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卖卵黑市:十天赚五万,但随时可能搭上性命

核心提示: 香港富商,重金求子这种小广告大骗局可能很多人都已看得透彻、见怪不怪了网络热传图片除了“求”精的还有各种寻找捐卵志愿者的广告没想到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操作竟然还真的有人相信浙大一院最近收治了一位漂亮女患者她还因此入院抢救,差点没命……21新健康综合自: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新民周刊、浙江大健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01女大学生神秘“怀孕”?...

香港富商,重金求子

这种小广告大骗局

可能很多人都已看得透彻、见怪不怪了

02

真相背后,牵出一起黑市交易

面对医生的问题,美娟开始眼神闪躲,不是三缄其口,就是索性不理会医生,最后还拎着包就打算走。

如此反常的表现更加加重医生的怀疑:她一定没有说实话。

正常女性的卵巢直径约3、4厘米,比乒乓球稍小,但美娟双侧卵巢直径已有13厘米,比新生儿头部略大。大量腹水抬高横膈挤压肺部,使她出现呼吸循环系统衰竭的症状,而且过度刺激会导致血液浓缩,引发栓塞,美娟随时有生命危险。

严重的病情,再加上夜晚独自一人不安全,担心会有意外发生,医生坚决不让她离开。而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她为什么注射促排卵药,见美娟闭口不语,医生只能严肃地跟她说:“你这种情况,随时会死的!”这句略带“威胁”的话瞬间击溃了她的心理防线,将事实全部告诉了医生。

美娟来自浙南一个小镇,家里经济条件还算可以,在亲戚眼中一直都是“乖乖女”。不久前,看着班级里有些同学买了iPhone XS Max,她很是羡慕,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向家里要钱,强烈的虚荣心让她有点丧失理智了。

她开始寻找各种“快速赚钱”的方法,有一天,在学校公厕的隔板上看到寻找“捐卵子志愿者”的小广告,酬劳还不菲,心动的她试着添加了QQ号,对方告诉她:卖卵子对身体没有伤害,只需要每天打打针,半个月后取出卵子,就可以赚1-2万元。

因为急于用钱,美娟心一横,同意了这门交易,接下来连续十多天,她每天都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去注射促排卵药物,十多天后也取出了卵子,一共获得了10000块钱,再加上自己省下来的钱,顺利买到了手机,不想才用了没几天,身体就病了。

被收治到浙大一院妇科病房后,美娟在医务人员要求下,才不安地通知了父母,家人也在第二天一早赶到医院。

妇科副主任医师胡京辉从她肚子里放出了5000多毫升的腹水,并通过各种支持治疗使她的水电解质恢复平衡,经过三天的治疗,病情才得以稳定。

胡京辉跟美娟曾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你卖卵子卖了多少钱?”

“10000块。”

“一颗10000块?”

“一共10000块。”

“你真是糊涂啊,命都差点丢了。”

“挺后悔的,我下次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吗?”

……美娟沉默不语。

正常成年女性一个月产生一颗卵子,通过跟美娟的交流,医生了解到,这种黑市交易要连续十多天打促排卵药物,这些药物就像化肥一样会刺激卵巢长出一批卵泡,每一个卵泡里有一个卵子,经过生长后,美娟的卵巢被“撑”得很大,里面充满着卵泡,几天后,“工作人员”通过穿刺取卵的方式从她体内取出了大量的卵子。不规范使用、滥用促排针是导致美娟出现过度刺激综合征的根本原因。

 

过度刺激综合征是试管婴儿技术中常见的并发症,在接受促排卵药物的患者中发生率约20%,重症者约1%—4%,正规医疗机构都有相应的处理方案。美娟如此严重的病情,主要是因为黑市卵子交易受利益驱动,注射的促排药物都是超量的,并且全程没有对各项关键指标进行监测。

黑市卵子交易对人体伤害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接触不符合医疗卫生标准的器械极易引起感染、炎症或其他并发症,另一方面,因为穿刺不正规也会影响卵巢功能和生育功能。

03

待价而沽的“卵妹”

事实上,像美娟这样的案例并非少数。网上搜索发现,每年都有因为卵子黑市交易而导致生命垂危或终身不孕的人,并且以年轻女性为主。为了解国内卖卵和代孕黑市的情况,《新民周刊》记者就曾进行了历时两个月的调查采访。

记者以愿意卖卵的身份,通过多种方式联系到了行业从业者。其中一名卖卵黑市中介称他身处上海松江区,并说此处就有卖卵、代孕服务的“大本营”。两年前,松江区卫监部门曾集中力量捣毁过一个代孕窝点,但不到一周,该代孕中介又在网上招徕生意。

在卖卵黑市上,卖卵不叫卖卵,而是捐卵,捐卵女孩被统称为“卵妹”,好听一点的称呼则是“捐卵志愿者”。有中介透露,志愿者大多数是从大学生兼职群里吆喝来的,“大多数来捐卵的志愿者赚这笔钱,是为了买奢饰品和昂贵化妆品。”

卖卵前,记者联系的这名中介要求记者填写个人基本信息,包括姓名、年龄、身高、体重、血型、学历、学校等23项信息,并要求附上素颜正面清晰照片。这些信息就像商品标签,最终用于客户挑选“卵妹”。接下来,如果有买家相中这名“卵妹”,那么就要进入为期10天左右的捐卵过程,交易结束后,“卵妹”可以拿到1万-5万不等的报酬。

调查过程中,记者通过多个微信群添加了几名卖卵中介,从这些人的朋友圈来看,他们的营销套路基本一致,除了发布有关取卵、代孕的文章链接外,还有不少“成功案例”:恭喜南京J女士、广西客户孕妈妈、天津39岁M女士,同时配发医院的检验报告或者孩子的B超影像……

其中,一名中介给记者发来了捐卵的详细过程及注意事项。这份介绍中包括了女性捐卵的具体条件、补偿、过程、注意事项以及对于捐卵的“科学解释”。对于捐卵,这份介绍中首先介绍了卵子的需求方是那些由于生理问题而不能怀孕生子的不孕不育家庭。

为了给“卵妹”洗脑,中介把捐卵和挽救破碎家庭结合起来,文中这样写道:“(捐卵)志愿者帮助了那些有需要孩子的家庭,使他们能享受天伦之乐,给了他们做父亲、母亲的权利。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尊重这些做出伟大奉献的志愿者。”

记者观察到,卖卵中介的“服务范围”基本相同:有偿捐卵、试管婴儿、包成功、包生男孩……这些非法机构把自己包装成权威的生殖医学机构,强调自己悠久历史的同时,往往宣称拥有正规三甲医院绿色通道,有三甲权威生殖专家提供技术支持。

实际上,记者搜索中介的朋友圈信息,发现广告中的医院是一家以医学美容为主导的民营医院。一名代孕中介曾在采访中表示,代孕公司一般都在医院附近租房,让捐卵的女性在出租屋内做B超等检查,取卵移植等手术则安排在几家代孕机构合用的民房里。“接受手术的人得蒙着眼睛去,不能看到手术地址在哪里,以免麻烦。”

记者以需要代孕服务的客户身份,接触了一名中介。中介介绍,他们的客户来自全国各地,“厦门、广州、新疆都有,其中北京的也比较多,主要是老客户介绍的。”

中介向记者保证,“手术都是无菌操作,医院手术室是千级的,我们手术室是百级的,比医院还要高一等,检查的设备都是进口的。” “百级”、“千级”手术室,指的是层流手术室,通过空气洁净技术对微生物污染采取程度不同的控制,以达到控制空间环境中空气洁净度适于各类手术的要求,能够大大降低患者感染率。按尘粒数可分为百级、千级、万级、十万级和三十万级五个级别。

不过,孙晓溪告诉记者,中介的这一说法可能存在问题。“首先,如果他们的手术室真的能够达到百级,那么空气净化设备非常庞大,一般需要放在室外或者楼顶,作为非法代孕的黑中介,这样就很容易招来小区邻居的注意;其次,这样的设备价格是非常昂贵的,他们是否真的愿意投入这么多钱也未可知;最后,从国家对于辅助生殖技术的规范来看,千级手术室完全能够满足要求,哪怕是胚胎实验室,也是大部分千级,局部显微操作的区域做到百级即可,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做那么高。”

04

代孕可以合法化吗?

目前我国至少有上万不孕不育者需要捐卵治疗,但能够从合法途径得到卵子的仅有数百人,而且很多捐卵者自己也可能是卵子的二次需求者,因此很少有人会主动捐赠。也就是说,市场需求是客观存在的。

“但是黑市并不合法,更重要的是,安全性无法保证。” 孙晓溪说,“正规生殖中心的医生,需要医学院毕业,有妇产科临床经验,还得经过5年的辅助生殖技术培训,通过相应的考试和培训才能上岗,但黑市上的所谓医生,可能根本就没有行医执照,在用药剂量和经验上,也不会考虑潜在风险,一旦病人出现医疗问题,无法索赔更无法维权。”

要明确的是,捐卵不是捐精,促排卵药物可能会引发卵巢肿胀,甚至可能引起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在正规医院做促排卵治疗时,要进行严密监测,一旦发现异常将采取相应的保护和应对措施,“严重的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会导致心肺功能降低,肝肾功能受损,胸水、腹水、心包积液,成人呼吸窘迫综合征,血管栓塞,甚至多脏器衰竭,危及生命。”

除了促排卵,取卵手术也存在风险和隐患,虽然不需要开腹,但手术过程有可能造成子宫、膀胱、肠管、血管及其他卵巢周围的盆腔结构的损伤甚至出血、感染。手术对于环境要求也不低:无菌、少尘、保持恒温恒湿,还需要必备的麻醉和抢救仪器设备。

租来的民房显然达不到这样的手术环境要求。

孙晓溪说:“排卵并非越多越好,目前我们临床上一次一般会取10个左右的卵子,这个数量足够2-3次胚胎移植机会,也能够避免对卵巢的过度刺激。”然而,对于黑市卖卵女孩来说,她们往往一次被取出20个卵子甚至更多,有捐卵少女曾痛哭后悔“取完卵我都虚脱了,手术台都下不来”。

其实,长久以来,代孕问题都充满争议。

有人认为代孕是一种对人性的摧残,在法律和伦理上存在诸多问题。根据媒体的报道,武汉一家代孕公司每年要做上百个代孕单子,但每年要平息的较大纠纷就有一二十起:有代妈代孕失败要跳楼;有雇主中途反悔要退钱;有捐卵的女大学生带着男朋友闹上门;有频频威胁要去报案。

但也有观点认为,一味否认社会需求,只会适得其反,不如将其放在阳光之下,也方便相关部门监督管理。

上海市医学伦理学会副会长樊明胜就认为,代孕,应区别情况加以对待。“如果是纯粹的商业操作,为了多生孩子甚至生男孩,应坚决予以反对。如果是不孕不育的夫妻确实遭遇到了生育难题,没有生育能力,但又非常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那么,代孕实际上是解决他们生育愿望的唯一出路。”其中,需要明确的一个基本原则是,不能因为夫妻想多生几个孩子而代孕,代孕应该是因为完全生不出而作出的无奈选择。

然而,哪怕是在代孕合法化的美国,仍面对诸多困境。2015年热播的《芝加哥医生》第一季中,就曾着墨于两位代孕妈妈,第一个代孕妈妈吉娜由于遭遇交通意外昏迷被送入医院,作为她肚子里孩子生理学上的母亲多纳休,曾和吉娜签署过一份协议,可以代表吉娜做出决定,由于担心胎儿会有危险,多纳休一家屡次拒绝接受治疗,差一点舍大保小;而第二个代孕妈妈,意外早产却硬要撑到自然分娩,否则不仅拿不到钱,连孩子都没有人要……

在美国,合法代孕的反对者主要关注代孕者健康问题、代孕者中途被客户抛弃或胎儿存在严重生理缺陷等情况;此外,反对堕胎的观念也是代孕的“敌人”,因为代孕通常会涉及双胞胎或者三胞胎,极有可能会选择性堕胎。

到目前为止,世界多数国家依旧严格禁止代孕。大部分欧洲国家立法禁止代孕行为,其中包括法国、瑞士、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在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不仅商业代孕是违法的,这项禁令也延伸到了海外——那些企图通过到海外旅行寻找代孕者的夫妻将有牢狱之灾,或者是要交大笔的罚款。

回到我国目前的情况,代孕仍然是充满争议的话题。

21新健康近期原创好文:

中国人的胳肢窝:养不肥几十块钱的止汗剂,却养壮了各种黑暗偏方?

苦等30年,3.5亿患者终于看到了曙光!

又一国产PD-1抗癌药价公布,不到进口药价一半!境外患者会组队来代购吗?

隐形的代孕市场:65万全包,85万选性别,再加10万喜提龙凤胎

是时候扒扒“滋补圣品”燕窝的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