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50亿项目崩塌,熊猫直播之死,早已被王健林看透!

核心提示: 来源:金错刀作者:张一弛王思聪没说一句话,不过最近已经快被写“死”了。 从熊猫直播宣布破产以来,大家就以五花八门的形式哀悼着这个直播巨头的倒塌。 平台上,正在上演末日狂欢版结尾。在关闭服务器的最后一天,大家变得有恃无恐,关键词就一个字——脱。 主播们彻底释放了天性,有女主播直接在直播室放片,揣度平台的下限,观众评论粗暴,甚至超管...

 

微博就收敛不少,走的是伤感怀念版的路线——以流浪地球的方式与熊猫直播断开连接。

 

在工作组里,自我反思版的结尾是最严肃的一版。

 

熊猫直播首席运营官 COO 张菊元发布了一段文字,反复出现的词语有:被迫、无奈、 遗憾、极尽努力。

 

“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在满月酒,也就是熊猫直播正式对外公测那天,王思聪自己做起了主播,场面一度让服务器出现无法注册、无法登陆、页面错误、弹幕卡顿、画面不畅等问题。

 

王思聪的解决办法也很王思聪——抽66台iphone 6s给观众道歉。

 

除了自己当主播,王思聪那些圈中好友能来撑场的全来了,陈赫、杨颖、鹿晗、林俊杰、林更新,哪个名字背后不带着百万粉丝?

不过,在熊猫直播产品度过初创期后,王思聪就将管理和经营权限下放给了COO张菊元、副总裁庄明浩等人。

 

可以说,王思聪自己几乎不参与公司管理。

翻一翻王思聪的微博就可以发现,自从2016年7月对熊猫直播最后一次的宣传后,此后便再无提及。

到2016年11月,熊猫直播的干爹越来越多,背后投资方多达19家。奇虎360持股比例为19.35%,是仅次于王思聪的第二大股东。


也就是说,直播行业现在在用户时长占比中,看不到增长趋势,甚至更像是一汪死水。

那投资流向哪里了呢?看看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就知道了,日活用户数达到了 1.5亿人,全球下载量突破10亿,把Facebook远远甩在后面。

从2014年开始到现在,国内主播的身价至少翻了几十倍。

 

平台一要承担主播们的天价签约费,二还得留住主播,砸钱养主播,比如以往主播的分成比例通常在 30% 左右,但如今主播们拿到的比例则要高得多。

 

主播们知道平台按打赏流水设置底薪比例,就会通过花钱刷流量以获得高分成,这又助推了平台的虚假繁荣,一个直播间出现13亿人观看这样的画面,荒不荒唐?

中国人口总共13.8亿,大爷大妈们也沉迷看游戏?

对熊猫直播来说,2018年中旬,PDD在熊猫直播上停播,Sky李晓峰、若风等知名主播相继被其他平台挖走。


本来没有摸清的变现通路,随着主播的离家出走彻底崩溃了。


2015年,熊猫直播亏损5000万元,2016年到了5个亿,2017年亏8亿,2018年数额高达十几亿,2019年彻底破产。


这些公司佛系么?烧起钱来并不佛系,只不过烧了这么多钱,很少人弄明白到底怎么赚钱。

 

于是,融资能力开始成为决定一个企业生死存亡的核心能力,融资、烧钱、扩张、死亡开始成为常态。


常说产品是1,这个1到底指什么?不是融资,不是规模,更不是比谁烧钱烧的多,运营效率才是站得住脚的1。

64岁的王健林比31岁的王思聪更能吃透商业的本质,“商业是很辛苦的,赚的利润就像刀片一样薄,找不到盈利模式,这是无法支撑长久生存的,不能光靠讲故事。”

 

速度证明的只有资本,

但从来不代表价值。

没有盈利模式只烧钱的,

都活不成


21早新闻:专注财经领域,为您提供兼具速度、深度和广度,同时有热度、态度和锐度的财经资讯,致力于提升您的财富价值。


21金融圈

ID:jrquan21



长按并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