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降级

核心提示: 原创: 雷斯林 来源: 为你写一个故事(ID:raistlin2017)文章已获授权美国《大西洋月刊》作者Kate Julian在文章《性萧条》中写道:当下本该是性的黄金时代。美国人中认为单身人士的非婚性行为无可厚非的比例空前的高;新增艾滋病例又空前的低。大部分女性终于可以免费获得避孕措施;紧急避孕药无需处方就能拿到。 如果你喜欢约炮,Grindr和Tinder让...

原创: 雷斯林  

来源: 为你写一个故事(ID:raistlin2017)

文章已获授权


美国《大西洋月刊》作者Kate Julian在文章《性萧条》中写道:


本该是性的黄金时代。


美国人中认为单身人士的非婚性行为无可厚非的比例空前的高;新增艾滋病例又空前的低。大部分女性终于可以免费获得避孕措施;紧急避孕药无需处方就能拿到。

 

如果你喜欢约炮,Grindr和Tinder让你在一个小时内就能获得性生活。“只有想不到的梗,没有拍不出的小黄片”之前只是网上的笑话,现在已经成为现实。走进本地的电影院,就能看到性虐素材的作品。不去电影院呢?黄金时段电视里也有性内容,其直白多于温情。文爱(sexting)从统计学意义上更是家常便饭。

“多元之爱”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词汇。“性变态”之类耻辱性的词汇让位给更温和的“床上小癖好”。肛交从禁忌变成了“第五垒”;《少年时尚》(对,就是青少年版的《时尚》杂志)甚至有一篇肛交指南。除了近亲、兽交,以及所有非自愿性行为,我们的文化从来没有对性关系的多样性如此宽容。


然而没有,美国人的性行为却变得越来越少。


不但高中时候就有性行为的从54%下降到了40%,就连从来就没有性生活的人,也比20年前多了足足1.5倍。


2014年,根据综合社会调查的数据,特温格发现成年人从平均一年62次性生活降至54次。就个人而言这个减少也许无足轻重,但从全国范围内这可是很大一笔没有被打出去的炮。 特温格也查了2016年最新的综合社会调查数据,并告诉我在她报告发表后的两年内,性生活频率还在进一步下降。


生孩子的变少了,结婚的人变少了,未婚同居的人也变少了,谈恋爱的变少了,甚至约炮的数量也一年不如一年了。


Kate Julian把这种现象,叫做美国的“性萧条”。


“性萧条”不是什么新鲜词汇,早在本世纪初,我们的邻居日本,就已经进入到性萧条阶段,并且长期保持这种阶段又跨了一年,到了2019年,只不过他们不像美国人一样直接,不直接提“性”,用“低欲望社会”形容自己。


2017年,有一亿多总人口的日本,一共新出生人口只有94万,还没有一个小网红的粉丝多,而这年,日本自然死亡人口达到134万,为早就已经老龄化的日本社会,又加上了一根稻草。


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日本18到34岁的育龄女性,有40%是处女,而18到34岁的男性,有38%是处男,中间甚至不少人从没交过男/女朋友,母胎单身到老,并且认为自己以后也不会交男/女朋友。


日本现在越来越多的线上虚拟色情服务,比如可以带来“如真实身体一样反馈”的VR设备,以及越来越多,越来越真实的VR色情游戏,VR女友,完全不是真实的性爱,那种肮脏,辛苦,紧张,可能会让对方不满意,并且需要大量铺垫的体验可以比的。


《经济学人》最近的一篇题为《越来越不色情的日本性行业》的文章里描述了“オナクラ”店,男性花钱去那里自慰,而女性员工坐在旁边看;文章解释说,因为许多年轻人认为性交很“めんどくさい ”——很烦人—— “导致提升自慰体验的服务正在蓬勃发展。”


只从性来说,真实已经要渐渐输给虚拟了——虽然爱还没有,但也快了。


很少有人能说出什么是爱,但很多人想起对伴侣的感情时,闪回的都是一个个美好的细节片段。


想吃烤鱼时,男朋友恰好从楼下买来一条鱼,然后用实验室的酒精灯,自制了一条烤鱼,两人在实验室,就把烤鱼给烤了吃了。


被上司骂了压力很大时,回家枕在女朋友腿上,也不说话,就闭着眼睛静静休息,深呼吸排解压力。


或者难过时的一个拥抱,快乐时的一次拍手,孤独时静静的整夜陪伴,天冷时紧紧握住的那双大手。


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组成了爱,但这些,可能渐渐都能买到了。


我之前有提过,日本是一个各种服务丰富到变态的国家。


比如秋叶原随便走进一个大楼,都能找到卖“膝枕”的店,走进店里就可以躺在少女服务人员的大腿上和她聊天,她会安慰你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但这并不算是真正的色情业务,因为你只能躺在她大腿上聊天,其他地方一律不能碰,进来的宅男也不会去碰——走的就是一个温馨治愈的路线,如果要刺激的,可以出门左拐泡泡浴。


这是针对男性的。


也有专门针对女性的,比如贩卖“食草系帅哥的拥抱”的店,里面都是穿着干净,长相清秀的小哥,把女孩子抱在怀里,用语言引导女孩子大哭一场,或者捶打他们胸口。


在把谈恋爱的种种细节美好全部分解成服务后,一个普通日本人完全可以通过逛这些店,只获得感情中美好的部分,而不用承担其带来的种种压力和失望,就算用完就走,也不会有任何负担。


“需要的时候你出现在我面前,不需要的时候别来烦我”可能是每一个渴望恋爱或者在恋爱中的人都有,但不愿承认的心声。


是不是觉得日本人变态?


Kate Julian提到,很长时间里,西方世界也觉得日本人变态,但渐渐的他们发现,这种现象不是什么变态,而是警示预言。最初是惨淡的就业前景导致了许多男人追求独身,但大环境随后已经开始适应、甚至鼓励这些追求。长期居住在东京的美籍日裔作家罗兰·凯尔茨(Roland Kelts)如此描述:“一代人慢慢发现与现实世界中的女性谈恋爱会有种种不如意、甚至是意料之外的要求,远远不如线上虚拟性欲更有吸引力。”


尽管圣经不允许人自慰,但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信徒众多的美国经常自慰的人还是成倍增长,与此相对的,让美国人可以不出去与人接触就能获得性快感的服务和产品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专业。


从最低级的硅胶产品,到最新在研究的机器人,都有数百亿美元在里面,未来可能出现越来越好,越来越高级的产品和服务。


在中国,这种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


我在前两天的文章提到过,曾经实行计划生育的中国,2010年人口总和生育率只有1.18,就算这两年完全放开二孩政策,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



当时这电影其他部分我都没啥印象,唯独对这里的印象特别深。而且这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事实依据的,确实有非常多的华尔街人士通过手淫来缓解压力,而且真的有提高业绩的效果。


我还看到一个说法,说经济学人做调查,发现睾酮水平会影响基金经历的业绩,睾酮水平低的反而业绩更好。


当然,这是半虚构的电影。


在学名为“不应期”的贤者时间,应该是男人思想上最接近上帝的一段时间。


身心放松,无欲无求,就像是悟道的佛陀,对什么都没有执念,凭空达到了“破执灭苦”的状态。


这种状态,只有贤者时间能做到,就算把自己阉了也没用——因为就算是太监,也是有性欲的,清人笔记《浪迹丛谈》,《人海记》都有记载,就不在这多说了。


弗洛伊德说我们的种种行为,都受到潜意识支配,而潜意识,多半又和我们的性欲有关。如果说这种支配,是上帝给我们戴上的一层镣铐,那贤者时间,就是我们最接近自由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候,很适合冷静地去思考许多高深的东西。


许多伟大的思想,也正是在这种时候喷薄而出。


比如著名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就在他的《战时笔记》里很坦诚地记录:


昨天手淫,3周以来第一次这样。几乎全没有感性上的要求。以前我总是想象着在与一个朋友交谈,但是现在几乎没有这样的事了。 1914年9月3日


我已经走在通向伟大发现的路上。但是,我是否会达到目标?!感性上的要求比以前强烈了。今天又手淫了。 1914年9月6日


今天我与某种沮丧的情绪进行了长时间的战斗,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后又手淫了,最后写下了上面那句话。 1914年10月13日


平静的一夜。现在大约一周半手淫一次。干了很少一点体力活,但是正因如此做了许多精神上的工作。 1914年10月16日


——那个打破僵局的思想是否会来到我的身边。——昨天和今天手淫了。 1914年10月8日


行文至此,我们可以大胆猜想,贤者时间可以显著提高我们的思考深度。所以就可以有一个很简单的推论,即贤者时间越多,我们的工作效率就越高,就越容易出成果。


而自己解决又是比和人一起解决更高效更值得提倡的方式。


也就是说:


一个男人在通往伟大的道路上,缺的就是麦康纳说的“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很多人都觉得这种性欲是男性权势的象征,通过对权势的放弃,反而能带来权势,这又是一种讽刺了吧。


于是,因为个人空间,因为压力,因为想通往伟大,因为糟糕的体验,因为这时代有太多太多新鲜的事情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因为害怕和人有亲密关系。


全世界的少年,青年,壮年,男人,女人,白人,黄种人,在21世纪还没过完4分之一的时候,纷纷选择了放弃性生活。


而它最大的缺点,就是需要两个人,以及巨大的麻烦。


这到底是人类文明的进步,还是退化呢?

-END-

我们其它小伙伴

21金融圈

ID:jrquan21

长按并识别关注


21金融圈:在这里,让你深入了解本源,助你理解金融本质,拥有金融化思维,并成为金融圈


21早新闻

ID:News-21

长按并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