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估了美国的手段,世界500强企业就此被肢解!

核心提示: 皮耶鲁齐原创: 补刀客 文/胡一刀来源: 补壹刀(ID:buyidao2016)文章已获授权他叫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曾是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的高管。2013年4月,当他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时,突然被戴上了手铐。这一幕在今天看来,是不是特别熟悉呢?在被美国人拘押时,起初他觉得这只是一场误会,或者是“茶杯里的风波”,阿尔斯通公司的法务人员会进行交涉,...


阿尔斯通在能源领域拥有多个“世界第一”:水电设备世界第一,核电站常规岛世界第一,环境控制系统世界第一。在超高速列车和高速列车行业,阿尔斯通也是世界第一。在城市交通市场、区域列车、基础设施设备以及所有相关服务领域,该公司排名世界第二。


当时流行的一句话是,世界上每4个灯泡中,就有1个灯泡的电力来自于阿尔斯通的技术。


在能源方面,阿尔斯通提供了占世界装机总容量15%的设备,共460兆瓦,占世界第二。当时中国的很多能源和输变电设备都是阿尔斯通的产品,包括三峡大坝中的一些设备。这让行业内的另一个巨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感受到挑战。


把时光倒退到2013年,当时的皮耶鲁齐已经身为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国际销售副总裁。这位从工业设备销售员一步步干到副总裁岗位的法国人身材魁梧,额头宽广,操着浓重的法国乡音。



他被关在了罗德岛一间戒备森严、关押暴力罪犯的监狱里,监狱里有不少都是死刑犯。在他2019年1月16日出的回忆录《美国陷阱》一书中描述了当时的感受:行走非常不便、呼吸极度困难。突然间感觉自己成了动物,被捆住了手脚。而且,那时的他已经看不到阳光。


在监狱里待了3个月后,皮耶鲁齐被美国检方通知要参加一场认罪听证会。当时的他知道阿尔斯通公司也在努力打官司,将他弄出去。但是,他已经在监狱里待了3个月,还会继续待多长时间?他心里没底。


此时的皮耶鲁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早一点离开令人可怕的监狱。


认罪听证会前,美国检方告诉他有两个选择:


第一种选择,是坚持不认罪并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美国方面说,这条路很危险,因为该案的检察官正在争取法院判处他15年到19年有期徒刑。而且,他还被告知,审判的准备工作将至少历时三年,而且各种费用的消耗至少在数百万美元。


另一种选择,是承认有罪,与美国当局合作,只需再待几个月就可以出去了



美国人具体怎么操作?由于在达成和解后都会签订保密协议,所以外界不得而知。但偏偏皮耶鲁齐在出狱后写了《美国陷阱》一书,透露了中间的一些经过,再加上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前不久通过搜集当时的资料发出了一篇相关报道。这使得我们可以对美国人的“围猎”做出一个还原。


皮耶鲁齐的《美国陷阱》一开头就赫然写着:“此书是关于隐秘的经济战争。”


皮耶鲁齐声称自己是“经济人质”的说法,某种程度上是比较准确的,因为美国司法部确实将皮耶鲁齐入狱,与阿尔斯通不配合调查的行为联系在一起。


由于阿尔斯通公司在全球的扩张,这家法国公司已经成为美国多家大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也是美国司法部门的“眼中钉”。从2010年开始,美国有关部门就开始对阿尔斯通进行调查,目的就是要查到阿尔斯通是如何用“不公平”方式,在美国之外取得数十亿美元大单。


而就在,2008年,德国产业巨头西门子被美国司法部指控商业贿赂,判罚了4.5亿美元。



2014年4月23日,阿尔斯通的第四名高管——公司的亚洲区副总裁劳伦斯·霍金斯(Lawrence Hoskins)在美属维尔京群岛被捕。


美国方面拿出对皮耶鲁齐的那一套,威逼他们认罪从而获得轻判。法院文件显示,在“反水”成为美方线人的高管协助下,美国检察官拿到了阿尔斯通内部长达49小时的所谓“秘密谈话录音”,这成为他们围猎、肢解阿尔斯通的重要武器。


美国给阿尔斯通给开出的罚金远远超过欧洲反贪法令规定的上限,当时投资者们担心罚款金额很可能超过10亿美元这个“天花板”。


经过多次交涉和沟通,2014年12月22日,阿尔斯通最后跟美国司法部达成认罪协议,被处罚金7.72亿美元。这已经是截至当时,美国司法部对外国公司开出的最大一笔罚金了。这给当时的阿尔斯通带来了巨大的财政压力,甚至可能迫使其贱卖资产。

3

肢 解


阿尔斯通公司2014—2015财年电力业务销售额为133.3亿欧元,净利润为1.04亿欧元;交通业务销售额为61.39亿欧元,净亏损8.23亿欧元。在这种财政状态之下,要支付7.72亿美元的罚金,几乎没什么选择,只能卖资产了。


从这开始,阿尔斯通已经踏入被围猎的陷阱。但接下来,美国人还有更多手段保证只有自己才能吃到这块“肥肉”。



而此时通用电气却在与阿尔斯通的谈判中,承诺将替阿尔斯通交了这7. 72亿美元罚金。而且,本来2014年12月阿尔斯通被判罚7.72亿美元之后,按照美国司法部的规定,这笔罚款应该在10天内交齐。


但是在通用电气基本可以确保“吃掉” 阿尔斯通能源电力业务后,直到2015年9月,阿尔斯通才缴纳完这笔罚款。美国司法部为何会如此“宽容”,宽限了这么久?


皮耶鲁齐在书中透露,因为通用电气公司有着一大批专业律师,他们都是美国司法部的前官员,他们充当“说客”,等到法国和欧盟的有关部门都批准了这笔收购交易后再收罚款,免得节外生枝。然后这些“说客”获得不菲的报酬。


2015年9月8日,欧盟反垄断部门批准收购案;同日,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也批准了收购案。阿尔斯通公司终于被美国人成功“肢解”。



而皮耶鲁齐在书中指出,自2008年以来,遭到美国司法部起诉,并最终支付罚金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总共有26家,其中的欧洲公司多达14家,占了半壁江山,支付罚金超过60亿美元。


相比之下,被判罚的美国公司只有5家,罚金20亿美元。皮耶鲁齐认为这显示美国司法部门明显偏袒美国公司,因此,“今天,我不想再保持沉默”,必须把故事讲出来。


皮耶鲁齐的书以及《经济学人》的文章,让我们得以窥见事情的另一面:美国的公共权力、国家暴力,如何直接和间接地为美国企业在全世界的扩张与竞争开路。这种经济、法律和政治的几重协奏,本就是一体。



许多法国政府高官也支持这个“阴谋论”。2015年,蒙特布尔的继任者在接受国会质询时表示,“我他由衷地相信,美国司法部的确使阿尔斯通公司高层倍受压力,所以导致向通用电气出售公司资产,但我们没有证据。”


当时说这话的,就是现在法国总统马克龙。

我们其它小伙伴

21Tech

ID:News-21



长按并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