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郑志明:建设区块链基础平台关系国际话语权

“区块链技术的最基本目标是什么?我们知道,千百年以来信任都是人类社会发展基础,我们花了很大成本来建立信任机制。而区块链技术就是相对成熟的,从技术上来保证信任的一种机制。”

(主办方供图)

12月7日~8日,由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办、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等单位联合支持的“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科学与技术前沿论坛在深圳举办,中国科学院信息技术科学部郑志明院士出席并发表了首日闭幕报告。

郑志明指出,区块链虽起源于比特币,但从区块链的技术属性来讲,它是一种信任体系,可以为金融服务也可以为其他服务,其核心价值远远超过数字资产的应用范围。

实际上,10年前郑志明已开始在国内介绍区块链的相关概念(分布式可信软件系统)。时值2009年,郑志明和李未院士在看到比特币报告后发现,比特币本身就是一种分布式网络系统,于是在《中国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两篇中文论文详细介绍相关理论。

作为国内最早研究区块链的专家之一,郑志明院士如何看待区块链的战略意义?放眼全球,中国区块链发展又面临着怎样的困境?

区块链和社会治理水平密切相关

在郑志明看来,区块链和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密切相关,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区块链能够建立一个低成本的信任通道,实现价值互联。

“现在很多地方都在大谈特谈区块链,实际上这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是密切相关的。”郑志明指出,信息技术发展会经过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有了互联网实现的信息互联;第二阶段是有了移动互联网实现的人人互联;第三阶段是建立物联网实现的万物互联。

信息互联、人人互联,万物互联,下一阶段是连接什么?郑志明认为,实际上下一步最重要的就是价值互联,使价值能够自由流转。而价值要想达到互联,就必须要建立一个低成本的信任通道,这就是区块链。

为什么区块链能建立低成本的信任通道?郑志明指出,这与区块链的基本特征密不可分——开放共识、分布式去信任、隐私监管和智能合约。

“分布式去信任这个特点,我从来不讲去中心化。其实分布式是去物理中心,不是去管理中心。还有去信任,是去掉了过去传统的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关系,转化成对机器的信任,或者对于技术的信任。” 郑志明说。

另外,他也提及了智能合约特征如何影响社会治理。“公链代表国家的区块链的水平。所以在这个链上,顶层治理节点让国家的政策法规包括行业的自律要求都在合约里。如果有这样的智能合约保证自上而下100%按照这个规则治理国家社会经济,就能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情况发生,这是一定可以做到的。”

三元悖论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困境

“区块链技术到底是什么?实际上你把它拆开,就是三个系统。第一个是分布式子系统,第二个是安全系统,第三个就是效率系统,或者说可扩展系统,三个系统合起来就是区块链。”郑志明说。

在他看来,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三个子系统的三元悖论问题。以比特币、Libra为例,二者都没有解决好三元悖论问题。“把比特币拆开来看,核心关键指标还有很大的不足。比特币是分布式和安全性做的很好,可扩展性这块做的很糟糕。”

因此,郑志明指出,一个链的水平高低就看三元平衡寻优的实现水平。“三元悖论解决的怎样,是用什么技术来解决的?成本低耗问题怎么做的?监管和安全是怎么做的?像这种东西都要说清楚,真正落到原始基础上才是可靠的。”

实际上,三元平衡寻优也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郑志明以二元悖论阐明了解决三元悖论的难度之大,“二元悖论问题解决的是信息对等情况下怎样能够获得最大的收益,纳什做了二十多年解决了这个问题,拿到了诺贝尔奖。而三元悖论问题比这个问题还难,背后涉及到大量数学问题。”

建设区块链基础技术平台刻不容缓

如今,区块链行业正处于从2.0到3.0的过渡阶段。2.0阶段主要以智能合约为特点,而各国正加大对3.0战略高地的争夺,即加快建设区块链基础操作系统和平台。

郑志明认为,目前国内发展区块链正面临三大问题:一是国内的区块链发展现状专利比较多,开源代码和开源论文比较少;二是没有安全可控的底层平台,依赖于国外的开源社区成果;三是没有软硬件一体化平台。

整体而言,国内外的区块链发展差异在于:国外以区块链基础技术平台,即操作系统研发为主,而国内主要以区块链应用开发为主。

“一个是研发一个是开发,这两个有很大的差异。”郑志明说,如果仅强调区块链项目应用,而忽略基础技术平台的开发,“这相当于在安卓系统里做APP。”

同时,郑志明也注意到,“区块链是一个规则交付系统,它是讲规则的。这个规则交付系统具有相当强的扩张性,或者讲侵略性。实际上,这种规则推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要按这个规则来做事情。

因此,建立我们国家主权的区块链技术平台迫在眉睫。对此郑志明强调,“操作系统和平台是各国都在争夺的战场。谁抓到了操作系统和平台,或者两者的结合,未来就能够占据很大的信息技术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