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益平:中美一阶段经贸协议利于推动高水平金融开放

2019年12月13日(星期五)23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举行新闻发布,发布中方关于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声明。

经过中美两国经贸团队的共同努力,双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原则的基础上,已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协议文本包括序言、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食品和农产品、金融服务、汇率和透明度、扩大贸易、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最终条款九个章节。同时,双方达成一致,美方将履行分阶段取消对华产品加征关税的相关承诺,实现加征关税由升到降的转变。

“中美双方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体现了中美双方在贸易问题谈判上的重大进展,有利于降低政策的不确定性,这对中国企业、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体都有好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联储的研究报告显示,即使只是第一阶段的贸易摩擦,贸易问题导致的政策不确定性可能最终使得全球经济增长减少一个百分点,而一阶段中美经贸协议的达成,表明贸易谈判在朝好的方向发展,稳定了投资者预期。

1)关税方面,美国同意取消12月15日对剩余1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同时对9月已加征的商品(约1200亿美元)关税税率从15%降至7.5%,但继续保留对2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

2)扩大贸易方面,中国承诺在未来两年内增加自美国进口商品和服务总额不低于2000亿美元。

3)农业方面,中国增加购买美国食品、农业和海产品,解决非关税壁垒问题,解除对美国禽肉输华禁令。

4)知识产权方面,中美在保护商业秘密、制药相关知识产权、地理标识、商标以及打击盗版和假冒商品的执法等领域达成共识。

5)技术转让方面,中国承诺在透明、公平和正当程序下进行技术转让和许可。

6)金融服务方面,中国扩大服务领域市场准入,包括银行、保险、证券和信用评级等服务。

7)货币和外汇方面,中美在汇率政策和透明度方面达成共识,包括避免竞争性贬值、制定汇率目标和提高透明度等

8)争端解决机制,设立领导层级别和执行层面定期双边磋商机制,并建立解决争端的有力程序,以确保各方以公平和快速的方式解决争端。

黄益平认为,从协议内容来看,除了购买农产品部分外,其他条款的落实对于中国自身发展也十分重要,不管是扩大金融服务对外开放、增加汇率透明度还是保护知识产权打击盗版等,都有利于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建设高标准的市场经济。

对于金融系统而言,则十分关注金融服务领域开放和增加汇率政策透明度的问题,市场上也有部分声音担心这是否会对我国金融体系稳定造成冲击,以及人民币汇率是否会出现较大幅度升值,从而对经济带来不确定性影响。

对此,黄益平表示,这确实会增加我国金融领域的竞争,但并不会对金融稳定造成太大影响,人民币汇率也不会短期内出现大幅度升值,未来目标依旧是提高汇率灵活度和政策透明度,保持汇率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基本稳定。

具体来看,金融服务领域中国扩大服务领域市场准入,包括银行、保险、证券和信用评级等服务。但实际上,近年来,我国一直在坚持扩大金融领域的开放,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监管部门在放开外资进入银行、保险、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评级机构上都有诸多举措。

“金融开放分为两方面,一是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也就是本次协议中的内容;二是资本项目的开放,这方面本次协议并未提及。”黄益平表示,“对于金融服务业开放而言,首先中国一直在推行相关的政策,外资银行、保险等机构的进入,有利于增加市场竞争,从而刺激市场机构改善服务、提高竞争力;其次,外资进入机构的进入也有利于将国外相关领域的先进经验引入中国,有利于提高金融创新,促进中国金融市场的转型。此外,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机构同样要受到中国监管部门和法律法规的约束监督,因此并不会对我国金融稳定造成太大冲击。”

不过,黄益平也特别提到对待资本项目开放则需要更加谨慎,对于金融市场机制还不完善、金融监管系统还不健全的地区而言,开放资本项目容易引起资本的大进大出,从而对金融市场如股市、汇率等造成影响,引发金融风险。

在汇率问题上,本次协议的聚焦核心是汇率形成机制透明度的问题。对于中国监管部门而言,从外汇占款变化来看,自2018年后中国央行已经很少从买卖角度直接干预人民币汇率,主要是采取的一些宏观调节措施,如逆周期因子、远期购汇风险保证金调整等,未来这方面的政策和形成机制会更加透明,而这也有利于人民币汇率弹性的提高,最终走向有管理的情节浮动,这也是中国央行的既定目标。

黄益平表示,目前金融领域的跨境资本流动对中国国际收支平衡和汇率稳定的作用越来越大,中国本来也没有理由搞竞争性的汇率贬值,一直强调在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未来汇率形成机制会向“有管理的清洁汇率浮动制度发展”。

“从央行的操作来看,近期的操作更多防止人民币的过度贬值,目前协议中没有对汇率提出具体的升值目标,我认为也不会有一个具体的目标,人民币汇率会更多依靠市场机制形成,减少人为因素,但如果出现汇率大起大陆的情况,央行仍然会保留对外汇市场干预的权力,但目的是维持金融稳定,而不是认为地推动升值或者贬值。”黄益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