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应以乐观态度看亚太地区自由贸易的未来

要展望亚太地区自由贸易的未来,请允许我先从中新近30年的关系开始说起。中新关系是高度互信的,领导层高频互访。我们也即将在2020年迎来中新建交30年。去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主席王岐山、副总理韩正分别来访新加坡。我有幸陪同接待了王副主席,过去的几个月,我们新加坡的领导也到访中国,包括新加坡总统哈莉玛·雅各布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等领导到访中国上海,与李克强、韩正和一些中方省部级官员会面。

中新经济合作成果显著 

在经济层面,中新合作是具有其先进性的。我们政府与政府之间以及一些重要的双边合作项目在不同时期都相应地持续发展。去年11月签署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是一个旨在进一步推进中新在经济、金融以及“一带一路”方面的合作。这是第三个新加坡与中国地方政府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前两个分别是苏州及天津。同样在去年11月份,新加坡还与广州签署了“智慧城市”协定,协调推进中新两国双边合作项目。新加坡在中国成立了8个商会,在中国的不同省份促进贸易、投资、商业机会及人员互访。第一个在中国省份建立的商会是新加坡-山东商会,建立于1993年,促进新加坡在山东的投资以及协助山东企业利用新加坡独特的地理位置拓展东南亚市场。我们同时在去年完成了对中新自由贸易协定合作内容的升级。新加坡作为一个地域狭小的一个国家,坚持对外开放对我们的经济十分重要。中国也是相似的情况,继续坚持对外开放也非常重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由一个低收入国家迈入了中等收入国家群体,成为了一个以市场为驱动的经济体。人均实际GDP增长了25倍,超过8.5亿人口脱离绝对贫困,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中国的成功不只是单靠自己,全球经济也扮演了重要角色。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很多公司的重要生产基地和市场。维护一个多边、开放、法制的贸易体制,是新加坡、中国以及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共同利益。像WTO这样的多边贸易组织以及国际规则对不论大国还是小国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应该继续深化经济的融合。                       

 WTO改革是对现存国际体系最有效的升级 

新加坡希望世界主要经济体,如美国和中国,可以对WTO现存的体制作出必要改革来更好地为国际社会创造共同利益。美国作为WTO及国际贸易体系的先行倡导者,美国现在的一些行为有点扰乱全球秩序,我们看到“逆全球化”的兴起,其根本原因是国内社会对于经济增长分配不平均导致的,而就是因为这种不平等的分配导致了经济分配的极化。解决收入分配不平均的最好办法,就是继续扩大经济这个大蛋糕,使得给每个人分配的利益更多,让那些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人从经济发展中获取更多利益。与此同时,工人应该获得更多的职业培训机会,使得他们的技能能够进一步提升来提高自身竞争力。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现在不能毕业之后就停止学习,而是要将学习变成一种终身的习惯。新加坡政府、企业员工都在不断地进行学习来更好应对未来的挑战。帮助WTO改革、规章制度、更新现有的贸易规则,是对现有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最好的升级。当WTO建立的时候,它一开始主要针对货物贸易,但是现在我们进入了一个服务贸易、数字经济、知识产权的时代,需要一系列新的贸易规则。这就是为什么新加坡强烈支持WTO改革,这也是为什么新加坡加入了联合国关于电子商务的联合倡议。           

“合、竞”为最好的国际关系之道 

正如我们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在最近的论坛上说的那样,世界各国的关系需要基于一个相互合作的方式进行,这意味着国家之间可以以一个互惠互利的方式进行合作。中国有个概念为“合、竞”即合作、竞争之意,这显示了各国可以在某些领域合作也可以在别的领域进行竞争。这种关系也在中美贸易之间显现了。举个例子,中国和美国有着货物贸易的顺差,但是如果你看服务贸易方面,美国是与中国存在着顺差的。我们希望中国继续通过实际行动向其他国家展示其在国际社会中承担更多的责任。中国对于“一带一路”的开放、透明、稳定以及正面是一个值得欢迎的态度。除了让“一带一路”更加吸引人,这些原则可以帮助消除各国关于“一带一路”的误解和关于中国意图的焦虑。在中美之间,我们真心希望双方可以就当前局势达成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解决方案,应该通过持续的对话沟通解决分歧。这需要时间来解决。我认为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建立起双方之间的相互信任。继续坚持对话,扩大共识,寻找利益共同点,而我很确定在中美之间是有这种共同利益存在的。                  

以乐观心态看待未来 

全球经济增长通过生产力、创新、科技的驱动发展。这些包括了创意的自由流动和人才的自由流动,通过这些流动,可以进一步推动可持续发展来造福我们的社会。新加坡是一个小国家,但是我们持续通过贡献来支持我们的伙伴。新加坡很乐意与合作伙伴和其他国家分享我们的成功经验。我们应该感到乐观而不应该感到过分悲观。“一带一路”以及RCEP还会持续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动力。ASEAN将会在2030年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这又是一大对全球经济推动的动力。关于RCEP等区域合作协议的协商应该继续,对于RCEP的谈判有望将在今年年底结束。我们应该扩大我们的经济蛋糕,然后与大家一起分享。我们应该共同应对共同的挑战,这也就是为什么中美应该寻找一种双方可以相互合作的方式,小的国家也应该做出相应的贡献。这是一个全球范围内的努力,需要大家共同参与,共同合作,解决争议,以及寻找人类在下一段旅程的共同目标。

(徐芳达是新加坡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本文根据徐芳达部长在全球化智库(CCG)于2019年6月18日举办的演讲及圆桌研讨上的发言整理,经机构审核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