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中最新演讲:中国要在7年建设600万个5G基站,明后两年将迎来建设高潮

“全国要在7年时间里建600万个基站,要花1.2万亿到1.5万亿。大家不要以为这个事情很遥远,其实不是,今年就要建15万个,争取18万个,在41个试点城市的城区实现覆盖。明后两年才是高潮。”原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说道。

12月21日,由腾讯新闻·原子智库主办、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联合主办的“请回答2020:腾讯风云演讲暨2019经济年会”在北京举行。李毅中在会上发表题为《推进制造强国建设需要关注的几个重点》。

李毅中指出,要推进制造强国建设,要在五个方面发力:

一是要加强自主创新。

“只有我们掌握了核心技术、关键技术,才能自主可控,才能有效应对美国等西方势力对我们的封锁打压。”李毅中援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说,如果不能尽快在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就很难把发展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

至于如何破解自主创新难题,李毅中认为,要从国家、行业和企业三个层面努力,具体来说,要在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行业共性技术攻关、企业应用性研发和生产营销难点攻关。

在国家层面,他指出,抓好攸关国民经济命脉的全局性、前瞻性、先导性的重大科技专项。第一轮中央科技专项从2006年开始到2020年结束,已经有17项取得了取得重大进展,现在正在谋划到2030年的第2轮中央科技专项。

在行业层面,他指出,行业的共性技术攻关是我们薄弱环节,而国家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正在陆续成立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现已成立11个,到明年15个,到2025年40个。这样就可以完成行业的共性技术终端布局。

在企业层面,他指出,要加大企业的应用技术和生产营销“难一点”的规划。以研发投入占GDP的比计,中国和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中国在2018年只有2.19%,而美国为2.79%、北欧为3%、日本为3.4%。同时,以基础研发占总投入的比例计,中国只有5.5%,而发达国家则在15-20%。因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加强基础研发、原始创新,希望明年中国在这方面的成绩有所提高。

在技术上,要推进产学研用相结合,在“用”字上下狠功夫。“产学研后面要加个‘用’字,因为只有‘用’才进入了市场,研发的目的全在于用。”李毅中还指出,“‘用’另外一个含义是个名词,让用户自始至终参与研发研制的全过程,给企业带来经验,促进研发效率的提高,缩短研发时间,更重要的是有利于成果转化和产业化。”

二是要实施“网络强国”战略。

李毅中指出,要让制造强国战略和网络强国战略密切结合,发展数字经济,让信息通信技术(ICT)与工业制造技术(IMT)深度融合,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他特别提到 要摆正这两者的关系,“数字产业化”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产业数字化”,拉动其他产业的数字化。

“过去20多年,通信技术从2G升级到了5G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每一次技术提升都让信息产业上了一个台阶,信息产业上了台阶还不是目的,推动了国民经济各个行业的发展,尤其是工业企业。”

李毅中说,5G的商用已经起步,应该提高应用水平。要实现5G技术产业化,要做两件事:一是建基站网络,二是在终端发力。

关于终端,他强调要推进5G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尤其是工业制造业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比如,5G手机已经上市,它应该会数量更多、效能更好、价格更低。

“5g产业化以后,更重要的是要拉动国民经济各个行业。根据过去的经验,首先是在消费工业取得成效,比如电子商务、现代物流、支付宝等,接着更难的、更重要、更复杂的是工业制造业。”他指出,应该积极探索5g在工业制造业上的运营场景,取得经验以后在全行业推广。

三是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

李毅中指出,有效投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手段。不论是传统产业技术改造,还是新兴产业培育发展,都需要投资支撑。要尽快改变连续多年工业投资乏力、增幅过低的状况。2018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增幅只有5.9%,今年1~3季度为5.4%,1~11月为5.2%,还在下降,没有商量。其中,今年1~9月,制造业只有2.5%。

因此,李毅中表示,要加大工作力度,稳头字、稳外资、稳预期。“民营投资占总投资62%,占制造业投资82%,民营投资意愿不强,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工业和制造业。”“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情况?一些政策不落实,对经济预期的信心不足,脱实向虚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

李毅中强调,不仅要合理增加有效投资,还要优化结构,提高效率增加回报,以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

四是要大力提升工业基础能力。

李毅中说,《中国制造2025》提出“工业强基”工程,“四基”包括:核心基础零部件及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技术材料和产业技术基础。

“不客气地讲,现在讲5G的人很多,讲‘四基’的人很少,所以我要强调一下,现在我们存在的问题是工业‘四基’不强,表现在一些核心关键技术受制于人,导致我们一些行业工业技术落后,关键零部件、关键技术材料自给率只有1/3,大量依赖进口。”他说,最典型的就是芯片,“去年进口花了3200亿美元,进口原油才花2350亿美金,这简直不可思议。”

因此,李毅中强调,要大力提升工业基础能力,只有基础能力得到提高,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才有可能。同时,注重管理层面的基础能力建设,比如基础工作、基层建设、员工基本素质等。

五是要不断改善营商环境。

“我国营商环境去年排名第31位,有了很大的提升,但大家要知道,数据的采样是北京、上海两个城市,它们是全国营商环境最好的,不能代表全国的水平,所以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

李毅中针对营商环境提出了三点建议:

  1. 一是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我国规上工业企业税费合计(含五险一金)约占主营业务收入8.5%,负担太高了。如今,制造业增值税率从16%减到13%,而且还要继续降低,要加快三档变两档。

  2. 二是支持民营企业的政策要落实见效。“去年11月的座谈会提出6个方面重大政策举措,现在看来都在落实,但是有的落实得还不够。”他指出,要鼓励民间投资、保护民营资本权利,解决融资难的问题,这三个问题落实得不够,还要加大力度,使政策尽快落地。

  3. 三是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活力。李毅中说,国有企业出资人是国家,因此要体现国家利益,要有更多责任担当;国有企业也是微观经济实体,政府同样应该“政企分开”。国资委今年6月发布了 《中央企业授权放权清单》,放权“松绑”,激发活力,值得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