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未婚生子背后的性、爱与生活

核心提示: 来源:21新健康原创作品作者:朱萍、武瑛港、刘金健编辑:苏敏华、陆宇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手记:一个月前,在北京某公交站,一个上初中的女孩懵懂地问一个男孩,多大可以生孩子,男孩不假思索地说:看网上15、16岁就有当爸妈的,生孩子不犯法,说完轻轻地亲了一下女孩的额头。男孩大概在14岁左右,淡定自若的神情与年龄并不相称。网络上,有很多未...

据了解,快手等平台内隐藏着一个混乱的少年儿童交往圈,恋爱、怀孕、生子等未成年人的禁忌都被轻易打破。 而在政府打击快手等平台后,一些社交类平台更为隐蔽。如QQ上有很多私密性极强的未成年妈妈群,21新健康伪装成一个00后且马上要生女宝的未成年妈妈,经过近一个月请求加入超过20个以上的群,但始终未进入每个群。

通过“朋友及朋友圈”的打探,21新健康通过采访、医生介绍等了解了近20位未成年女孩生子的情况(部分目前已经成年),很多人表示“不悔”,但采访中,能够感受到她们怀孕时的担忧、生产时的恐惧,及在日常生活中与“小丈夫”应对“柴米油盐”的无奈。

联合国发布报告显示:发展中国家每年有超过700万未成年少女当上母亲,占全世界未成年人分娩案例的95%。其中有200万年龄低于15岁,这导致面临着健康风险,不得不辍学、影响就业。在中国,合法结婚年龄是男性22岁、女性20岁,具体有多少未成年少女分娩,21新健康没有找到具体统计数据,这个话题在中国非常敏感。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未成年妈妈?是性教育的缺失?法律监管漏洞?这些未成年女孩分娩时会遇到哪些危险?她们的人生又会有怎样改变?“小父母”们会不会真心后悔?

01

被扭曲的“荣耀”

曾在快手上拥有2000万粉丝的杨清柠,早在13、14岁就开始谈恋爱,未满18岁就与同样未成年的王乐乐怀孕生子。怀孕期间,杨清柠多次在快手上晒视频并且直播,每次动态都有上千万点赞和评论。


另一家医院的一位妇产科护士向21新健康表示:“大部分未成年妈妈一般会打掉孩子,少数把孩子生下来的也不会自己抚养,多被领养。他们自己都还是个孩子,缺乏最基本的生活常识,怎么会有能力去抚养另一个生命?

“我见过生孩子年龄最小的是16岁,因为身材较胖,家人到临生产才发现她怀孕,送到医院生下来后,走相关程序让其他人领养孩子;还有一个是19岁的‘打工妹’,在产前一个月,老板才发现她怀孕,产后父母都不承认这个孩子,最后也是走正规程序找到一户人家领养。”这位妇产科护士表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下称“《收养法》”):“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生父母可以作为送养人。”对于未成年产妇是否符合这一条件,嘉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晓光接受21新健康采访时表示,《收养法》的这一条款缺少进一步的司法解释,因此只能根据基本的逻辑和相关的事实来判定。

“通常来讲,未成年人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正处于学习成长阶段,而且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对未成年人是特殊对待的,因此未成年产妇应该属于《收养法》所述的‘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生父女’。” 李晓光说。

但是据上述妇产科护士描述,还有部分未成年产妇并没有通过合法程序让孩子被收养,而是自己私下找人“收孩子”,甚至有的产妇因为出生证明问题,干脆自己偷偷溜出医院,不管孩子。

协和医院产科的一位专家向21新健康表示,现在未成年人同居、怀孕的现象越来越多,有些女孩频繁人流、导致终生不孕,不懂得保护自己的身体。“现在我的患者中,患不孕不育症的,一大部分是因为人流频繁。”

若人流术后处理不当,可能发生月经失调、子宫腔粘连及子宫内膜异位症等,多次人流,不孕风险成倍增加,反复人流可致终身不孕。在低劣条件下进行人流手术易造成生殖器官炎症或大出血,严重者甚至危及生命。如果未成年做引产手术,引产手术就相当于进行了一次分娩手术一样的,对身体会造成一定影响。

03

15岁辍学、18岁网恋、19岁怀孕

后悔的“小父母”:如果重新选,我绝对不会早婚了

在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专家看来,未成年女孩怀孕分娩更多压力是来自心理方面的,他们需要面对社会舆论与生活压力,而这也许是“小父母”们最后悔的事情。

王语芙脾气冲、胆子大,小学成绩还不错,但15岁初三那年辍学,她离开学校不知道做什么,就回家帮姐姐照顾孩子,上网玩QQ炫舞,期间接触并喜欢上了YY语音平台上的“喊另类”(喊麦的一种),在同一“门派”和山东人苏海阳相识,并坠入网恋,一谈就是半年。

王语芙姐夫看她照看孩子有功,大年初六给王语芙包了2000块红包外加一台新手机,刚16岁的王语芙拿着钱就从河南跑到山东找苏海阳,网恋“奔现”。两人年轻气盛,又正值热恋,不知不觉“擦枪走火”,王语芙意外怀孕了,她哭着给爸爸打电话。

王语芙爸爸让她孩子要打掉,她拒绝了,挺着肚子和苏海阳办了酒席,为此事她爸爸2年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因为是第一次怀孕,打掉对以后很不好,我就没听爸爸的话,前几年回娘家,我都不知道怎么把孩子抱出门,怕街坊邻居说闲话。”王语芙接受21新健康采访时说。


17岁的孙书兰独自跑去山东打工,18岁认识了现在的老公,19岁结婚后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当时不想要这个孩子,因为年龄太小而且经济能力不稳定,但老公比我大6岁,已经25了,他坚持要,我就生了,生下孩子后的一年实在太苦了。”孙书兰说道。

第一个孩子出生后,孙书兰生活辛苦又狼狈,基本都是依靠父母,因为她上不了班,所以公司给了6个月补助,每月2000元刚够孙书兰自己花,她的老公在体制内,单位虽然不错,但工资很低。

“不论买什么都要考虑好几遍,能省则省,有了孩子就有了压力,一切都要为家庭考虑,当时活得太狼狈了,我决定不能再依靠公公婆婆,孩子刚满一岁我就跑出来继续工作。”孙书兰说。

但刚开始工作,孙书兰的生活并没有变得容易起来。她的公公婆婆常年卖早餐,天没亮就要起床出门,孙书兰和老公也是一大早就要上班,只能把孩子放在大姨家,公公婆婆忙完回来把孩子领回家照看,孙书兰下班回家继续照顾孩子,只有孩子睡了,孙书兰才能喘口气。

后来,孙书兰换了个两班倒的珠宝店工作,半天上班,半天照顾孩子,生活似乎会有好转,但想不到的是,工作压力超乎她想象。“珠宝行业工资高,但压力超大,记得刚上班时110斤,工作不到1年就瘦到94斤,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孩子2岁时我辞职到药店工作。”孙书兰说。

但由于不是医药行业出身,孙书兰在药店的工作也是处处碰壁,步履维艰,她对21新健康表示:“我高中都没上完,知识基础差,进步很慢,在工作中也真切感受到学习比上学时候还难,但是为了生活,为了孩子,我不得不努力。这几年工作我也总结了,要想走得远,第一是勤奋,第二是努力争业绩,第三是要有心眼,第四是不断学习,这都是我的实战经验。”

王语芙怀孕时的生活同样艰苦,结婚前她对生活满怀憧憬,结婚后她的老公苏海阳却让王语芙失望透顶。“结婚时我想着,两个人这么年轻,怎样才能让孩子在教育和生活方面都不比别人家差啊,但是我老公却没想过这个问题,依然整天打游戏,对家里事不管不问,也不出去找工作。”王语芙说。

2013年,为了准备养孩子钱,17岁的王语芙挺着肚子在商场里卖衣服,一个月能赚3000块,其实两次怀孕期间,王语芙都坚持工作到肚子有感觉才回家休息。19岁怀上老二时,王语芙每天下班回家后需要照顾老大,同时还要做饭、做家务、收拾各种玩具,而苏海阳不管不问,沉迷在“英雄联盟”里有说有笑。

“我当时就生气了,拿着钱包摔门而出,给自己买了一个名牌包包、一身衣服、一套化妆品和一双高跟鞋,我妈可怜我,让我回家,怕我怀孕一人独自在外有危险,我到家已经半夜了,婆婆一见到我就哭的稀里哗啦,苏海阳也哭着使劲扇自己俩耳光,一直跟我道歉,然后第二天就跑出去找工作。”王语芙对21新健康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