自融自保。自融是平台发标为自身融资,自保是平台为投资人提供本息保障。比如快鹿系就曾用自己的影视公司,走自己的通道公司,靠自己的担保公司,用自家的P2P平台,最终投向了自家的《叶问3》。


图表2  快鹿集团投资关系图

资料来源:如是金融研究院


第三类是庞氏骗局。主要是通过借新还旧,偿还高额利息,一旦新增资金放缓或者停止进入时,整个体系就会崩盘。大部分P2P问题平台都有庞氏骗局的影子如善林金融、中融民信、钱宝网、唐小僧等。


图表4  善林金融经营风险列示

数据来源:如是金融研究院


远的有2015年金赛银事件,2015年10月,深圳金赛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陷入60亿元兑付危机中,金赛银负责人王维奇跑路,客户的几十亿资金无处追讨,无处申诉;而平安人寿被曝由其业务员向客户兜售的巨额金赛银理财产品无法兑付。通过高档豪华会所装门面、拉拢政府官员打着政府项目的旗号推销、打平安保险担保的幌子、宣传公司挂牌上海股交中心等方式,金赛银公司吸引了大量投资者购买其理财产品,但这些钱实则进入了王维奇的个人私款。这一事件的背后,存在着一条“有毒资产”转嫁链条:信托公司把信托贷款、债权等问题产品转给第三方私募接盘;私募公司金赛银通过动员平安员工“接飞单”等方式,打通了平安集团的销售渠道,募得巨额资金,最终挪作它用,导致原本就存在问题的资产链条断裂。


图表6  金赛银事件资金流向图

 

资料来源:银监会,如是金融研究院


(三)消费返利陷阱


消费返利原本是一项常见的促销手段,但有假借返利噱头,通过互联网第三方平台介入商家和消费者的交易过程,许诺在平台的消费额度部分返回,或通过现金消费送等额积分等形式,诱导消费者注册会员消费和商家加盟平台回流货款。


图表8   消费全返(返利)传销骗局不完全名单

数据来源:如是金融研究院


在交易所非法集资案件中,涉案规模和影响最大的是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昆明泛亚通过金属现货投资和贸易平台,自买自卖,操控平台价格,维持泛亚的价格比现货市场价高25%—30%,每年上涨约20%,制造交易火爆的假象,然后借此包装所谓“日金宝”等诱人的高收益产品。但实际上每年涨价20%只是为了让泛亚的价格永远高于现货市场价格,因此也永远不会有真正的买方,并没有带来实际增量资金;而交货商也因此不需补交保证金,投资者年化13.5%的日金宝理财收益,都是自己的本金或者新增投资者的本金。当新增资金放缓或者停止进入时,整个体系就会崩盘,投资者基本血本无归。泛亚模式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委托日金费和短期回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2015年12月,昆明泛亚兑付危机爆发,涉及28个省份的22万人,非法集资金额总计超过430亿元,上千名泛亚投资者聚集在证监会门口集会抗议。


图表11  泛亚模式图解

数据来源:如是金融研究院


卷款规模高达300亿元的IGOFX外汇平台骗局让投资者体会了一把给“黄毛丫头”交智商税的闹剧。IGOFX通过向用户提供了一个专供该公司使用的MT4交易平台,用户在这一平台上开户后可以看到自己的账户情况。用户在交易时,可以在来自世界各地的38位操盘手中选择自己心仪的对象托付资产,坐收渔翁之利,无需再做任何操作。然而投资者的资金进入该平台后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参与外汇交易,平台通过伪造交易数据,让投资者获得“盈利”,实际上是新开户投资者的资金,IGOFX实际上也并不是外汇,而是一个资金盘,借用外汇跟单的噱头集资。为了吸引更多的客户,IGOFX还通过老用户邀请新用户可获得返点、外汇竞赛抽奖等活动使得平台迅速扩张壮大。2017年6月,1991年出生的IGOFX外汇平台总代理张雪娇卷款跑路,近40万名投资者约300亿“被骗”。


图表13  IGOFX外汇平台抽奖活动宣传

资料来源:CCTV2,如是金融研究院


数字货币投资陷阱层出不穷。2017年,五行币在高调发展中曝光被相关部门查处。所谓五行币,是一种以高额返利为诱饵,打着“五行币”这一虚拟数字货币旗号的传销产品,借助快速暴富、发横财等令人心动的承诺,通过微信群、社交软件群、公众号进行洗脑,并辅之以线下活动,大肆招摇撞骗,给投资者及其家庭带来巨大财产和精神损失。与之类似,维卡币也通过微信群、QQ群、公众号进行洗脑,辅之以部分线下活动来进行传销,例如接待投资者到总部参观、组织成员聚餐等。某数字货币M则宣称让投资者有机会参与电影投资,共享票房收益。在一系列宣传的诱导下,成功募资50亿元,但几个月之内价格已经归零,官网也无法打开,所谓的电影投资都是虚构的。


(八)合伙人或原始股投资陷阱


合伙人或原始股投资陷阱通过邀请投资者成为公司合伙人或向投资者虚称企业已经或即将上市、发售原始股的方式,向投资者鼓吹一夜暴富的美梦,实则利用投资资金非法集资。在“人无股权不富”的投资概念冲击下,一场场原始股售卖大戏开始集中上演,除了高回报、一夜暴富等收益诱惑外,“上市公司”这些虚晃的光环更给了非法集资更堂而皇之的马甲。


公司登陆主板及创业板之前的股票都可以被称为是原始股。比起其他投资方式来说,相比于其他投资品,原始股一直都是一种骗局高发的投资方式。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原始股信息披露和监管不足。与A股上市公司事无巨细的披露和监管不同,未上市公司可以选择不对外披露会计报表,在新三板、四板市场挂牌的企业有很多进行选择性披露,对于这方面的监管一直处于空缺的状态。这给投资者进行投资调查制造了很多困难。二是门槛低,公司鱼龙混杂。与要求连续三年盈利且累计超过3000万才能IPO的主板不同,原则上只需要成立一家公司就可以出售原始股,即使是在新三板、四板市场要求相比于A股也大大降低。前者只需要两年营收累计1000万,后者基本没有明确的财务指标要求。对于投资者而言,买到一家有潜力公司的原始股无异于大海捞针。三是定价机制不透明。不同于A股的竞价交易,原始股的转让主要是协议转让。竞价交易是市场上所有的投资者共同出价,价高者得,一般定价比较公允。而协议转让是买卖双方约定价格实现股权的转让。这为掩护诈骗提供了很大的操作空间,对于后续警方立案也十分不利。


目前来看,原始股骗局高发于新三板和四板市场。在骗局中,骗子均以高收益低回报作为噱头,鼓吹某家公司在未来几年可以实现IPO,投资者可以从中获取高额收益。这一类骗局有两种形式。


第一种就是直接或间接出售空壳公司股权。比如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挂牌的上海优索环保以定向发行“原始股”作为手段欺诈投资者,还一度发售股权理财,向投资者承诺48%的年收益。非法融资超过2亿元,涉及上千名投资者。无独有偶,上海某酒业公司则是间接出售公司原始股,公司要求投资者先购买公司礼品酒成为会员才能认购原始股,并承诺上市之后可以转换为股票或者在一定期限内由公司以不超过12%的溢价回购。


图表15  原始股骗局运作模式

资料来源:wind,如是金融研究院


(九)股票投资陷阱


股票投资陷阱主要分三种:一种是单纯通过多账户操作拉高股价吸引散户高位接盘然后再出货。根据证监会对某些所谓游资及相关股票的调查结果可以看出,操纵者主要利用大量账户和资金进行对敲对倒、虚假委托吸引投资者追涨,达成趁机出货的目的。


2018年8月证监会对5宗个人操纵精华制药、百川股份、红宇新材、福昕软件等股票的违法行为处以接近10亿元的罚款。以精华制药为例,2015年1月到2月,高某16个账户大量买入精华制药,通过连续交易、盘中拉抬等方式拉高股价,涨幅高达66.67%。5月24日复牌后,高某采用大额封涨停的方式操纵股价制造九个涨停板,涨幅高达135%,随后高某卖出所持股份。从2015年1月到7月期间,整个账户组非法获利接近9亿元,涉案资金规模高达2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