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手术骗贷狂欢?大妈组队来套现,中介医院勾结撸出15亿!

核心提示: 作者:零和来源:一本财经(ID:yibencaijing)已获授权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在医院的结账处,常常放着一排各家贷款平台的二维码,用户只需扫描二维码填写资料,就能申请借款。于是,一车车的农村大妈,被拉到一些小诊所,排着长队申请贷款。「先让她们签字,医院领着她们进手术室,拿着没装针头的针比划一下,或者躺在手术台上假装手术,拍个照片,...

作者:零和

来源:一本财经(ID:yibencaijing)

已获授权转载。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在医院的结账处,常常放着一排各家贷款平台的二维码,用户只需扫描二维码填写资料,就能申请借款。

于是,一车车的农村大妈,被拉到一些小诊所,排着长队申请贷款。

「先让她们签字,医院领着她们进手术室,拿着没装针头的针比划一下,或者躺在手术台上假装手术,拍个照片,就可以走了。」

走完这个过场后,杨泉第二天去医院结款,和医院三七分。杨泉拿70%,给大妈们分10~20%。

多位从业者透露,行业中至少有15亿被骗贷群体分食。其疯狂程度,触目惊心。

在这场闹剧中,每个角色都如此鲜明:为融资急速做大的平台;为利益而疯狂勾结的中介、医院和内鬼;为蝇头小利就失去底线的套现用户……

他们共同组成了这一首《骗贷狂欢曲》。

01

行业崛起

医美分期平台「易美健」负责人宋明歌,在2016年6月份,发现了一些异常。

「来贷款的用户有些奇怪,五六个女性同时申请,都来自同一个村,而要做的项目,申请的金额,也出奇一致」,他们似乎对易美健的规则,「摸得门清」。

这些异常,让宋明歌高度警觉。

但他完全确认骗贷群体的存在,是在两个月后。

一些用户出现逾期,催收部门都上门了,用户还一脸懵逼:「这些钱是需要还的吗?」

此时,在北京、上海、山东菏泽、淄博、济南等多个城市,整个行业的逾期开始集中爆发。

所有人没料到的是,再过两个月,行业将陷入全国性的骗贷黑洞之中,至今难以转圜。

而三年前,行业的鼎盛繁华,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2009年到2015年间,中国医疗美容一直保持15%的年复合增长速度,超过2.4万家医疗美容机构成立。

业内预测,到2018年,医美市场规模将超过8500 亿

这个千亿级别市场,成为消费金融掘金之地。

医院贷款处,放着一排各家平台的二维码

而一切的失控,就是从行业疯狂冲量开始。

为了急速冲量,很多分期平台的风控形同儿戏。

杨泉研究了30多家平台的风控规则,大部分很简单。比如一家平台只要是没有信贷记录的「白户」,芝麻信用分高出600分,再提供近两个月的通话记录,就能下款。

「最开始的时候,一些平台的下款率高达80%,」杨泉发现,这个生意太好赚,只要拉来人,就坐地收钱。

「我们对部分平台的规则比较熟,会根据风控规则来包装用户资料,」杨泉称,「现在我们最喜欢申请的平台,有即分期、易日升、快分期、麦芽分期等」。

中国哪里的「白户」最多?

答案是农村。

杨泉雇了一辆大巴车,去河北石家庄、邯郸、保定等偏远农村「拉人」。

每天清晨,他开着车在村里转,大喇叭循环喊:「上车给一万啊,免费北京旅游啊」。

刚开始,农村大妈们,将信将疑。

杨泉说:「就算最后我耍赖,不给钱,包吃包住,带大家免费北京旅游一次,也不亏啊。」

有大胆的,就爬上了车。

那时,他的「行业信誉」还没建立起来,窜几个村子,才能捡满一车人。

一车车的农村大妈,被拉到一些小诊所,排着长队申请贷款。

医院帮助大妈们伪造手术文件

走完这个过场后,杨泉第二天去医院「结款」,和医院「三七分」,杨泉拿 70%。

「我们这行,声誉很重要,所以我都会给农村大妈们结账,每个人可拿10~20%,」杨泉服务到位,分完钱,再送大妈们回家。

很快,杨泉的名声在外。

农村大妈都知道这个帅帅的小伙靠谱,口口相传,一个村子的人都准备出动了。

杨泉的大巴车驶进村口,一按喇叭,大伙抢着上车——一排两个人的座位,都挤三四个人。

杨泉的势力范围,迅速扩大。河南、内蒙古、东三省、江苏等地的农村,皆是他的地盘。

如今,杨泉早就不再亲自出马了——他手下的中介,已发展到上千人,每月坐地收钱百万。

而像杨泉这样的大中介,全国起码有几百人,他们是骗贷的领军人物,决定了骗贷手法和走向。对上,对接医院,谈好分成;对下,豢养手下几百人小中介。

他们大多文化水平不高,极具小聪明,出手大胆狠辣。

这个群体,地盘意识很深,「别人的场子,不能轻易碰」,杨泉说,南方市场,他忌惮很深。

他说,北方的骗贷,大多是因为穷。而南方,纯靠骗。

那里的水,更深。

03

夜场江湖

程曙泽是一个在上海周围活动的小中介。

他加入这行时候,是个小白,毫无经验。

他为了获客,用的是最傻的办法,通过搜微信「附近的人」,疯狂加人,并在朋友圈刷广告,吸引客户。

一个大中介在朋友圈晒自己的「战果」

如今,骗贷群体变得「像老鼠一样油滑」。

很多中介已不再接不做手术、纯套现的单子。

「如果不做手术,分期平台报警,我们就很被动,」程曙泽说。

而杨泉已开始了产业化运营——他将自己的模式,发展成「传销」,多级代理。

任何一个曾经来做手术的用户,又反过来变成他的下线,再去「人拉人」。

杨泉多次召开「传销大会」,把所有下线聚过来,大家分享经验,「现场大家都疯了一样,讲自己一夜暴富的故事」。

杨泉躲在了幕后,成为金字塔上的顶尖的神秘人物,冷冷地看着几近癫狂的人群。

这是个危险的信号,意味着中介群体将爆炸式增长,「几个月,人数就能翻番」。

他们如水蛭一般,狂吸这条产业的血液。各个平台的漏洞,被他们撕裂成欲望的洞口。

04

帮凶同伙

医院,在这场骗贷狂欢中,充当一个怎样的角色?

「他们绝对是帮凶」,杨泉称,这条暴利产业链中,医院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他曾踏遍多个城市,和几百家医院打过交道,他发现,只要给足利益,没有合作是谈不成的。

一般充当帮凶的医院,分成两种。

一种是大型机构和集团。

他们正在上市或「被收购」的临门一脚,急于冲业绩。

他们依赖中介,急速获客,宁愿返点70%。「而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中介带过来的,大多是骗贷者,不会还钱,但他们选择视而不见」,杨泉称。

这些医院,用户到了之后,需要做些手术。杨泉拿到返点之后,再分20%左右给客户。

而第二种,大多是一些中小型诊所,是杨泉最喜欢的合作伙伴。

宋明歌称,整形美容机构越来越多,竞争惨烈,百度的竞价排名下的医疗广告,越发「天价」,他们只能开始打「价格战」,靠用户口碑传播。

「医美行业即将进入良性循环」,宋明歌称,各家分期平台的集中爆发和野蛮冲量后,原本的价值链条,被打破。

很多死亡边缘的机构,突然间「侥幸生还」。

「用户和钱,都送上门来,感觉一切就是天上掉馅饼」,杨泉称,他最喜欢这些被欲望和贪恋控制的人,只要双方利益分配得当,他们趋之若鹜。

医院真的对套现和骗贷,视而不见甚至参与其中吗?

一本财经以中介的身份,走访了北京多家医院,大部分都表示:「不管客户怎么来的,还不还钱,提供50%的返点没问题」。

「一个5万的手术,我们收3万,剩下的2万返给你们,」一本财经假装自己就是来套现后,北京圣爱医院的相关负责人依然如此答复。

可见,这早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而另一个帮凶,则来自分期平台的「内鬼」。

杨泉现在的主要任务,除了搞搞医院关系,就是陪平台的市场或风控负责人「吃吃喝喝」。

「很多市场负责人为了急速上量,就来找我们合作」,他们居然是来求杨泉,带人来「撸」自己的平台。

杨泉很够意思,事成之后,还会返点给他们。

一位市场负责人,在完成了冲量任务之后,获利几十万,并顺利跳到一家更大的公司,成为市场负责人。

很多从业者提到,一家分期平台的风控负责人,甚至出来开班授课,教中介们怎么撸平台,「大家像疯了一样,掏钱报名参加」。

实际上,在暴利面前,整个行业都疯了。

这一出闹剧,所有的形象,荒诞而滑稽,在狂躁的时代背景音乐中,一张张疯狂逐利的面孔,丑陋狰狞……

05

谁来买单

在这条产业链中,医院和中介,分食这15个亿红利,赚得盆满钵满;而分期平台和用户,却是两败俱伤。

谁来为这 15 个亿买单?

无疑是分期平台和用户。

一部分用户,是主动来套现。后期,他们大多选择消失,逃避催收。

但大部分用户,是被骗过来的。

比如农村大妈们,她们很难意识到,所谓的「信用」,对她们有何用。

「很多人被催收时,才知道这些钱是需要还的,甚至要上征信记录,一旦逾期,将影响终身信誉,再也无法贷款」,宋明歌称。

他见过一些用户,发现自己被骗后,完全失控。

去年年底,一个用户被催收逼债,她只能通过去其他平台,借钱还款——最终利滚利,将她拖进债务深渊。

她冲到医院去闹,医院说,用户欠平台的钱,和他们毫无关系。

她试图从医院的窗口跳楼自杀,最后被医护人员拦住。

「我并没有罪恶感,这一切,不应该怪分期平台自己吗?他们的漏洞太多,让大家有洞可钻」,杨泉甚至开玩笑,说自己是「互联网时代的深度参与者」。

「互联网金融,金融才是核心,风控才是王道」,宋明歌称,医美行业盲目涌入太多「心浮气躁」的互联网从业者,他们对金融,缺乏基本的敬畏之心,导致行业滑向深渊。

很多平台,是为了急速冲量,做大市场规模,迎接「下一次融资」。

「这套互联网流量的玩法,真的不适合金融」,宋明歌称,行业中很多平台的通过率,高达80%——这无疑是对风险的藐视和亵玩。

「一些我们平台审核不通过的单子,一些风控松的平台直接过」,宋明歌称,有一些客户,甚至故意将其他平台放款的截图发给他,「寒碜我们」。

宋明歌把这些平台,称为「专业打脸的,打得我们脸,pia pia 的」。

但市场是一个逆向选择的过程:如果一个平台更好骗,骗贷者自然就会涌向这里。

他们又能撑多久?

截至目前,行业十分之三的平台,黯然消失,再无音讯。一些消费金融平台,也悄然关闭旗下医美分期业务。

2016 年3月让杨泉进入这个行业的平台,只运行了2个月,就默默关闭;某大型消费金融公司,也安静地关闭了北京区的医美分期业务……

宋明歌一直在思考,这个行业真的就要如此溃烂下去吗?

「很多医美骗贷难以立案,是因为很难取证,除非用户愿意配合」,宋明歌称,某些医院,已开始被经侦盯上。

一旦证据确凿,就可以「杀鸡儆猴」。

而这个过程中,用户是否配合,变得极为关键。

易美健正在搭建「医美分期法律援助平台」,试图团结用户,共同将骗贷产业链的一串人揪出来,将利益返还。

而另一方面,监管也需要紧跟其上。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协会表示,严禁业内与无资质金融机构合作,开展医美消费贷款业务。

在上海,一些不正规的玩家,被强制出局。

业内一片叫好。

监管和司法辅助而上,肃清搅乱市场的玩家;各个平台提高风控,进入良性竞争,这个行业才有可能,慢慢爬出黑洞般的骗贷深渊……

「我们高估了人性,低估了人的欲望」,如今,很多从业者感慨。

但是,不要试图用商业去考验人性——坏的规则,才会诱发「人性之恶」,应该用机制去遏制「恶」的溢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卡贝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