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生素就能治癌症?又是那个BBC来打脸了!

核心提示: 作者:白杨来源:微信公众号“北美留学生日报(id:collegedaily)”已获授权转载。话说,现在真的是一个全民养生的时代了。自从前些年电视上各种“科学养生”节目播出,“亚健康”等知识普及,养生开始走进年轻人的生活。80后,90后,甚至00后都开始人手一个保温杯,菊花泡枸杞。泡不完的脚,喝不完的热水,含不完的护肝片,敷不完的“贵妇面膜”,吃不...

作者:白杨

来源:微信公众号“北美留学生日报(id:collegedaily)”

已获授权转载。

话说,现在真的是一个全民养生的时代了。

自从前些年电视上各种“科学养生”节目播出,“亚健康”等知识普及,养生开始走进年轻人的生活。

80后,90后,甚至00后都开始人手一个保温杯,菊花泡枸杞。

泡不完的脚,喝不完的热水,含不完的护肝片,敷不完的“贵妇面膜”,吃不完的养生保健药;

其中最受广大年轻人青睐的,大概就是各类维生素片了。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维生素真的这么强大和必需吗?

我们日常使用的维生素片和补剂,真的有进入人体血液发挥效用吗?

我们这群普通人真的可以放心地食用或者注射维生素吗?

维生素给人体带来的究竟是利多还是害多?

这一切的答案,在BBC的纪录片《维生素的真相》当中,都将被揭晓......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我们都知道,维生素C缺乏或者长期摄入不足会导致坏血病;

维生素A缺乏容易患上夜盲症,角膜软化症;

维生素D不足,则容易骨质疏松,甚至导致佝偻病的产生。

维生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其众多的功能之中,有几项却令人存疑。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简单的能与不能的问题。

从军训的士兵和马拉松运动员身上,Bryce Sage得到了这样一条信息:

大剂量的维生素C能降低一半患上感冒的几率。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那么从上述的结论,我们可以得出:维生素C能治疗感冒这一结论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在大部分专家看来:

运动员们都生活在一个艰苦的环境下,平常会消耗大量的能量,维生素C能很好地为他们补充营养,帮助他们保持健康。

但对于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而言,却不一定如此。

普通人摄入过量的维生素C,对抵御感冒基本没什么作用。

为了求证“维生素C能不能治癌症”这一传闻,Bryce Sage去到了国家卫生研究院,找到世界顶级的维生素C专家——马克拉文博士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但如果换成“静脉注射维生素C,那又是另一个结果了。

实验室动物的实验结果显示:

静脉注射维生素C期间,生物体调控维生素C的功能会发生数小时的缺失,导致体内维生素C的含量会短暂的急剧升高,并伴随有大量的过氧化氢产生。

值得注意的是,过氧化氢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是消灭癌细胞。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早期的实验证明,这种疗法对人类同样有效。

因此拉文博士认为,超剂量的维生素C在未来具有治疗癌症的潜力。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显然,大剂量的维生素C对于体弱和维生素缺乏的人来说,是有好处的,但对于绝大部分普通人而言,并不适用。

毕竟你不会在用维生素C治疗感冒之前,专门跑去医院检查自己的肝脏和肾;

期间还要开始大量的体育锻炼,将自己的身体素质练到和马拉松运动员一样,以获得一个“治疗感冒”的效果。

社会中,对维生素功效的质疑不仅在于,其在感冒和癌症的治疗效果上,更多的是维生素的使用。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据保罗奥菲特介绍,维生素的确很重要,它是生命所必须的,帮助我们把食物转化为能量,但是物极必反,维生素使用不当也是相当危险的。

例如片中出现的维生素E,假设它有1000个单位,但是你看它的背后,上面写着“推荐每日摄取量的3333%”,也就是说你服用的量是推荐服用量的33倍。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等等,如果维生素A和维生素E很“危险”,需要谨慎使用的话,那么那些复合维生素呢?

保罗奥菲特:

你会看到那些服用复合维生素的人,也没有比不服用的人健康多少。

我觉得复合维生素没有对身体造成什么伤害,但也没有证据表明它对你身体有帮助。

熟悉维生素的人都知道,尽管维生素是人体必须营养成分,有着非凡的重要性,但它却不能依靠人体自行生产,只能通过外部获取。

片中介绍到的维生素补充方式有三种:

静脉注射;

日常饮食;

营养强化。

其中静脉注射,维生素利用率最高,因为是直接输送到血液当中,但不适合大部分普通人使用。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从农业发展开始,人们为了产量就会有选择性的育种,农民会优先选择长得又快又大的植物种子,这样长久的“筛选”下来,使得食物中的营养显著下降,现在超市里卖的菜多数都没有以前的菜有营养价值。

质量与产量的“战斗”中,产量大获全胜。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在这样的条件下,“营养强化”手段开始出现并逐渐流行。

什么叫“营养强化”?

在食品制造过程当中,将食物本身缺乏的某种营养加强,并将其加到食物中。这样的制作过程称之为“营养强化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在20世纪30年代,有人推出在面包中加入叶酸和维生素B2的方案,这样可以帮助孕妇避免生出有缺陷的孩子。

但值得注意的是,不是所有“营养强化”都是在公平干净的环境下产生的。

在现代,有些人简单粗暴的将维生素和矿物质等加入到食物当中,并开始大肆宣传其特效,及功能。

对于这样的做法,营养学家大卫卡茨给出结论:

这样的确可以帮助普通人获得维生素和营养物质,但并不能获得最佳的营养状态。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本次实验使用的食品是马苏里拉奶酪,实验分为两组:

一组食用特制的添加小剂量维生素D的奶酪(政府许可),每份200单位维生素D;

另一组食用添加大剂量维生素D的奶酪,每份28000单位维生素D,一周吃一份。

一周吃一份含有28000单位维生素D的奶酪,平均每天就是深入4000单位维生素D,这是推荐每日维D剂量的5倍。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这也就意味着,你将维生素D吃进嘴里,它能很好地进入你的体内。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食用了比推荐量多得多的维生素D,会不会有危险?

莱茵霍尔德医生给出了答案:

这是安全的,因为食用的维生素D依旧远远低于你在阳光下产生的维生素D。

如果夏季穿着泳装出门,人体会产生相当于10000个单位的维生素D,户外工作人员,比如农民或者屋顶修缮工,他们每天会合成4000个单位的维生素D。

根据莱茵霍尔德医生的研究——

人类的皮肤在紫外线的作用下,可以产生维生素D,根据肤色和地理位置不同,人类对维生素D的需求也不同。

那么面对不同的需求,这个推荐量科学合理吗?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纪录片的最后,主持人来到了NASA,接触到了宇航员的饮食,其中我们发现,面对航空仓这样独特的生存环境,宇航员们唯一需要补充的是维生素D,因为航天器有保护层,宇航员照不到紫外线。

被问及到“宇航员需不需要吃补剂”时,宇航员营养团队负责人斯科特史密斯是这样回答的:

看个人爱好,你想吃就吃,这没有什么好处,也没有什么坏处。

图源:bilibili,《维生素的真相》截图

最后,主持人阐述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神奇食物”,那些时髦的营养获取方式,也并没有成熟的科学理论支持。

均衡的饮食依旧是最好的获取维生素的方法。

Ref.

https://www.bilibili.com/bangumi/play/ep126234/《维生素的真相》

相关阅读:

维生素是卖给傻子的“大补丸”?西方清算“百年骗局”

事实上,虽然把维生素补充剂当作保健品的养生手段越发流行,但西方对维生素的质疑,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在地球另一端,学界、媒体正在掀起一股“讨伐”维生素的热潮:从上文提过的BBC、英国卫报,到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大西洋月刊;从诺奖得主,到医界翘楚……

文章来源:院长在线

早在1992年4月6日,《时代》发表封面文章,封面画面上满是五颜六色的药片和胶囊,文章宣布:“维生素的真正威力:新的研究表明维生素可能有助于对抗癌症、心脏疾病以及衰老的侵袭。”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仅仅几年之后,很多欧美主流媒体开始反思了……

01

纽约时报:卖给傻子的“大补丸”,别在维生素和矿物质上花冤枉钱

2015年2月,纽约时报撰文指出,维生素是卖给傻子的“大补丸”。服用一种药丸,你会变得更聪明。服用另一种,你会瘦下来。再一种,能让你变得快乐。还有一种,会令你充满活力。

如果纽约和加拿大的科学家测试发现,这些神奇大补丸里面,可能只有磨成粉的稻米或家养植物,那又如何呢?

只要有足够多的人相信自己会变得更健康,这就是一个不错的诈骗业务。在很多情况下,这些东西甚至连食品都算不上。药物必须经过联邦政府的严格测试和审核,膳食补充剂则不用。药物必须被证明是有效的,膳食补充剂则不必。

这些是带有奇幻属性的玩意——植物、草药、矿物质、酶、氨基酸、干货等等。它们是“纯天然的”,而且不便宜。

美国人像吃彩虹糖一样把它们往嘴里塞,尽管最近的多项研究显示,市场上的所有草药补充剂中,将近三分之一可能是彻头彻尾的假货。

美国癌症学会警告:

“市面上流传着很多错误信息。对于膳食补充剂的安全使用方法和潜在风险,就连一些见多识广的人,恐怕都难以找到可靠的信息。”

02

BBC:破灭的维生素神话,基本没用,甚至会更早地将你送进坟墓

2014年12月,BBC在一部纪录片中指出,当我们不停服下各种抗氧化剂,并将其视为灵丹妙药时,好的情况是,它们没有什么卵用;坏的情况是,它们会更早地将你送进坟墓。

在1994年,一项从50年代开始,受试者共计29133人的试验完成了。所有受试者都是烟民,但只有其中的一些被给予了β-胡萝卜素补充剂。

然而在该组中,肺癌的发病率增加了16%。在美国的绝经妇女中,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

她们每天服用叶酸(多种维生素B族)并持续了10年后,与没有服用补充剂的妇女相比,患上乳腺癌的风险增加了20%。事情还在变得更加糟糕。在1996年一项关于1000多名重度吸烟者的研究,不得不在两年前提前终止。因为在仅仅为时四年的β-胡萝卜素和维生素A补充获取之后,受试者的肺癌发病率增加了28%,而死亡率增加了17%。

03

大西洋月刊:维他命神话,为什么我们需要膳食补充剂?

2013年7月,拥有150多年历史、美国最受尊敬的杂志之一的《大西洋月刊》撰文指出,维生素可以预防疾病没有科学依据;大量长期摄入维生素,会致病甚至致命。

来自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那些长期服用多种维生素的女性,死亡率要比那些不吃的高。两天后,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那些长期服用维生素E的男性,前列腺癌发生率有增高趋势。

之前有7项研究已经显示,维生素会增加罹患癌症、心脏病,以及减少寿命的风险。

04

华尔街日报:这是维生素热的终结吗?

2013年12月,《华尔街日报》发表了《这是维生素热的终结吗》一文,指出了维生素的危害。文章说,一些抗氧化剂,被吹捧为有癌症预防能力,并能保护大脑,预防老年痴呆症。但在一项研究中,有7500名男性被分成了4组,分别给予维生素E、硒,或安慰剂,试验共5年。

结果表明,老年痴呆症的患病率没有显着差异。四位医师和公共健康专家,在伴随研究发布的评论中写道:传递出的信息很简单,那就是大多数食物补充剂,无法预防慢性疾病或死亡,并没有服用它们的正当理由,应当避免服用。

在其他一些试验中,β胡萝卜素、维生素E,以及还可能包括高剂量的维生素A,会增加死亡的风险。

05

卫报:别再相信抗氧化膳食补充剂的广告了,每日服用维生素片剂可提高疾病风险

2012年5月,英国《卫报》刊登文章说,膳食补充剂有益健康的主要元素是它的抗氧化剂,但美国科学家最新研究发现,服用这些抗氧化的膳食补充剂,其健康功效基本上只是一个“神话”。

两位拥有营养医学硕士学位的药剂师Aidan Goggins和Glen Matten,曾写过一本名为《健康幻觉》的书中,讨论抗氧化剂的风险。两位专家指出,过去研究中所推崇的抗氧化剂,都是从天然食物如蔬菜、水果中直接提炼的抗氧化剂,并不是现在我们吃的这些合成片剂。

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更让人意外的研究结论是,科学家们逐渐发现,自由基其实对人体健康也是必需的,可以帮助免疫系统抵抗外部感染,甚至能预防癌症和降低癌症死亡风险!

通过正常的膳食,我们体内原本是一个均衡的状态,抗氧化剂与自由基势均力敌,顺利运作,随意补充抗氧化剂无疑会打破这一平衡。一顿营养丰富的果蔬餐,一般只含有200毫克的维生素C,而小小一片维生素片,就有1000毫克的维生素C。

总之,无论是维生素还是矿物质还是其他营养素,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从天然食物中摄取。

06

Business Insider:大多数膳食补充剂是无效的,但这里有适合你的一种

美国的知名科技媒体Business Insider ,在《大多数膳食补充剂是无效的,但这里有适合你的一种》一文中,谈到了几类膳食补充剂,逐个分析你是否需要它:

蛋白粉,可以使用坚果、豆腐、鱼和肉类取代它;锌,服用它,可以让感冒提前痊愈;氨基酸,可以吃肉代替;抗氧化剂,会增加某类癌症的风险,可以食用浆果代替;叶酸,当怀孕时可以遵医嘱服用;绿茶提取物,可以一试,它可能会有益于你的健康,并证明是安全的;鱼油,可以食用三文鱼取代;人参提取物,科学家认为需要更多试验证实它的安全性;银杏提取物,研究证实它无效,请忽略……

07

诺奖得主、医界翘楚:维生素片不仅无益,反而致癌,是个残酷骗局

2013年,85岁的诺奖得主、“DNA之父”詹姆斯·沃森,曾在《新科学家》上撰文称,很多研究显示,服用大剂量的维生素会升高癌症和糖尿病风险。维生素片不仅无益,反而致癌,是个残酷骗局。

2013年12月17日,美国《内科医学年鉴》又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够了!别在维生素和矿物质补充剂上浪费钱了》。

这篇文章的结论是:普通(有正常饮食能力)的人群,服用维生素补充剂或者矿物质补充剂没有益处,相反倒可能有害。不要指望着服用维生素能预防慢性疾病。

而这篇文章的作者,均为医学界翘楚。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Welch疾病预防中心的医学和药学博士Eliseo Guallar、医学博士Lawrence J. Appel、医学博士Edgar R. Miller、英国Warwick大学医学院医学博士Saverio Stranges、该杂志的高级副主编、医学博士Cynthia Mul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