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查处“一刀切”!生态环境部:这对环保工作是“高级黑”

  “‘一刀切’既损害了合法合规企业的切身利益,对于生态环保工作而言也是一种‘高级黑’。对于这种情况,我们的态度非常明确,就是坚决反对,一旦发现,严肃查处。”

6月27日,国新办就《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面对媒体的问题时,明确的做出上述表态。

环保督察“顶层设计”

6月1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并向外公布,这一规定使环保督察有了“顶层设计”。

此前的2015年8月,经过中央批准,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实施了《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按照要求经过三年努力,对被督察对象开展了第一轮督察,2018年对20个省(区)开展了“回头看”。

“在工作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有些要求、有些工作还缺少一些细化规定,还有就是督察工作的法制基础需要进一步提升。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要向纵深发展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生态环境部会同有关部门在深入调查研究,反复评估论证的基础上,提出《规定》初稿,经中央批准之后,现在已经正式印发实施。”翟青表示。

据了解,最新发布的《规定》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变化。

首先是更加强调督察工作要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规定》明确提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要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在第四条第一句话就是要“提高政治站位”。

其次,更加突出和强调了纪律责任。在原方案中,对纪律责任也有要求,对督察组有五方面要求,对被督察对象也有一些原则性的要求,在《规定》里纪律要求大幅度增加,专门设了一章。

最后,更加丰富和完善了督察的顶层设计。原先的督察方案更多的侧重在操作层面,大体上原先有五个方面2300多字,《规定》现在是六章42条,5600多字。

“《规定》进一步细化,增加了可操作性。另一方面,更加注重于顶层设计,比如这里明确了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是两级督察体制,中央一级、省一级。比如还有进一步明确了三种督察方式,比如例行督察、专项督察、‘回头看’等等。因此,这个《规定》的印发实施,将为我们更加深入地做好督察工作奠定重要基础。”翟青指出。

坚决反对“一刀切”

在发布会上,有媒体提出,有一些地方被曝存在“一刀切”的问题,在第二轮督察过程中,会有哪些针对性措施来避免?

“在第一轮督察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有这些情况,包括有些县里知道要督察,把一个工业园区的企业统统关掉。2016年左右,某地的一个区县为了数据好看,为了没有冒烟的情况,怎么办呢?把蒸馒头的店统统关掉了。”翟青表示,“一刀切”确实使个老问题了。

第二轮督察开始以后,在“一刀切”的问题上,翟青表示,我们的态度依然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坚决反对,一旦发现立即要求地方坚决查处。

据了解,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从2019年开始,一直到2020年、2021年,生态环境部将利用三年的时间对被督察对象开展新一轮督察。再利用2022年一年的时间,对一些地方和部门开展“回头看”。

“目前第二轮第一批督察进驻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就绪,待中央批准之后,将于近期启动新一轮督察。”翟青说,“在进驻之前会发布具体要求,对督察对象提出要求,要求高度重视‘一刀切’的问题,要求要坚决禁止‘一刀切’现象,要求坚决禁止紧急停工、紧急停业、紧急停产等这些简单、粗暴的方式。”

“由于中央对环境问题的高压态势,而环保督察主要在于点出问题,没有对如何解决问题提供更加细化的规范标准(当然这些标准可能散见于各项法律法规中),地方政府在紧迫的政治压力面前,对被点名的环境问题采取了不规范的处理方式,这造成了环保执法‘一刀切’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生态法研究室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林潇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指出,要使环保督察工作实现常态化、有效化,有必要通过规范的建构来解决它实践中暴露的问题。“我觉得可以从几个方面加以完善:其一是提高环保督察工作法律依据的规范效力层级;其二是细化环保督察工作的实体性标准;其三是培育地方环保部门的执法力量。”

此外,林潇潇认为,我国还缺少培育公民环境意识的有效法律机制。“而公民或社会环境意识的充分觉醒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提升环境保护法律的实施效果。因此,有必要在该方面进行有针对性的完善。”