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中央银行家的时运

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于12月9日,美国时间周日病逝,享年92岁。作为一位退休多年,又于2008年被邀请出山做救火队员的美联储前主席,沃尔克生前其实已经完成了封神仪式。伴随着2008年以来的,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持续,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开始普遍出现负利率的情况,沃尔克的声望与日俱增。盖棺定论的时刻,保罗·沃尔克会有很多荣誉加身,但是最为贴切而言,他是一位杰出的中央银行家,而且是一个有时运的中央银行家。 

中央银行是现代国家发展的产物,也是经济力量的具体体现,正如第一位对中央银行做出专门论述的学者,沃尔特·白芝浩所谓:货币市场实际是经济实力和经济微妙性的最伟大结合,这样一个市场体系里,应该利用人们的自利心,而国家则应该制止这种自利心,而市场运作中最为关键的是需要一位得体,可靠的代言人。 

毫无疑问,保罗·沃尔克就是这样一位得体,可靠的代言人。作为现代法币,美元的历史很悠久,但是美联储的历史则很短。长期以来美国中央银行的缺位,其实并非是传说中所谓的市场经济自由权利,而是因为政治架构。美元的发行权是宪法给定的国会权利,而国会一直也捍卫此项专权,不愿意假手于行政机构。同时因为各州的本地财政利益和不愿增加联邦政府债务负担的目的,也不愿意有一个统一的中央银行,这导致了大萧条之前,美国一直没有中央银行。强大的经济实力并没有和经济微妙性充分结合,美国财富不断积累,大家都可以从美国找到钱,但是从来没人知道美国到底有多少钱,最终大萧条告诉美国,其实“钱”没有那么多,而且法币未必就是“钱”。沃尔特·白芝浩指出的伦巴第街的问题,也出现在华尔街,于是美国也必须有一个美国的“英格兰银行”,于是美联储应运而生。与其说这是一个经济发展的产物,其实更多的是一个经济失败甚至国家失败的产物。所以,从诞生开始,美联储就必须证明自己能解决货币市场问题。 

沃尔特·白芝浩曾经坦白说,最难办的事给英格兰银行找一位合适的常任行长。倒不是因为市场里没有这样的人,而是政治难产,“没有一个政治家愿意承担挑选英格兰银行行长的责任”。美联储产生以后,任命联储主席一直都是一件困难的工作。沃尔特·白芝浩对此总结道,一般都不会挑出一位优秀的中央银行行长。 

所以保罗·沃尔克首先是有时运的,他被挑选作为中央银行行长,虽然挑选他的民主党吉米·卡特总统仅做完一个任期,但是正如共和党经济学家曼昆所谓,他执行了必要的经济政策,但是被视为无能。之后,沃尔克限制货币总量,打击通胀为目标的政策虽然未必合里根总统以及所谓里根经济的胃口,但是总体上里根仍然尊重这位联储主席,也主动削减赤字,这是沃尔克有时运的另一个表现。其实可以发现,虽然当时美国两党斗争的虽然激烈,但是至少还有共识。 

那么今天呢,当保罗·沃尔克辞世之时,中央银行家是否还有他们的时运呢?面对气势汹汹,不断教训美联储的特朗普,我们还是谈论如何有一位白芝浩所谓的不那么灾难的行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