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手起家女富豪到被判监禁,大S婆婆遭遇了什么?

核心提示: 对于干实业的企业家来说,心里恐怕都有一个梦。那就是有朝一日能把自己的店看遍全世界,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品牌。然而,创业不易,扩张就更难了。现实中,很多创始人还没有等到企业走出国门的那一天,就已经“败”给了资本。这其中不得不提的便是大S婆婆张兰,和她一手创办的高端川菜品牌俏江南!(图片来源:图虫)3月13日,据香港媒体报道,原俏江...

对于干实业的企业家来说,心里恐怕都有一个梦。

那就是有朝一日能把自己的店看遍全世界,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品牌。

然而,创业不易,扩张就更难了。

现实中,很多创始人还没有等到企业走出国门的那一天,就已经“败”给了资本。

这其中不得不提的便是大S婆婆张兰,和她一手创办的高端川菜品牌俏江南!

(图片来源:图虫)

3月13日,据香港媒体报道,原俏江南创始人张兰日前因藐视法庭,被香港法院判处监禁一年。

此次张兰卷入的风波是因其早年出售持有的俏江南股份给欧洲私募股权投资机构CVC而产生的争议。

2015年,CVC 与张兰在香港对簿公堂。按照该媒体的说法,香港法庭之后发现张兰未遵从法庭命令,向法庭申报她有净值超过50万港元的资产。

于是, 2018年3月法院裁定张兰违反禁令,行为构成藐视法庭,判处她监禁1年。

不仅如此,由于张兰缺席聆讯,法官又发出手令,下令将张兰拘捕和送交监狱。

消息传出后,很多人唏嘘不已。

白手创办俏江南餐饮帝国,并在胡润富豪榜上留下名字的张兰,如今近沦落到要做牢的地步。

落差如此之大,恐怕换做谁都难以接受。

然而,还没等网友晃过神来,剧情却有了反转。

张兰在微博上发布了多条信息,称自己人在北京

稍后,其又通过代理律师发布声明称:案件仲裁历经三年,还在等待法院排期开庭,尚未作出最终裁决,媒体报道不属实

不过,财搜君却在香港法院找到了一份3月5日有关张兰的判决书,上面的确提到:应立即对被告判处12个月的监禁,并根据原告提交的草案发出拘押令。

看来事情怕是没有张兰说的那么简单

(图片截自:香港高等法院)

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张兰其实早在2014年就被“赶出”了俏江南。

且CVC作为曾经的资本方,也已经将俏江南转手给了香港保华集团。

于是,和俏江南不再有任何关系的双方,竟为了多年前的收购案仍在继续僵持着。

而俏江南本身呢,却已从高端餐饮的标杆跌落到了卖盒饭的地步。

至于公众对品牌的印象,则差不多只剩下2011年张兰儿子汪小菲和影星大S的那场三亚豪华婚礼了…….

(一)

在中国,实体企业家不好做,女企业家就更难做。

所以,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知名女强人,1958年出手的张兰曾经是舆论追逐的焦点。

而和大多数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一样,她的创业故事也是充满了汗水与艰辛。

上世纪80年代末,张兰抛下8岁的儿子汪小菲,跟着舅舅去加拿大“淘金”。

在异国他乡,她只能靠出卖体力劳动来赚钱

在餐厅打工、在理发店帮人洗头发、伺候病人……

最累的时候,她竟一天打了六份工。

这样的日子足足过了两年,当张兰终于靠此攒到了两万美元的积蓄后,她决定回国创业。

于是,“阿兰酒家”,“鱼翅海鲜大酒楼”,“阿兰烤鸭大酒店”相继被开了起来。

到了2000年,这些店给张兰赚到了6000万的可观积蓄。

但此时,见多识广的张兰却已经不在满足于这种“开小店”的模式。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想去实现自己的商业蓝图,做一个中餐的连锁国际化大品牌,做一个中国餐饮界的“LV”。

俏江南便是在如此背景下被创立的。

彼时,张兰为俏江南锁定在当时还不受关注的川菜,并通过改良,让其更符合大众的口味。

而为了迎合商务高端人群的喜好。

俏江南店内装修别具一格,戏曲脸谱Logo、精致的拱桥、手工编织的座椅、以词牌名命名的包厢,如浣溪沙、望海潮、南乡子等。

张兰对服务员也有着极高的要求,甚至还要求会背词牌、讲英语。

为了体现自己的这种“不一样”,张兰更大胆的让俏江南对顾客收取10%的服务费。

(二)

那是一个对餐饮业特别有利的年代。

随着可支配收入的增加、消费习惯的改变,越来越多的人舍得将钱花在“吃”上。

俏江南恰好享受到了这种红利。

其从国贸第一家餐厅一路开到全国二十多个城市。

(图片来源:图虫)

名气越来越响的俏江南,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更成了唯一的中餐供应商。

这让张兰自信心爆棚, “我一次一次的创新,给市场以惊喜,因为我自己就是个‘市场天才’”。

于是,她开始盘算利用资本的力量,来助她加速实现“打造中国特色的国际品牌”梦想。

2008年,鼎晖投资以2亿元收购了俏江南10.53%股权。

与此同时,鼎晖投资还和张兰签下对赌协议,约定俏江南必须在2012年上市,否则就需要花至少4亿元来从鼎晖投资手中回购股份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2011年,俏江南冲刺A股上市失败;2012年,冲刺港股上市再次失败。

到了日期却没能按约定上市,张兰此时又没有钱回购鼎晖投资所持股份。

无奈之下,其只能继续寻求资本合作。

2014年,CVC宣布以3亿美元收购俏江南约83%股权,成为最大股东。与此同时,原股东鼎晖所持的10.53%股份全数转予CVC,创始人张兰也将大部分股份让出。

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八项规定”的出台,高端餐饮行业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俏江南首当其冲。

这让CVC所期望的依靠俏江南的现金流,来偿还1.4亿美元银团并购贷款的设想“泡汤”。

在各种是非争执之后,2014年,银团授权香港保华有限公司出任俏江南集团的董事。

张兰则彻底被“赶出局”,并和CVC开始了长达数年的“算旧账”。

口水战、法庭诉讼、资产查封等手段可谓应有尽有。

(图片来源:图虫)

其实不光张兰,很多企业的创始人和都曾将资本市场想得过于简单

他们觉得投资机构无非就是想让自己为它们赚钱,并通过企业未来的快速成长带来更大的回报。

再加上投资机构也非常了解创始人的心理,往往还会许以各种额外资源上,比如帮助企业实现海外拓展。

于是,在没有想好退路,甚至没研究好合作细节前,很多人就轻易引入了战略投资。

这之后,企业若是稳步向前倒也没事。

倘若经营得不如预期那般好,那么投资机构最先找麻烦的肯定是创始人

轻则“被限权”,重则直接被“赶出”企业,甚至还可能吃上官司。

对此,张兰就曾公开抱怨:我们这些做实业的企业家,只知道踏实的苦干积累,不知道资本市场里充斥着的陷阱与泥潭。

(三)

资本再无情,争夺的也只是领导权和股权。

作为一个需要时刻接受消费者检验的餐饮品牌,俏江南的跌落无疑是经营上出了问题

菜品创新不足,拿得出手的依旧是多年前的江石滚肥牛、晾衣白肉、摇滚沙拉.....

更夸张的是,作为昔日的高端品牌,竟然连食品安全都保证不了了。

2017年,当“俏江南长沙悦方店”被曝光店内存在“厨师偷吃菜品”、“扫把洗锅”和“死鱼当作活鱼卖”等种种不良问题后,俏江南做出了“切实保证管理标准在每家门店的严格执行”的承诺。

结果,在一个月后,当记者再次进入俏江南另一家店的后厨后,结果发现蟑螂卧餐盘,老鼠屎遍布…….

而为了生存,俏江南甚至开始卖起了盒饭,而且每份只需要26元。

可惜“放低身段”的这一招不仅没能带动公众的热情。

反倒是让其品牌在消费者心理的定位愈加模糊,连高端这个标志都守不住了。

餐饮本就是一个门槛很低、竞争异常激烈的行业。

鉴于消费者的选择实在是太多了,“自甘堕落”的俏江南不再受欢迎自是理所当然

(四)

俏江南的这些好与坏,虽说早已经和张兰无关

汪小菲甚至还曾在微博上痛斥“接盘方”控而不“管”,败坏品牌。

但无论如何,想起自己如此辛苦才创办起这家企业,以及曾经要将其做成中国餐饮界“爱马仕”的豪言,张兰的内心恐怕并不好受。

如果当初其能把精力放在了餐饮经营创新上,而不是赌博性的上市行动,或许俏江南就不会如此之快的坠落。

但那又怎样呢?

资本的逻辑从来都是“认钱不认人”,张兰愿赌就要服输!

而俏江南则在新的领导人带领下,继续艰难求生存……

浏览更多文章请点击下方

众筹女有车有房有公司

一代传奇褚时健辞世

中国最大“奢侈品”企业:市值再破万亿

2019世界女首富,她家的产品你肯定用过

又一娱乐圈造假行为被曝光

一只“破鞋”引发的惨案

21财经搜索
ID:www-21so-com

长按并识别关注


21财经搜索:迅速拨开冗杂信息的迷雾,聚焦财经热点,传递有效的财经信息,让您在这里读懂财经,玩转财富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